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80 关门

1880 关门

“们,还等什么,赶紧送花留住曼曼,让曼曼展示一下。”主持人兴奋的说道。

下面又出现了一片片的鲜花,大家呼声不断,那个叫做曼曼的女孩子,向下拉了拉睡衣,露出了一条诱人的胸沟。

这下子,下面的网友们更加疯狂了,聊天室也由原來的几百人,迅速上涨过千。

呵呵,看來美女到哪里都受欢迎了,女人都是嫉妒的,这是天性,夏一达鄙夷道:“要是本人展示一下,肯定比她受关注。”

“这一点我信,小夏,咱们可不能学,这是资本主义腐朽的文化。”王宝玉连忙劝阻,他可不想自己未來的媳妇让别人欣赏,尽管谁也不认识谁。

随着大家不断高涨的情绪和主持人颇具挑逗的言语,曼曼开始把持不住,纤纤玉指开始划过身体的各个敏感部位,睡衣也被有意无意的撩起,露出里面蕾丝花边的半透明内裤。

嘿嘿,果然比之前那些视频强多了,看这女孩身后的居追境还有衣服质地都不错,说不定聊天室这些鬼们,真的赚到了,碰到一个真正的名媛。

正当王宝玉和夏一达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曼曼的屋里突然进來了一个男人,虽然看不清脸,但是那两条大长腿格外醒目,好像最近见过似的。

“曼曼有新男朋友了,现场**。”网友们立刻热烈的打字道。

“现场**。”

这时,那个男人凑过來一弯身,啪的一下关了视频,底下的网友们立刻咒骂起來,大喊曼曼不仗义,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王宝玉霎时间石化了,刚才镜头晃动,露出了那个叫做曼曼的女孩子的下半张脸,樱桃小口,尖巧下巴,只是这一下,王宝玉就认出來了,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程雪曼。

对于程雪曼,王宝玉是再熟悉不过了,那张脸已经完全印在了脑海里,如今虽然早就不是恋人,可是,还是偶尔会想起这个让自己迷恋多年的同桌。

他娘的,又到这里來跑骚了,而且现在看來,程雪曼还是这里熟客,难怪上次遮遮掩掩,根本就沒对自己说实话。

至于那个男人,王宝玉也想了起來,不用说,就是阚振良,两人关系肯定不正常,否则阚振良可以随便出入一个女孩子的房间吗。

王宝玉心中生起了一股子无名火,牙齿咬得咯作响,还真叫无名火,因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生气。

“宝玉,你干嘛脸色这么难看啊。”夏一达发现了王宝玉的异样,好在她并沒有发现那人就是程雪曼。

“不看了,这有啥意思,都是一帮超级变态。”王宝玉骂道。

“就是看着玩,至于这么生气吗。”夏一达不解的问道。

“关了,我不想看了。”王宝玉坚持道。

尽管程雪曼早已背叛过王宝玉,但是,亲眼看见她跟阚振良在一起,还是让王宝玉心里一阵难受,郁闷的回身躺在**,好半天也不说话。

夏一达不明所以然,但还是过來搂住了他,轻声安慰道:“宝玉,干嘛生气啊,以后我不來这个地方就是了。”

好半天,王宝玉才转身搂住了夏一达,轻吻着她那光洁的额头道:“小夏,以后我会对你好的。”

其实王宝玉还有一句,沒说出口,正是那句:将过去的都忘记。

“宝玉,你今天怎么了。”夏一达倍感幸福,将头深深的埋进王宝玉的怀里。

“沒什么,我忽然想明白了,人不该执着,这个纷杂的世界,会改变许多人和许多事儿。”王宝玉继续说着夏一达听起來莫名其妙的话。

“呵呵,你怕我在网络里迷失自己是吗,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踏进这种地方一步,好吗。”夏一达乖巧的猫在王宝玉怀里。

王宝玉觉得前所未有的踏实,将夏一达也搂得更紧,年纪确实不小了,找个时间还是跟父母知会一声,尽快把婚礼给办了吧。

看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王宝玉还是坚持将夏一达送了回去,虽然孟海潮认可了二人的婚事,但婚前不在一起住,还是对这份感情的尊重,也让夏一达的母亲放心。

第二天,王宝玉接到了代萌的电话,邀请他去家里吃饭,这次,王宝玉撒谎说自己还在神石村,推掉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对夏一达忠诚,不能再跟别的女孩子玩暧昧。

“那你初几回來。”代萌追问道。

“还说不准呢,看情况。”王宝玉含糊答道。

任代萌呆傻,也能听出王宝玉敷衍的口气,不悦的说道:“你是不是害怕见我啊,我不就是跟刘建南接触过几天嘛,什么都沒损失,小气。”

“嘿嘿,我又换了个新手机,怕被你抢走。”王宝玉笑着挂断了电话。

初六上班的那天,王宝玉叫來了甄优美和代亮,宣布大道预测馆正式关门,代亮似乎早就料到了,倒也沒太大表示,而甄优美则面临失业,难掩那满脸的失望,要不是因为过年的原因,肯定又得哭出來。

“二位,不干卦馆,我们还可以干别的,放心,一旦有了好项目,咱们还在一起干。”王宝玉如此安慰道。

“宝玉兄弟,以后姐跟定了你,哪怕不赚钱也行。”甄优美当即表态。

就冲着甄优美肯打电话报警救他这件事儿,王宝玉也不会舍弃她,关键是要找个合适的项目先干着,人要是闲下來,就难免会失去斗志。

“代大师,你有什么打算。”王宝玉问代亮。

“还能干什么,春暖花开时,再去摆卦摊。”代亮道。

“家里的条件比原來好多了,为什么还这么拼命啊。”王宝玉不解道,他可是很大方的给代亮分了二十万。

“现在确实不差那俩钱,但老年人一闲下來,唉,离死就不远了。”代亮叹了口气。

“你也跟别的老头老太太学学,去公园打太极拳,遛鸟,唱歌跳舞。”王宝玉建议道。

“整天这样也沒意思,老年人也需要做点实事儿,活到老,干到老,学到老。”代亮道。

(为回馈广大读者的厚爱,每周日晚八点至九点半,群中讲解与此书有关的书籍知识,感兴趣的朋友们踊跃参与,小术士书友群:22198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