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0 催方子

1890 催方子

到底是负责任的按摩师,柔若无骨的小手从胸前滑到大腿小腿,除了腿间的那个地方,甚至连脚趾头都细心的一根根揉了个遍。

王宝玉虽然也跟李可人偶尔进行这种异性按摩,但正规按摩师的水平明显更高,让人真有一种脱胎换骨,飘飘欲仙之感。

开始的时候,王宝玉还闭着眼睛装正经,后來,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美女按摩师那弹指欲破的雪肤,还有颤微微的胸脯和那条深深的事业线,尤其是由于香汗淋淋,丝质薄纱紧紧贴在身上,似乎透着一股诱惑的香气。

咋说王宝玉也是年轻小伙子,面对如此的诱惑,有些控制不住冲动,下面不由自主的将毛巾顶了起來。

按摩师当然发现了王宝玉身体上的变化,小脸红扑扑的,雪白的牙齿咬了咬嘴唇,但是,毕竟做这个行业见得多了,倒也不以为然,手法丝毫不乱。

王宝玉转头去看阚振良,心里却非常佩服阚振良的定力,下面一点反应也沒有,俨然一副坐怀不乱的君子风度,不一会儿,又传來了阚振良的呼噜声,竟然又睡着了。

终于结束了这场令人尴尬的按摩,王宝玉和阚振良重新穿上了浴袍,服务小姐送进來两只高级雪茄和一盘水果,两个人分别坐在按摩**,浑身放松的吸着烟。

“真舒服,精神好多了。”阚振良心情愉悦的说道。

睡了两觉能不舒服吗,王宝玉心里鄙夷了一个,但还是笑道:“这里按摩师的功夫了得,华清池果然不同凡响。”

“王老弟,如果你想找人进一步放松一下,我会让这里所有的小姐都來让你随便挑。”阚振良亲热的说道。

“我这个人有吃净口素的习惯,红尘女子从來不碰的。”王宝玉推辞道,跟陌生女人发生关系,他还是觉得不习惯,再说了,既然要跟夏一达结婚的,不能出轨。

“这个习惯好,我也只喜欢那种清纯的女孩子,这些庸脂俗粉,碰了反而脏了自己。”阚振良冲着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同和欣赏。

“呵呵,阚总身边的好女孩一定不少吧。”王宝玉觉得跟阚振良都已经赤诚相见了,开玩笑的问道。

“我只是远观而已,亵玩就不行了,唉,老弟,实不相瞒,你大哥我那方面已经废了。”阚振良叹气道,一脸的不甘。

嘿,王宝玉惊了一个,难怪他对女人沒反应,下面也不大,按摩还睡觉,原來是个残废,照这么说,他应该并沒有跟程雪曼发生什么,想到这里,王宝玉忽然觉得心里敞亮了不少,装作关心的又问:“阚大哥,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又不差钱,就沒有办法治疗吗。”

“男女之欢,毕竟是人生的一大乐趣,当然要想办法治了,不过医生说是先天发育的问題,根本就不能治。”阚振良道。

如果换做别人,王宝玉可能会拿出自己的春哥丸,帮助他治好这种毛病,毕竟这也是善举,一想到程雪曼,王宝玉就不想管了,总不能治好了他,让他对着程雪曼胡來吧,唉,也算是该着他倒霉。

“兄弟,我能跟你说这些,就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阚振良道。

“阚大哥,您尽管放心,替人保密这种基本公德,你兄弟我还是能做到的。”王宝玉连忙郑重表态。

“兄弟,大哥还想麻烦你一件事儿。”阚振良开口道。

王宝玉觉得阚振良如此相信自己,便毫不犹豫的说道:“只要兄弟能做到的,大哥尽管说。”

“你帮我多留意一些治疗这方面毛病的民间验方,只要有效果,多少钱都行。”阚振良道。

“沒问題。”王宝玉当即表态,这方面的方子手里就有,而且还是老神仙指点后改良的,就是不能给。

抽完了雪茄,两个人离开了浴池,回到了房间里,阚振良挽留王宝玉在这里住,王宝玉沒答应,执意要走,他怕在这里住完后,回家后会不习惯家里的床。

阚振良第二天就回了京城,开车來开车回,他还真是喜欢车,王宝玉还是每天去老年活动中心上班,哄着老人们开心,甚至还联合平川市老年大学搞了两次笔会,日子倒也过得无波无澜。

期间,偶尔阚振良会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最后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提到那个民间方子,王宝玉也总推辞说一直在找。

挂上电话之后,王宝玉也会起疑心,以阚振良的实力,要想找民间方子,大可搜罗上一大堆,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会找到呢,虽然吃了喝了人家的,王宝玉还是不想泄露自己春哥丸的秘密,也许内心深处的原因,还是程雪曼。

王宝玉想要过平静的生活,可是有人不高兴,此人正是市委书记的秘书乔伟业,他听说王宝玉搞了个老年活动中心,第一时间就跟市委书记汪卓然打了小报告。

“乔秘书,只要王宝玉不惹事,他还是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汪卓然摆手道,虽然他对王宝玉有成见,但也沒到必须赶尽杀绝的程度。

再说了,汪卓然清楚王宝玉和王一夫的关系,还偶尔出入尉兴邦的家里,听人说还是尉兴邦钦定的乘龙快婿,一个是政法书记,一个是纪委书记,那可是左膀右臂,汪卓然并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王宝玉,把自己搞成孤家寡人。

“可是王宝玉把一群老人聚在一起,还大多是些曾经有些权势的老干部、老领导,整天嘁嘁喳喳的,不知道密谋什么,王宝玉居心叵测。”乔伟业阴险的又说道。

“胡说,那些都是国家的老功臣,几十年的青春都贡献出來了,论一颗红心谁也沒有他们忠诚,小乔,你以后说话可得注意点儿,要是传出去有人找你算账,谁也替你开脱不了。”汪卓然很是不悦。

平川市这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都是两个光膀子扛着一个脑袋打拼过來的,现在生活富足了,可年纪也大了,还能沾什么光,即使沒有自己的亲人在里面,汪卓然也决不允许有人拿这些老人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