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75 一起值班

混世小术士 1875 一起值班 无忧中文网

又是除夕夜,王宝玉不想闹出不开心,强忍着不快,沒有急眼,钱美凤看着王宝玉,忽然笑道:“瞧你的脸皱的,跟小老头似的。”

“哪能跟你比啊,越活越年轻,一百万啊。”王宝玉沒好气道,这话不全是假的,如今的钱美凤,已经不再干喂牛那些基础的工作,人也会打扮了,还用了高档的化妆品,看起來确实年轻漂亮,根本就不像生过孩子的人。

“啥一百万啊,钱美凤不解的问道。

“我是说,你现在能值一百万。”王宝玉知道说漏了嘴,他说得当然是画着钱美凤的那幅画,被拍卖了一百万,因为李专员交代过要保密,他已经跟李可人早就商量好了,坚决不说去京城卖画的事儿。

“切,到今天你还是瞧不起我,一百万在当今社会能算什么,我的目标是资产过亿。”钱美凤不屑道。

“好了,算我乱说,你现在是女企业家,身价不凡,一般的男人已经配不上你了。”王宝玉道。

“你吃醋了,呵呵。”钱美凤笑道。

“我吃个屁醋,咱们的那一页早已经翻过去了。”王宝玉道。

“唉,到现在你还是改不了要面子的习惯。”钱美凤叹了口气,去里屋躺下了。

王宝玉当然不能将钱美凤单独留在这里,他又去沙发躺下,闭上眼睛睡觉,不知为何,耳畔却总是传來隆隆的马蹄声。

真是邪门了,王宝玉被这种声音吵得难受,可是,耳边的声音却越來越清晰,不但有马蹄声,他甚至还听到妇女和孩子的哭喊声。

猛然睁开眼睛,四周还是小小的办公室,王宝玉起來抽了支烟,颇感困倦又无聊,一直坐到了半夜十二点,一阵阵的鞭炮声再次从远处传來,可是,传入王宝玉的耳朵里,却是叮叮当当的刀剑碰击声,恍惚之间,突然一人中刀身亡,鲜血喷在自己脸上,冰冰凉的。

哎呀,妈呀,王宝玉翻了个身掉在了地上,连忙用手去摸脸,哪里有什么血,就是离窗户近,寒气吹得。

老子才不怕这些呢,王宝玉再次闭上眼睛,可是总也静不下心來,一股莫名的焦躁恐惧传來,逼得人想要发疯。

操,老子要中邪了,王宝玉擦了把头上的冷汗,起身进入屋里,钱美凤正和衣睡得正香,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表情是那样的恬淡。

“美凤。”王宝玉轻轻喊了一声,伸手去推她,想让她陪着自己说话。

钱美凤大概是累了,翻了个身,又睡着了,可就在王宝玉接触到钱美凤身体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幻听立刻戛然而止。

而当他的手拿开之时,幻听却再次传來,吵得王宝玉心神不宁,他想了想,还是赖皮的躺在了钱美凤的**,贴着那暖暖而又馨香的身体,终于在一片安静之中,沉沉的睡着了。

睡梦中的王宝玉,依然一直在空旷的荒野里四处寻找着美凤,脸上泪水泥水汗水混成一片,苦哈哈的就像是个叫花子,一边走,还咧着嘴哭喊:“美凤,你在哪里啊,我错了,你快回來吧,都快想死你了。”

当王宝玉醒來的时候,依旧感觉不可思议,自己喜欢美凤,在乎美凤,也不至于想成这德行吧,回想梦中的场景,都觉得挺沒有面子的,哎,可能是上辈子的事儿。

这时,天色已经微微发亮,钱美凤也翻过身來,将头深深埋在王宝玉的怀里,而王宝玉也紧紧的抱着钱美凤,仿佛如同相守多年的情侣一般。

怀中软玉体香沁人,微微的呼吸轻轻打在脖颈上,酥酥麻麻,王宝玉的贱手渐渐抚上了钱美凤的后背,而钱美凤则在沉睡中发出了呢喃,声音诱人。

王宝玉终于将手伸进了钱美凤的衣服里,划过后面的两座滑嫩的丘陵,又渐渐來到了前面胸口的山颠,钱美凤则蠕动着身体,闭着眼睛将樱唇凑到王宝玉的嘴唇上。

“宝玉,不要离开我。”钱美凤睁开了眼睛,深情的说道。

“别说话。”王宝玉不管不顾的狂吻着钱美凤,直吻得钱美凤娇喘连连,说不出话來。

**之火再次燃烧了起來,二人终于彻底纠缠在一起,不留一丝的缝隙,在那份尽情释放的快乐之中,不知道过了过久,直到外面传來了脚步声,王宝玉和钱美凤才慌乱的分开,连忙穿好衣服下床。

來的人是养殖场的工作人员,一名有些年纪的妇女,虽然她感觉王宝玉和钱美凤二人有些异样,但是,她还是装作什么都沒看见,如果因为乱说话失去了这份薪水不低的工作,那可是得不偿失,这点精明她还是有的。

王宝玉和钱美凤开车回家,钱美凤显得神采奕奕,王宝玉却是满怀心事,还是像以前一样,家里人都不问他们晚上为啥沒回來,只有多多好奇的问妈妈昨晚去了哪里,美凤则故意打了个哈欠,说值了一晚上夜班。

多多恍然大悟,又加了一句,是和舅舅一起值班吗。

王宝玉和钱美凤的脸都瞬间红透了,好在大家都沒有听到,依旧嘻嘻哈哈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因为有心事儿,初二的早上,王宝玉就开车先行离开了神石村,王琳琳非要跟他一起走,说是跟同学有个聚会。

“琳琳,过两天和爸爸妈妈一起回去吧。”刘玉玲不放心女儿。

“妈,有我哥呢,你就别瞎操心了。”王琳琳含糊的应付着母亲,然后钻进王宝玉的车里,小声催促道:“快走,要不妈又得磨叽。”

“琳琳,瞧你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想回去见那个臭小子啊。”在车上,王宝玉一脸坏笑的问道。

“谁想见他啊,穷酸书生一个,不讨人喜欢。”王琳琳小脸一红,但还是嘴硬。

“哦,不想见啊,那咱就去看电影,明后天游乐场开放了,再去那里玩一天,哥陪你。”王宝玉故意说道。

“哎呀,哥,你可真坏,他沒有家,一个人呆在市里打工,挺可怜的。”这次,王琳琳沒有隐瞒,脸上却带着一抹幸福。

“琳琳终于长大了,如果不介意,哥哥跟他聊聊如何。”王宝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