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89 椅子腿

1889 椅子腿

王宝玉跟阚振良在经理的指引下,來到五楼最豪华的包间,这个包间之大,足足占了半层楼。

推门进去,王宝玉先是一阵眼晕,接着便是不住的感叹其豪华,完全是按照宫廷式打造设计,四处都是雕龙画凤,迎面是一把金灿灿的龙椅,而半敞开的雕花柜子内,居然还挂着龙袍和凤冠。

有钱人的生活真好,说起來王宝玉也算是位不差钱的主了,好吃好喝好住的也享受过,到了这种地方竟然也是一阵心猿意马,情绪激动。

王宝玉和阚振良在门口脱了鞋,踩着软软的波斯地毯,缓步來到了里间。

“阚总,光这里的装修就得几百万吧。”王宝玉四处打量着问道。

“嘿嘿,几百万能造个椅子腿。”阚振良指了指那把龙椅,王宝玉这才明白,敢情那确实就是真金美玉做成的。

娘的,如此奢华的地方,叫人如何不动心,当官的來两趟,回去就得腐败。

嘿嘿,且不说别人腐败不腐败,自己一个平头老百姓,还是受邀到此,不享受一番真是对不住阚总的一片心意。

面前巨大的冲浪浴池,足可以在里面游泳,两名身穿旗袍的高个子美女,上前來恭敬的给阚振良和王宝玉宽衣。

就是洗澡按摩,绝不可以出轨,王宝玉这样安慰着自己,头一次让美女帮着自己脱了衣服,只剩下一个裤头时,王宝玉却不好意思了,示意美女走开,他自己一把脱下,连忙弓着身子钻进了冲浪浴池里,美女抿嘴一乐,不忘给王宝玉抛一个媚眼儿。

阚振良则大方的让美女脱光了衣服,他的身上更黑,王宝玉还是扫了他下面一眼,顿时自信起來,切,别看阚振良长得人高马大,那里的大小根本就是很稀松平常嘛。

这就是人性的劣根,男浴池里的男人们,喜欢比下面的大小,而女浴室里的女人们,则喜欢比上面的大小。

阚振良也进入到冲浪浴池内,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浪花冲刷身体的快感,对身边的王宝玉道:“小王,振良集团有意在平川开设分公司,你有沒有意向做这边的负责人啊。”

如果换做王宝玉刚丢官那会儿,肯定会感激涕零的答应,但是现在的王宝玉,经历了这么多事儿,自然懂得无事献殷勤绝非好事儿这个道理,他婉言谢绝道:“阚总,感谢您高看我,我沒文化沒技能,更沒有管理能力,根本无法胜任。”

“那些都是下面人做的事儿,做为最高领导层,要做的事情只有一项,就是决策。”阚振良说得很轻松。

“决策就更不行了,要不怎么能从局长的位上下來呢。”王宝玉还是不答应。

“实不相瞒,我听说了你不少事儿,在跟黑手党斗争的过程中,你的决策起到了很大作用,是不可多得的预见性人才,这一点就不要谦虚了。”阚振良道。

“承蒙阚总的信任,我这个人沒啥远大志向,可小事儿不可大事儿。”王宝玉自嘲道。

“那就不勉强了,如果你有了好的项目,振良集团的储备资金还是很充足的,可以一起做。”阚振良道。

王宝玉再次表示感谢,心里却开始怀疑了,跟阚振良不过接触过两次,他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信任,频频抛出了橄榄枝。

自己和阚振良的利益链仅仅是围绕在李可人的画作上,难道阚振良想通过自己,以后买画的时候打个折扣,也不像吧,但除此之外,王宝玉实在不知道自己和阚振良能有什么瓜葛。

阚振良似乎看出了王宝玉的心思,呵呵笑着解释道:“王老弟,你在京城里的关系不一般啊。”

什么意思,京城什么关系,难道他认识欧阳局长,王宝玉摆手笑道:“京城里我除了阚总,几乎不认识别人。”

“上次的画展,可是一位主管商业的大领导给我打的电话,你别说不认识。”阚振良大有深意的说道。

原來如此,王宝玉一下子恍然大悟,心里一阵偷乐,敢情阚振良对自己这么好,是以为自己认识京城里主管商业的大领导,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欧阳局长安排的,跟自己一点关系也沒有。

“嘿嘿,也不熟,几面之缘而已。”王宝玉嘿嘿笑道,并不点破此事,这样也好,让阚振良对自己能有所忌惮。

冲浪浴池就是好,水流打在身上无比舒爽,半个小时后,王宝玉和阚振良离开了浴池,服务小姐立刻拿來了两件浴袍,两个人裹着浴袍,进入到更里面的一个房间内。

这是一个充满艺术感的房间,墙上挂着毕加索的抽象画,中间的空地上,是两张铺着白单子的按摩床,既然都來了,王宝玉也不想那么多,跟着阚振良分别趴在了按摩**。

很快就进來了两名按摩师,都是美貌的女子,一头乌丝梳成唐朝贵族女人流行的云朵髻,层层叠叠,丰满轻盈。

而身上只是一袭轻薄的丝质抹胸,三点半隐半现,个子高挑,前凸后翘,见了两位先是款款行了个礼,然后才面带微笑的上前轻轻拉开二人的浴袍,又小心的取出玫瑰精油,在二人的身上轻轻的涂抹了起來。

一丝不挂的王宝玉,心生一股堕落之感,但是,当按摩师那柔软滑腻的小手在后面时轻时重的滑动起來,他就立刻把那份所谓的正人君子,彻底抛到脑后去了。

真他娘的舒坦,或者说,真正有钱的日子就是天堂,王宝玉尽情的享受着女按摩师的服侍,舒服的双手紧紧握紧床单,差点哼哼出声,这才叫手艺,比神石村的要强无数倍。

而阚振良倒是表现平平,沒有任何反应,可能由于喝酒的原因,按了一会儿竟然就打起了呼噜。

“先生,放松。”按摩师那双温柔的小手轻轻放平王宝玉的胳膊,同时还把那块被抓皱的床单展平,王宝玉很囧,只当沒看见。

后背按摩完了,自然是前面,王宝玉有点不好意思,好在按摩师将一块毛巾遮住了他的羞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