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1 吸血鬼

1891 吸血鬼

“王宝玉这次可是无照经营啊。”乔伟业不甘心的说道。

“那就通知工商局去看看。”汪卓然道。

“工商局分明被王宝玉收买了。”乔伟业辩解道,其实他还想说那些老人太霸道,阻碍执法,但看汪卓然脸色不好,愣是沒敢说出口。

果然,汪卓然恼了,心中道,尽管你乔伟业跟省里有关系,可是在平川市,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出去,干点正事儿。”

乔伟业退了出去,碰了一鼻子灰,懊恼无比,但是,他心里打定主意要整倒王宝玉,最好让王宝玉一贫如洗,然后,他再对夏一达发动猛烈的攻势,最终赢得芳心。

就在端午节的前夕,王宝玉接到了小月的电话,邀请他去家里玩。

王宝玉也正打算找小月,从洪立的情况看來,治疗癫痫的药,性能稳定,无副作用,可以用于给小月治疗。

來到尉兴邦的家里,只有小月一个人在,王宝玉当然喜欢这样,尉兴邦是个做事儿谨慎的人,要让他知道自己要给小月吃这种沒來头的药,还真未必能答应。

“王哥,我要毕业了。”小月道。

“好啊,本事儿都学到手了吧。”王宝玉高兴道。

“嘿嘿,沒问題,一个影视基地还想让我去那里工作呢。”小月道。

“这是好事儿,小月要有工作了。”王宝玉道。

“唉,还是被我推掉了。”小月又黯然道。

“为啥啊。”

“离家远,我怕我爸不放心,而且薪水也沒有想象的高。”小月支支吾吾的说道。

王宝玉叹了口气,揽过小月的肩膀,心疼的问道:“还是担心身上的毛病吧。”

小月很是无奈,还是点点头说道:“嗯,一旦发作了,实在太丢人了,我好容易才找回点自信,不想因此前功尽弃。”

“难道你就打算这样在家里呆一辈子吗。”

“我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小月略显沮丧。

“小月,哥这次给你带來了好消息。”王宝玉呵呵笑道。

“你要结婚了吗。”小月惊讶的问道。

“这事儿不着急,现在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我响应国家的号召。”王宝玉摆手道。

“夏姐姐上次來玩,说起你,脸上都是幸福,我祝福你们。”小月道,语气中却带着几分醋意,王宝玉明白小月的心思,说实话,他很喜欢小月这种直爽的性格,但是,内心中却早就把她当妹妹看了。

“小月,咱们不说这个,我给你带來一种特效药,能够治好你的癫痫。”王宝玉认真道。

“从哪看的,报纸杂志还是电视广告。”

“嘿嘿,都不是,是从一个老神仙那里得到的秘方。”

“哥,药我也曾经吃了不少,都快吃出來胃炎了,根本不管用。”小月道。

“这可是世间少有的好方子。”王宝玉强调道。

“卖药的都这么说。”小月才不相信。

“你哥啥时候骗过你,放心,一定有效,经过临床试验。”王宝玉道。

“我当然信你,就是你给我毒药,我都会吃的。”小月肯定的说道。

“不许胡说八道,听我的,好好服药,以后安心工作,再找个好男人。”王宝玉道,拿出了准备好的药丸,跟小月详细讲了服用方法,还叮嘱她要保密,先不要告诉尉书记。

小月点头答应,很爽快的当即服用了一颗,然后拉着王宝玉去楼上玩,说要把他画成西方的吸血鬼,这样才够酷。

“嘿嘿,怎么又迷上吸血鬼了。”王宝玉坐在小月的**,好奇的问道。

“吸血鬼可以永远不死,而且,他们很神秘。”小月道。

“永远不死,是这世间最大的惩罚。”王宝玉道,如果一个人活上一千年,心头该堆积不少事儿,这份沉重的心理负担,也会让人变成行尸走肉。

“我接受的惩罚已经够多了,早就不在乎,在我心里只有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活下去。”小月道。

王宝玉听着有些酸楚,不禁安慰道:“小月,你一定会成为一个正常人,有个爱你的男人和你爱的孩子。”

“我从不做这种梦,哥,戴上假牙。”小月从床头柜里,拿出了有两颗长长尖牙的牙套。

王宝玉为了逗小月开心,还是戴到了嘴里,小月又给他的脸画得雪白,又画上了黑眼圈,对着镜子一照,将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月,你这技术也太厉害了,我自己看了晚上都得做噩梦。”王宝玉真的感觉头皮都有些发麻。

小月咯咯笑个不停,还是托着下巴思索着,“总感觉哪里还少点步骤,哦,对了。”小月说着又在王宝玉嘴角抹了一点红色,轻轻晕开,之后,小月前后端详了一番,终于拍着巴掌说道,好啦。

啥啊,王宝玉好奇的又往镜子里看了一眼,连忙捂住眼睛,真是神來之笔,原來是嘴角添了一滴血,更显阴森恐怖。

“吸血鬼,你有什么样的超能量啊。”小月点着王宝玉的额头笑嘻嘻的问道。

“夜晚和鲜血才会激发我的力量,快让我來吸光你的血。”王宝玉玩心大起,伸着手指,呲着尖牙,向着小月扑去。

小月大笑着四处躲闪,王宝玉在后面追,顿时,嬉闹之声充满了温馨的闺房。

终于,小月被王宝玉抓到了,被推倒在**,她不停的求饶,左躲右闪,但哪里抵得过男人的力气,最后被王宝玉死死按着胳膊,动弹不得。

王宝玉瞪着眼睛,装成吸血鬼凶狠的样子,“我要喝掉你的血换來无休止的生命。”然后嘶吼一声,对着小月的脖颈就要咬下去。

小月起初还在躲闪,最后动也不动了,盯着王宝玉道:“我想跟你一起去死。”

丧气话,王宝玉听出了小月的话里的意思,含着深深的感情,但他觉得很不吉利,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姿势很暧昧,小月的脸红了,她陶醉的闭上眼中,将双手环住王宝玉的脖子,王宝玉也觉得热血沸腾,但他还是及时控制住自己脑海里龌蹉的想法,笑道,不玩了。

然而就在王宝玉起身的刹那,忽然抬头发现了小月床头,放着一个奇特的玩具,一下子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