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76 留下的原因

1876 留下的原因

“不行,你这么凶,吓着他。”王琳琳摆手道。

“嘿嘿,你要是不让我见他,我就告诉咱妈。”王宝玉嘿嘿笑。

“哥,你真赖皮。”王琳琳撒娇的打了王宝玉一拳,强调道:“但是你不能逼人家,他连个亲人都沒有,真的挺不容易。”

“放心吧,你哥我不会乱说话的。”王宝玉道。

“嗯,我们其实现在还是好朋友,还沒拉过手呢!”王琳琳道。

“琳琳,你做得很好,这小子也不错,至少他懂得尊重你。不过,哥很好奇,我们的琳琳这么聪明漂亮,怎么就对他有好感呢?”王宝玉赞赏道。

“我也说不上來,只是觉得他很勇敢,很有担当。按理说,像他这种家境的男孩子,可能由于自卑心理,根本就不敢追求我。可是他就不一样,总是喜欢直视别人,有时我都怕碰到他的目光。哥,我这么说你明白吗?就是很男人的意思。”王琳琳红着小脸说道。

“嘿嘿,我懂。就是再历练历练就能赶上哥的水平了。不错,我也喜欢。”王宝玉大笑道。

“哥,你别光说我,我觉得美凤姐不错,是不是考虑可以进一步发展啊!”王琳琳顽皮的说道。

“什么啊!”王宝玉连忙摆手。

“是不是因为美凤姐有多多,你就瞧不上人家啊?瞧我爸的觉悟,跟着学学吧!”王琳琳道。

“小孩子懂什么,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王宝玉道。

“我看是你想复杂了,说,除夕夜你跟美凤姐都干了什么?”王琳琳一脸坏笑的问道。

“小孩子,胡思乱想,我们就是在一起说话。”王宝玉正色道。

“能说一晚上,关系也不一般。”王琳琳道。

“就是胡说呗!”

“哼,你回家问问,几个人会觉得你们是胡说?”

……

回到平川市,已经是中午时分,王宝玉找了一家中档饭店,让王琳琳约石临东过來,自己可就这样一个妹妹,虽然他对石临东的印象不错,但还是有必要敲打这小子几句。

“东东,我是琳琳,你过來一趟吧!”王琳琳打电话道。

王宝玉扑哧一声就笑了出來,小声道:“东东,哈哈!”

王琳琳还是瞪了王宝玉一眼,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只听王琳琳霸道的说:“别磨叽啊,让你过來就过來,我哥也在等你呢!”

二十分钟后,石临东气喘吁吁地进來了,不过这次王宝玉却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也许是有了助学金,另外兼职打工,生活有些保障,石临东看起來至少比高中胖了二十斤,觉得这小子要是好好捯饬一下,也是个帅小伙。

上身夹克式地摊货羽绒服,价格不会超过一百五,尽管是这样,穿在身上也十分得体。下身深色牛仔裤,双腿笔直有力,不摇不晃,十分稳重。

正像王琳琳所形容的,石临东目光坚定,神态自信,将來一定是个可塑之才,王宝玉不由在心里赞了一个,对这个小伙子多了几分好感。

王琳琳却有些不满意,上前扯扯他的衣服,不悦的小声道:“我给你买的棉衣也不过几百块而已,你别舍不得穿好不好?”

“嘿嘿,王局长找我,不敢耽搁,來不及换新衣服。”石临东道。

“我说话不好使啊!”王琳琳撅着小嘴道。

“当然好使。”石临东赶忙道。

“琳琳,别难为临东。”王宝玉说道。

“嘿嘿,他要是敢不听我的,有他好受的。”王琳琳道。

“临东,首先强调两件事儿,第一,我早已不是局长了,就叫王哥好了;第二,琳琳是我的亲妹妹,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互帮助。”王宝玉道。

“王哥,我想先敬您一杯。”石临东站起身來,很认真的说道。

“呵呵,这么正式,又是为什么啊?”王宝玉呵呵笑。

“王哥,如果沒有你,就沒有我石临东的今天,这份恩情我自然永不相忘。”石临东道。

“呵呵,我那也是岗位上该做的事情。”王宝玉客气道。

“不,很多领导都只为捞政绩,王哥,你是最佩服的人,有情有义敢担当,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石临东说道。

这话说得王宝玉心里格外的舒坦,能分得清是非黑白曲直的男人,才是有头脑的人。琳琳是被全家惯坏了的,外号小公主,有这么个人跟在她身边,做哥哥的放心!

王宝玉心里高兴,起身跟石临东碰了一杯,王琳琳也陪了一杯,带着些幸福的说道:“东东,很会说话嘛!”

“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如果哥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万死不辞。”石临东认真的说道。

“哼!至于嘛。”王琳琳不禁哼道,使劲给了石临东一个大白眼,但是,男朋友如此敬重自己的哥哥,她还是心里美滋滋的。

“临东,我听说你学的是工商企业管理,对于就业有什么打算啊?”王宝玉问道。

“还沒考虑,如果您需要我,我就跟您干,哪怕不发工资也行。”石临东道。

王宝玉笑了起來,自己的一个卦馆而已,还真沒想过要请大学高材生做下手,笑道:“呵呵,我这样的小庙可请不动大神。现在的大学生都流行考研,你可以选择继续深造嘛!”

石临东点点头说道:“其实我一直有这个打算,但是不瞒王哥说,如果考不上自费的研究生,可能会给自己带來很大的经济压力。如果再去外面兼职打工,势必要影响学业的。”

石临东还沒说完,王琳琳立刻插嘴道:“别哭穷了好不好,一年三万够不够,我可以无息贷款给你。”

石临东笑了笑,摇头说道:“人读书要知道为什么去读,仅仅是镀金,混个文凭,一点用处都沒有。我想着还是先就业,等手头宽松些,一定去世界最好的学校学习。”

好,有志气!王宝玉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这个男孩子条理清晰,做事儿非常有计划性。而王琳琳却有点小郁闷,大概觉得石临东不懂情趣,处处反驳她的意见。

石临东趁王宝玉不备,悄悄给王琳琳说了句悄悄话,小丫头立刻又高兴了。嘿,不用猜也知道那套年轻人的把戏,我是为了你才选择留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