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81 大盘风云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81 大盘风云

切.就干了一年多的卦馆.这也叫实事儿.王宝玉心里鄙夷了一个.继续好言安抚了两位.然后.带着些许落寞的离开了.

后续的事情还是交给了甄优美处理.牌子摘下.办公用品都便宜处理了.王宝玉拿走的.只有欧阳局长的那幅字而已.

紧接着.王宝玉就去了工商局.找到了局长聂正良.说要把大道预测馆正式注销.聂正良客气的询问了几句缘由.王宝玉推说效益不好.根本回不來本.聂正良很爽快的安排下属去处理了此事.也正是因为有这层关系.事情几乎当天就办妥了.省去了破产清算的流程.

晚上.安威和甄优美硬拉着王宝玉一起吃了顿家常饭.

“宝玉.不管怎样.多谢这一年多來对优美的照顾.”安威真诚的和王宝玉干了一个.

“惭愧.还是沒给优美姐带來实质性的物质生活改变.”王宝玉强作笑颜.

甄优美精神倒是好了许多.神秘兮兮的对王宝玉说道:“弟.姐对你的感激可是说不尽的.从卦馆赚的钱.我都投到基金和股票里去了.”

“保险吗.”王宝玉问道.

“是个买菜的都能赚钱.肯定沒问題.我入得晚了点.但是过去这半年就涨了百分之三十.这么下去的话.今年说不定就能翻番.弟.姐可不就是托了你的福嘛.”甄优美笑道.

“姐.见好就收.涨的太快了也未必是好事.”王宝玉提醒道.

“姐知道.等翻番后立刻就卖.绝对不犹豫.”甄优美说道.

“我看现在就能卖.大盘涨得太高了.不稳啊.”安威也不放心.

“你懂什么.咱们那么大的一个国家.大盘五千多点能算什么.熊了这么多年.才刚开始牛而已.大家都说至少能涨一万点.”甄优美说道.

王宝玉和安威都哈哈大笑了起來.牛市熊市都不懂的女人.还搞风险投资.只当是玩吧.

果不其然.沒有多长时间.大盘就上升乏力.一路狂跌.甄优美好容易赚來的私房钱.又给套牢了.

甄优美少不了跟王宝玉哭诉.王宝玉只能安慰她说.做个长期投资算了.自己呢.尽快开个买卖.还带着她一起干.

甄优美感激不已.同时也懊悔不及.说自己不该涉足不懂的行业.听到这话.王宝玉心里也很不是滋味.算卦可是自己的强项.竟然也不能维系下去.原來.在这个世上.懂或者不懂的行业都不见得能赚钱.

但事实却再次证明.王宝玉主动关掉卦馆的此举是非常明智的.刚过了正月十五.汪卓然就召开了市委常委会议.而会议的议題.就是全面清理平川市的各种封建迷信活动.还给市民一个健康积极的文化环境.

“大道预测馆.受到了省里报纸的点名批评.这是我们政府的耻辱.也反映了我们在管理上存在了巨大的漏洞.”汪卓然怒气冲冲道.

“这件事儿我问过市公安局.纯属诬陷.”市长阮焕新道.

“不管是不是诬陷.谁允许王宝玉超范围经营的.随又充当了他的保护伞.”汪卓然气势逼人的问道.

“汪书记.这种小事儿.还是让工商局去处理吧.”政法书记王一夫听着不舒服.沒好气的说道.

“乔秘书.把聂正良给我叫來.”汪卓然沒好气的吩咐道.

乔秘书立刻屁颠的打电话叫來了聂正良.汪卓然劈头盖脸的问道:“聂局长.谁允许王宝玉在闹市中开卦馆搞封建迷信的.”

聂正良愣了愣.随即明白了王宝玉注销卦馆的意图.他立刻说道:“汪书记.我们工商部门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王宝玉的大道预测馆.前几天被彻底关停了.”

汪卓然不禁一愣.感觉挥出去的一拳彻底落了空.而对王宝玉恨之入骨的乔伟业.则不甘心的插话道:“聂局长.有沒有详细查卦馆的账目.是否存在借迷信活动敛财的欺诈行为.”

“王宝玉的卦馆正式营业的时间不长.根本不赚钱.我们去查过.房租等费用加起來.他还亏了十几万.”聂正良随口道.

“既然卦馆已经关停了.那就不要再说这事儿了.”市长阮焕新不耐烦的摆手道.汪卓然此举.分明是小題大做.

“马上组织公安文化城管等部门.彻底清查全市的各类迷信活动.该抓的抓.绝不姑息.”汪卓然吩咐道.这么说无非也是给自己找个台阶.

各部门联合进行了一次全市大清查.王宝玉安然无事.神汉巫婆的倒是抓起來不少.众人不禁暗自佩服王宝玉高明.到底是大师级的人物.轻易就躲过了一场浩劫.

谁的烦恼谁知道.在家呆了一个月.王宝玉又觉得浑身难受.虽然母亲刘玉玲來过几次电话.让他去珠宝行帮忙.但他到底还是推辞掉了.毕竟对这个行业不熟悉.更为重要的一点.他既然看错了猫儿眼.那还说明他对这些东西.缺少足够的兴趣.不能深入去研究.

如果一个人对一个行业缺少热忱.那他一定做不好这个行业.刘玉玲知道不能勉强.只能表示如果王宝玉想做什么缺钱.尽管來找她要.

王宝玉关门的消息很快又传播开來.朋友们纷纷打來慰问电话.鼓励他再接再厉.再创辉煌.并表示如果王宝玉再次创业的话.一定会去捧场.

王宝玉嗯啊的一一道谢.并婉拒了大家伙的热情邀请.沒事业的男人沒有底气.怎么好跟人家这些成功人士谈天论地.因此老实窝在家里.实在闲的腚疼.便去给李可人买颜料纸笔之类.

这天.王宝玉接到了一个好友的电话.邀请他过去玩.此人正是洪立.王宝玉欣然答应前往.说起來.博学多才的洪立.可是他不可多得能够谈得來的朋友之一.

一晃.洪立服药已经半年多了.病情已经得到了稳定的控制.这个小伙子也恢复了自信.每天按时去学校上班.并获得了师生的一致认可.还报考了本校的函授本科班继续深造.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