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83 老年活动中心

1883 老年活动中心

王莅也是有身份的老干部,说话自然不是信口开河,王宝玉眼前一亮,觉得这主意不错,忙问:“您具体说说,卖保健品还是搞个老年大学。”

“保健品都是坑人的,老年大学咱平川早就有了,进去还要托关系呢,你得多大的实力才能开个大学啊。”王莅不悦道。

“您老不会是让我开个养老院吧,我可沒那个耐心,不过我一个朋友这方面很有经验,可以介绍给他。”王宝玉耸耸肩膀说道。

“我还不指着你这臭小子养老呢,还敢让别人指望你。” 王莅笑道。

“那是干啥啊。”王宝玉彻底迷糊了,真不知道伺候老头老太太的生意还有哪些。

“老王,别跟孩子遮遮掩掩,就把今天你们商量的事儿说了吧。”王一夫的母亲张华凑过來埋怨道。

原來是商量好的,王宝玉感觉很意外,原來这帮老头早就在惦记着,嘿嘿,谁让本人全身都是爱人肉,连老头们都喜欢。

“嘿嘿,那就不隐瞒了,宝玉,今天我见了一帮老不死的,无意就说起了你,我们觉得,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为我们做点贡献。”王莅嘿嘿笑道。

“做贡献我沒意见,能不能也赚点钱啊。”王宝玉讨价还价道。

“臭小子,我们像是缺钱的人吗。”王莅白了他一眼,继续说:“我们目前最大的乐趣,就是互相串门子,可是吧,常去谁家都不好,室内空间小,伸展不开腿脚,因此,我们觉得,应该搞一个老年活动中心,这个头就让你來当。”

王宝玉一听这事儿就乐了,又问:“你们都是老领导,为啥让我当头啊。”

“这还用问嘛,跑个腿啥的,当然要你去办,这个头就是为我们服务的。”王莅道。

“还是算了吧,敢情是让我伺候你们啊。”王宝玉摆手道。

“当然不白伺候,我们可以缴纳会员费。”王莅道。

“你们能出多少钱啊。”

“一年五千沒问題。”王莅大方的说道。

嘿嘿,对于这帮退休金不菲的老干部來说,一年拿五千确实不是问題,一个人五千,十个人五万,一百个人五十万,一千个人……

王宝玉心花怒放,立刻拍板道:“那就办个老年活动中心。”

“但我们可要声明一点儿,开始的投资可必须要你來出。”王莅道。

王宝玉大略算了算,无非就是买些桌子,整点麻将扑克,搞个书画创作室,再好一些,就是增加一些健身器材,嗯,还要搞一个大教室,沒事儿也让老年人学点东西。

算着算着,王宝玉就开始挠头了,这些东西应该投资不大,可是却有一笔投资很大,那就是场地,既然是活动中心,地方就小不了,怎么也要几千平米才行,地点还不能太远,这些老人可折腾不起。

但是,要知道,在市里租这样一个地方,可是一笔不小的钱,搞不好连本都回不來。

想到这里,王宝玉又泄气了,说道:“不干了,租房子的钱太多。”

“死脑筋,遇到困难想办法啊。”王莅道。

“有啥办法,你们只顾自己乐呵,我可能真的要破产了。”

“我们这帮老家伙,都退了,沒啥本事儿,但是有一个人还是有余热的,你找他准成。”王莅道。

“谁啊。”王宝玉不解的问。

“唉,这么笨呢,当然是老吕吕司令啊,军区占了那么大的地方,闲着的房子很多,让他帮着想办法,你啊,白吃了那么多年干饭,脑袋瓜还不如我呢。”王莅道。

“可是要是吕司令不答应咋办。”王宝玉担心的问道。

王莅不以为然,嘿嘿笑了起來,轻松的说道:“如果他不答应,我们这帮人从此不搭理他,让他老哥一个人自己玩吧,自己下象棋也是很有意思的嘛。”

王宝玉摸着后脑勺笑了起來,谦虚的问:“爷爷,你说该怎么做才能把吕司令拿下。”

“就凭你叫我爷爷,我就得帮你,吕司令这老家伙,有个癖好,喜欢沽名钓誉,我听说他想出一本传记,只要你帮他做了这件事儿,场地的事儿一准行。”王莅道。

“爷爷,要不您老替我出出面呗,我免你一年的会员费。”王宝玉陪着笑脸说道。

“去你的,你爷爷这老脸就值五千块,还是你去,小孩嘛,在他面前能掰扯开,大不了就赖,我觉得十拿九稳。”王莅很有信心。

给吕司令出传记,传记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就是写本书,王宝玉很头疼,不过也想起了一个人,那就很久都不联系的饶安妮,财政局长隋凤奎的媳妇。

饶安妮现在可是凭借那本揭穿女人龌蹉心理的《红颜祸水》出了大名,经常出席某些重量级的文艺活动,如今混得可谓一字千金。

赚钱的项目就摆在眼前,容不得王宝玉前思后想,第二天,王宝玉还是硬着头皮给饶安妮打去了电话。

“宝玉,怎么一直也不跟我联系啊。”饶安妮呵呵笑道。

“您是大作家,时间宝贵,码字就等于存钱,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王宝玉客气道。

“呵呵,你真会说,哪有那么夸张,你也曾经帮过我,这份情我可一直都记在心里。”饶安妮大有深意的说道。

“我可沒帮什么,安妮姐,有件事儿想求你帮个忙。”王宝玉切入正題道。

“咱们的关系沒说的,想搞项目缺少资金,希望市里财政支持。”饶安妮想当然的问道。

“是想搞个项目,但不需要市里支持,需要您动动笔杆子。”王宝玉道。

“我,呵呵,宝玉,你沒有开玩笑吧,我就是个写书的,对生意可是什么都不懂的。”饶安妮呵呵笑道。

“除了你谁也帮不上。”王宝玉如实说道。

“我自己能行的,当然更好,老隋这段时间也挺闹心的,不麻烦他更好。”饶安妮呵呵笑道。

隋凤奎的闹心,王宝玉也多少能理解,说到底还是刘建南拐走那四十亿的问題,政府想要加大投资,扶持企业家,财政哪有那么多闲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