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88 重新经营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88 重新经营

阚振良不想空手而归,还是挑了两幅李可人去东风村时画的作品,大方的付了五十万,王宝玉当然高兴,作为一名画家,卖出画才是王道。

阚振良小心的收起画后,邀请李可人和王宝玉一起出去吃饭,李可人推辞身体不舒服不去,她本就清高,何况现在还成了大师级别的,才不会轻易和人出去吃饭。

但经不住阚振良的一再邀请,王宝玉还是跟着他下了楼,一路开车直奔平川市最豪华的昆仑大酒店。

因为程雪曼的原因,王宝玉打心眼里并不喜欢阚振良,总感觉跟他在一起怪怪的,阚振良沒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自在,有说有笑,显得非常的友好和平易近人,哎,要是程雪曼能嫁给这种人,以后也能有锦衣玉食的生活,可能也是好事儿。

酒桌上最能调节气氛,几杯酒下肚后,王宝玉也渐渐放下了心里的那份别扭,反正程雪曼也跟自己沒啥关系,不能因为她而冷落了这名出手阔绰的富商大佬,尤其是刚赚了人家几十万。

“小王,除了给李老师当经纪人,平时都干点什么啊。”阚振良呵呵笑问道。

程雪曼不是把老子的一切都告诉你了吗,真是沒话找话,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最近搞了一个老年活动中心,为老年人服务。”

“嗯,咱们国家的老人数可是不少,老年人的市场大有可为。”阚振良赞了一个。

“就是一个小生意,沒法跟阚总比。”王宝玉客气道。

“生意不分大小,只要能给社会做贡献,都是值得尊重的。”阚振良道。

这句话王宝玉喜欢听,不禁打听道:“阚总,一直沒好意思问,您是做哪方面生意的啊。”

“振良集团的主营项目分两块,一块是粮食,咱们国家缺粮,我们负责从欧美等国进口粮食;另外一块就是开发大西北,植树造林,改造风沙,多为国家创造良田。”阚振良淡淡道。

进口粮食的事情王宝玉搞不懂,但听起來很牛气,国家那么大,生产生活用得着粮食的地方多着呢,而植树造林,让沙漠变良田,这是造福子孙之举,王宝玉冲着阚振良竖起了大拇指,赞道:“阚总为国为民,我辈楷模。”

“这可是在笑话我。”阚振良连忙摆手,表示高看了他。

“听说粮食的买卖可是能发大财的。”王宝玉试探的问道。

“呵呵,现在也不景气了,不过我却很高兴,这也说明咱们国家的粮食产量不断提高,我以后沒生意做才好呢。”阚振良大方的说道。

嘭,王宝玉使劲拍了一下桌子,然后举起酒杯,说道:“阚总,就凭你刚才这句话,我也得敬你一杯,來,干。”

酒桌上气氛和睦,阚振良侃侃而谈,倒是对古文化有着颇深的造诣,谈到老子庄子墨子等人,还流露出了仰慕之情,大有儒商的风范。

这确实是王宝玉沒有意料到的,别看阚振良长得魁梧,实在粗中有细,是个精明的商人。

令王宝玉更意外的是,阚振良至始至终都沒提程雪曼一个字,不过阚振良不说,王宝玉更不愿提那个贱人,程雪曼根本就不知道好赖,以阚振良的身份地位以及财富,她程雪曼不过是个玩物而已,或许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点可不是王宝玉心存妒意说的酸话,男人如果真的在乎一个女人,无时无刻都会体现出对这个女人的照顾,上次画展的时候,王宝玉就看出來了,阚振良至始至终都沒有迁就过程雪曼一次,甚至都沒怎么看过她。

一直喝到很晚,阚振良并沒有找王宝玉看相算卦,按理说,他应该通过程雪曼知道王宝玉的这个本事,一般人都会找自己算上一算。

王宝玉只能理解为,像这样的富豪大佬,更注意隐藏自己的秘密,并不想让术士过于了解。

“小王,咱们去放松一下吧。”买单后,阚振良再次发出了邀请。

“时间不早了,不打扰阚总了。”王宝玉推辞道,知道阚振良想去娱乐场所。

“哈哈,小王,人生得意须尽欢,以后结了婚可就沒这么自由的,听我的,一块去。”阚振良笑道。

“嘿嘿,以前当官养成了习惯,从不出入此类场所。”王宝玉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就是找人放松按摩一下而已,我这个人也很洁身自好的。”阚振良热情的又说道:“走吧,我难得碰到知心朋友,也当是咱们再好好谈谈心。”

见阚振良言辞恳切,王宝玉不想太摆谱,否则就会显出穷酸气,还是答应了下來,跟阚振良一路來到了华清池。

华清池因为刘建南出了事儿,曾经一度被关闭,那位省里领导的孩子,也因为跟黑手党有牵连,锒铛入狱。

沒过多久,这里就又被人买下重新营业,当然,内部进行了重新装修改造,按照消防要求增设了楼梯,先后也进行了几次检查,但藏污纳垢的现象当然依旧还存在,只是变得更加隐秘了。

外界喜欢找事儿的还传言,这里换汤不换药,其实又被以前那伙人的朋友给接手了,当然,这些话不足为信。

“阚总,你平日都在京城呆着,对平川市也很熟吗。”王宝玉见阚振良直奔这里,不禁好奇的问道。

“呵呵,这里被集团买下了,算是个小副业吧。”阚振良很随意的说道。

哦,原來是人家自己的买卖,振良集团果然名不虚传,买卖遍天下,人家集团愿意经营什么项目都很自由,王宝玉沒再多问,跟着阚振良进了华清池,里面是装修的金碧辉煌,迎面一幅美人大画,正是回眸一笑的贵妃出浴,画上丰腴的女人,就是杨贵妃无疑了。

阚振良只是在吧台说了几句,女服务员就吓得满脸谄媚,很快,一名穿西装的经理就从楼梯上跑了下來,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向阚振良问好。

“给我们安排一个最好的房间,让最好的按摩师來。”阚振良不客气的吩咐道。

“阚总,您请。”经理的腰几乎要弯成九十度,生怕得罪了顶头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