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82 木牛流马

第四卷 虎落平川 á )马1882 木牛流马(17 09)

为了防止『药』监局局长洪仁越多想,王宝玉叮嘱过洪立,不要说吃『药』的事情,但是,眼见儿子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洪仁越还是认为王宝玉对儿子做过了某些法术,对王宝玉的感激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來到洪立的家里,只见暖暖的阳台上依旧摆着好几本翻开的书,洪立爱看书,这可是个好习惯,王宝玉除了看术士类的书籍,对别的书一概沒多大兴趣,要说熟悉的书,也只有那本《三国演义》而已。

“王哥,你看起來气『色』可不太好啊。”洪立给王宝玉倒了一杯清茶,笑着问道。

“你啥时候也学会看相了。”王宝玉有气无力的说道。

“呵呵,这个我可不会,但是相由心生,你情绪不佳,所以在脸上都表现出來了。”洪立笑道。

“哎,流年不利,诸事不顺。”王宝玉摇头叹气。

“做生意的事情我不懂,但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王哥,你将來一定能做出大事儿來。”洪立道。

“做大事儿,谈何容易。”

“呵呵,王哥,置于死地而后生,我如果不是到了生命的尽头,又怎么会碰到你这位贵人呢,相信,很快,你的生活也会有转机。”洪立认真的说道。

“瞧瞧,现在学得越來越会说话了,是不是有事儿求我啊。”王宝玉开玩笑道。

“哪有。”洪立小白脸竟然红了,更加印证了王宝玉的猜测。

“不说我可就走啦……”

“王哥,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看上了一个女孩子,想让你帮我算算能不能行,如果行,我想厚着脸皮追追她。”洪立沒隐瞒的说道。

“好啊,这才是正常人过得日子嘛。”王宝玉欣慰的说道。

“怎么算,摇卦还是批八字四柱,还是用大六壬。”洪立问道。

“还是摇卦吧,直截了当,批八字很费时的。”王宝玉道。

洪立是个标准的知识分子,因为相信王宝玉,还是无比虔诚的摇了一卦,是《风火家人》,王宝玉呵呵笑道:“家人,利女贞,这女孩很霸道啊。”

洪立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性』格都是表面现象,只要人心地正直,其他都是次要的,王哥,能不能成啊。”

“能成,什么叫家人,早晚会成为你的家里人。”王宝玉半真半假的说道。

“太好了。”洪立高兴的在屋里走來走去,不无憧憬的问道:“还从來沒追过女孩子,王哥,你有经验,你说我送给她点什么好呢。”

“其实,送女孩子礼物,我也沒经验,只要是你用心的就好。”王宝玉可不敢充什么情圣,虽然女人不少,但都不是送礼物追求來的,嘿嘿,牛皮不是吹得,投怀送抱的居多。

“那我就送她一套法国产的化妆品。”洪立道。

“女孩子都爱美,应该差不多。”王宝玉表示赞同。

“或者送她这个东西。”洪立犹豫不决,起身过去拿來了一样木质的小东西,看造型是一头小牛。

“这个有什么特殊的。”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嘿嘿,这东西我可是研究两个月才做成的,不过跟书上说得比,还是差了不少。”洪立嘿嘿笑着,伸手到木牛的嘴里转动了一下舌头,那只小木牛竟然咔哒咔哒的走了起來。

“沒想到你还会做玩具啊。”王宝玉感到很新鲜,只是这小东西显得有些蠢,根本就沒有世面上的玩具显得高档。

“这是木牛流马。”洪立道。

“什么,三国演义上的诸葛亮的木牛流马。”王宝玉几乎要惊爆眼球,洪立还真是个天才级人物。

“是啊,我完全按照上面的数据做的,只是所有的尺寸都按照原比例缩小了。”洪立不无得意的解释道。

“这东西能永远走下去吗。”王宝玉问。

洪立微微摇头,说道:“永动机根本就是科学上解释不通的,我做的木牛流马能走十米吧。”

果然,那头小木牛走到了墙根那里,咔哒咔哒了一阵子,就停了下來,即便如此,王宝玉还是觉得这东西很不错,至少市面上买不到。

“那你就把这个送给她,非常有意义。”王宝玉替洪立做了决定,女孩子一定喜欢用心做的东西,尽管这东西看起來很蠢笨。

“同时再送套化妆品吧。”洪立磨磨唧唧。

“行,礼多人不怪。”

“王哥,你说先送化妆品,还是先送这个。”

“都行。”

“先送木牛吧,说不定能引起她的兴趣。”

“可以。”

“要不还是化妆品吧,先试试她的态度。”

靠,你怎么这么罗嗦,王宝玉烦得上前捶了洪立一拳,举着拳头说道:“咱都是爷们知道不,你要这么想,谁被老子追上那是谁的福气,以后跟我就得乖乖的。”

洪立『揉』着胳膊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來,直说王宝玉那就是吹牛,以后结了婚不定怎么怕老婆呢。

两个人随后谈到了三国,彼此交流心得,倒是相谈甚欢,高兴之余,洪立甚至亲自下厨做饭,恨不得放多少盐多少水都仔细量过,看來是在为将來娶媳『妇』先行做功夫,别说,洪立人品端正,知识渊博,而且家境又好,谁要是嫁给他,指定受不了委屈。

从洪立那里出來,已经是夜幕低垂,王宝玉按照事先的约定,又开车來到王一夫的父母家里,给他们送來了一瓶太岁泡成的长生水。

“宝玉,我听说你的卦馆关门了,下一步准备干点儿什么。”王莅高兴的收下长生水,关切的问道。

“暂时还沒有打算,不瞒您说,除了算卦,我还真是沒其他的本事儿。”王宝玉沒隐瞒道。

“嘿嘿,就知道我这傻孙子头脑不灵活。”王莅倒是不见外,真把王宝玉看成了亲孙子,接着神秘的说道:“我倒是有个好思路,可以无偿的提供给你。”

“白喝了那么长时间的长生水,才觉得不好意思啊。”王宝玉开玩笑道。

“随便你咋想。”王莅道,“我今天看电视上说,我国即将步入老龄化的社会,像我这样的沒事儿干的老头子很多,有钱有闲有文化,还不甘寂寞,你不妨考虑在这方面做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