混世小术士

1874 一直在找

1874 一直在找

“本來养奶牛的事儿不太顺利,可是拜了神石之后,第二天就成了。”钱美凤道。

“这纯属心理作用。”王宝玉直摆手,如果不是考虑到徐彪的秘密不能对外说,他真想告诉钱美凤事情的真实情况。

“宝玉,我听说你最近不顺,拜一拜总归是有益无害吧。”钱美凤坚持道。

“好吧,就听你一回。”王宝玉答应了下來。

迎着不时响起了鞭炮声,二人开车來到神石广场,果然见那块神石挪动了地方,广场上依旧有人在磕头拜祭,可见那次所谓神奇现象,轰动之巨大,影响之深远。

考虑到这个时候,徐彪那伙人应该不会做实验,王宝玉便大着胆子,來到神石的面前,等拜祭的人都走光了,钱美凤拉着王宝玉就要跪下,王宝玉不依,男子汉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会拜祭一块顽石呢。

钱美凤使劲白了他一眼,大概是怕亵渎了神灵,也沒有多说王宝玉什么,她自己跪下去磕了三个头,嘴里还叨叨咕咕的说个不停。

“美凤,叨咕啥啊。”王宝玉感觉很可笑的问道。

“不告诉你。”钱美凤道。

“嘿嘿,一定跟我有关吧。”王宝玉自以为是的嘿嘿笑道。

“祈祷你一切顺利,逢凶化吉,遇难呈祥。”钱美凤道。

“美凤,啥时候学的这么会说话了。”

“那也沒有你的嘴好,骗死人不偿命。”

“我可沒骗过谁。”

“行了,快鞠躬,冷了。”钱美凤不耐烦道。

虽然不磕头,但鞠躬总是要有的,毕竟这是天外來客,王宝玉闭着眼睛,冲着神石认真的鞠了三个躬,心里默念道:“神石,如果你要有灵验,就保佑我王宝玉的仇人们都嗝屁,让我拥有自己真正的事业,从此赚得满盆满罐,娇妻美妾个个听话,嘿嘿。”

就在王宝玉站直身子,睁开眼睛的时候,吓得差点一屁股沒蹲地上,只见眼前的神石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望无际的旷野。

荒草遍地,树木低垂,阵阵寒风直吹入骨髓,无比的凄凉,继而,王宝玉听到了一阵隆隆的声音,由远及近,越來越清晰,竟然是狂暴的马蹄声和骏马的嘶鸣。

“美凤。”王宝玉心里陡然一惊,不禁蹬蹬往后急退了几步,扯开嗓子大喊道。

“宝玉,你怎么了。”美凤的声音从身后传來,王宝玉回过头去,忽然看见她从原地飞了起來,发丝柔顺,彩带飘飘宛如仙女一般。

“美凤,你要去哪里。”王宝玉急了,大声问道。

“呵呵,你一直在找我吗。”美凤笑靥如花,看得让人心碎。

王宝玉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不管不顾的过去一把将钱美凤抱的紧紧的,恳切的说道:“美凤,都是我不好,我既然找到了你,就永远不会放手。”

“宝玉,你干什么啊。”钱美凤微微挣扎着,脸上立刻浮现出红霞朵朵。

刚才的一切忽然都消失了,王宝玉正死死抱着钱美凤,站在空荡荡的神石广场上,眼前依旧矗立这那块黑漆漆的陨石,似乎刚才的一切从來就沒有发生过。

望着钱美凤羞赧的面容,王宝玉连忙放开了钱美凤,我操,老子又见鬼了,惊愕不解的问道:“美凤,你刚才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钱美凤一脸的迷茫,说道:“沒有啊,只有你过來就抓我的手。”

王宝玉使劲挠着头,这块石头还真是有些古怪,竟然让自己产生了幻觉,不禁又问道:“美凤,除了上次神石移动,这里还有过其他的异象吗。”

“什么叫异象,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算不算。”钱美凤吃吃的笑着。

“就是有沒有人口失踪或者精神障碍患者增多。”王宝玉摇头又问道。

“有啊。”

“谁。”

“你啊,对于咱们家,你就是失踪人口,对于我呢,你可不就是精神病嘛。”钱美凤毫不客气的说道。

“哎,回家吧。”王宝玉知道沒问出个一二三來,连忙拉着钱美凤离开了这里,甚至都不敢回头看。

两个人上了车,钱美凤脸上的红晕依旧沒有褪去,王宝玉也不想多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过于诡异,可是他刚才死死抱住钱美凤的举动,却无形中说明了一点,钱美凤在他的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他害怕失去她。

两个人一路都沒有说话,开车又來到了养殖场,去年的黄牛已经换成了黑白花的奶牛,值班的妇女一看领导來了,忙不迭的出來迎接。

老规矩,钱美凤还是让她们回家过年,跟王宝玉一起视察了下牛舍,亲自把几头奶牛给挑了出來,领到另一间小点的牛舍,一边还嘟囔着:“干了那么长时间,还是沒领悟到窍门。”

“这是啥意思。”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哦,这几头到了**期了,比一般的奶牛晚了好几个月,我还以为它们不正常呢。”钱美凤洗净了手,带着王宝玉再次來到了上次那个办公室。

“嘿嘿,我看它们也沒出现兴奋的躁动,怎么判断出來的呢。”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动物和人一样,情绪波动大就都是**吗,主要还是看牛的那里,发红发涨了,流出拉丝的半透明**……”

好恶心,就冲这一点,自己也不能养牛,王宝玉打断钱美凤的经验之说,找了个其他的话茬:“美凤,今年的经营情况怎么样。”

“实现了目标,赚了五百万。”钱美凤得意道。

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由衷的佩服,谁说女人不如男,当年那么普通的钱美凤,如今已经成长为合格的养殖场老总,不能不说,人的潜力是巨大的。

“宝玉,回來跟我一起干吧。”钱美凤真诚的发出了邀请。

想到回去就要关闭卦馆,又要成为无业游民,王宝玉对此还真有些动心,但是,依靠别人的事业活着,他还是不甘心,摇头道:“美凤,我干不了这些,还是你自己经营吧。”

“卦馆不是正当生意,跟骗子有什么两样。”钱美凤不屑道。

“我是骗子吗。”王宝玉不高兴了,恼羞钱美凤赚了点钱,就开始耀武扬威的说起别人來。

“你就是个大骗子。”钱美凤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