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2 鸳鸯谱

1892 鸳鸯谱

是一头小木牛,看起來很憨厚,王宝玉认识这个东西,正是洪立设计的那个木牛流马。

沒想到,洪立想要追求的女孩子,竟然就是小月,说起來两个人还是病友,也算是缘分不浅。

“哥,你看什么啊。”小月不解的问道。

“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嘛。”王宝玉指了指那头小木牛。

“什么破玩意,除了会走路,一点意思都沒有。”小月道,起身抓起小木牛,就想往地上摔。

王宝玉连忙拉住小月,可不能摔,这东西可是花费了洪立不少的心血,当今很多知名设计师,怕也难以设计出这东西來。

“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吧。”小月无所谓的塞到了王宝玉的手里。

“嘿嘿,是汪求真送给你的。”王宝玉故意这么问。

“他算个屁,给老娘提鞋都不配。”小月骂道,到也沒隐瞒的说:“这是历史系的一个助教给我的东西,人长得还行,就是看着不來电。”

“小月,这东西一看就是手工做的,一片诚心可鉴。”王宝玉道。

“那又咋样,反正我不喜欢他,一说话还他娘的脸红,我看着就生气,恨不得踹他一脚。”小月气呼呼的说道。

哈哈,王宝玉放声大笑了起來,洪立要追小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小月要是能找到这样的归宿,自己这个做哥哥的肯定放一百个心。

王宝玉又套话:“助教都有工资的,就只送个木头。”

“喏,桌子上那套化妆品也是他送的,质量还可以,就是老年女人专用除皱的,碰到这种超级痴呆,真是无聊。”小月耸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

“那他是先送的化妆品还是先送的木头。”王宝玉忍住笑又问道。

小月一时不明白王宝玉什么意思,说道:“一块送的啊,他把木牛放到化妆品盒子里了。”

一块送,王宝玉简直要笑喷了,大概洪立也想不出到底该先送什么,只好一起奉上,小月性格不羁,汪求真那样的男孩子追求都不曾动心,但她却接受了洪立的礼物,也许潜意识里对这个小伙子心存好感,王宝玉有意撮合这对鸳鸯,劝道:“感情这东西就是缘分,既然來了,就别错过了,否则会后悔的。”

“你啥意思,干嘛非要把我推给别人啊,我又沒缠着你。”小月赌气的坐在床边,别过脸去。

王宝玉认定洪立是个小伙子,家境有不错,小月如果跟了他,肯定能过上好日子,再说了,两个人都患过癫痫,以后一旦发现了问題,谁也别说谁。

“小月,你听我说,我看你眼角发红,应该是缘分到了,女孩子总要找个归宿,要个孩子。”王宝玉轻轻搂着小月的肩膀道。

“说不准哪天就死了,我才不要孩子呢。”小月道。

“别丧气,你只要按时服用我给你的药,不出一年,病就会全好。”王宝玉柔声劝慰道。

“死了更好,我才不在乎呢。”小月别过脸说道。

“嘿嘿,傻丫头,有哥在,我也不会让你去死,我还等着你给我拜百岁大寿呢。”

小月转头定定的看着王宝玉,忽然一下子就扑进了王宝玉的怀里,哽咽道:“哥,在这个世上,就属你对我最好。”

“傻丫头,心疼你的人很多。”王宝玉拍着她的后背说。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小月道。

“你是我妹妹,跟琳琳是一样的位置。”王宝玉道。

“嗯,能做你一辈子的妹妹也好。”小月扑哧一声笑了出來。

“洪立人不错,有文化有修养,将來肯定是个好男人。”王宝玉道。

“就一个穷酸教书匠。”

“当今社会这样好学的男孩子可不多。”

“哥,你认识他。”小月吃惊的从王宝玉的怀里挣脱了出來。

王宝玉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只好实话实说,道:“小月,这是一个秘密,你可一定不能跟任何人说。”

小月点了点头,笑道:“就你的秘密最多。”

“洪立的家境大概你也清楚,其实,他也是个癫痫病患者,而且症状比你更严重。”王宝玉道。

啊,小月一脸惊愕,显然沒有想到:“难怪他不常來上班呢,同学都说他是仗着自己老子是领导的原因混工资。”

“所以说,你们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洪立和你一样,也是个内心苦闷的人,上天对你们有着共同的安排,你们又在一个学校里相识,难道不是缘分吗。”王宝玉说道。

“哥,你啥意思,难道说我非要找个病友,将來再生个小病娃,切,那可真成了一家人。”小月不高兴了。

“嘿嘿,听我说完啊,他的病通过服用我给你的那种药,已经治愈了,否则,他又怎么会鼓起勇气主动追求你呢。”王宝玉笑着解释道。

“什么,他真的治好了,哥,你不是在忽悠我吧。”小月不敢相信的问。

“嘿嘿,你沒有发现他最近上班不缺勤了吗。”王宝玉自信的说道。

“我又不在历史系,哪知道啊,不过他好像确实來学校很勤。”小月想了想说道。

“是啊,说起來也挺不好意思的,你是我妹妹,我拿到方子后,先拿他当的试验田,实验结果很满意,我才敢给你用。”王宝玉如此解释道。

哈哈,小月手舞足蹈的大笑起來,现在**打滚,随后站起來來,猛得凑过來,吧唧一声就亲在王宝玉的脸上,无比幸福的说道:“哥,你真是心疼我啊。”

“你是我妹妹,他嘛,只是我的好朋友。”王宝玉擦了擦脸,有点尴尬的说道。

“你放心,这件事儿我到死都不会讲出去的,嘿嘿。”小月笑得一脸灿烂,因为她看到了美好生活的希望,“哥,我再吃一粒药丸吧。”

“不行,药哪有胡乱多吃的。”王宝玉连忙打断她的念头,又说道:“是不是可以考虑跟洪立相处一下,你哥的眼光不会错的。”

“唉,那就试试吧。”小月无奈的叹气道。

离开了小月那里,王宝玉觉得身上很轻松,仿佛又卸下了一个担子,暗自祝福小月和洪立这一对苦命娃,能够共结连理,恩恩爱爱,相扶到白头。

就在几天之后,王宝玉意外接到了阚振良的电话,他很客气的向王宝玉要个汇款账户,几个意思。

(本周,小术士几个华丽丽的订阅堂主诞生,熊熊66、菲常想你、136955*****、雄鹰888666,感谢你们一路以來的支持,同时感谢absurdering、盈发琴琴是红蜻蜓、182266*****、流窜犯001、隆昌果果等元老级读者的支持,谢谢你们从一开始就支持小术士,毫不夸张的说,小术士最消沉最无助的写作时期,是你们每天出现的身影给了酒家写作的动力,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