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3 丑姑娘

1893 丑姑娘

“阚大哥,这是干什么啊。”王宝玉不解的问。

“既然麻烦兄弟你帮我找药方,不能白出力,先给你兄弟一百万的辛苦费吧。”阚振良大方的说道。

什么,一百万,出手还真是大方啊,王宝玉很心动,但经历了这么多,他虽然称不上老江湖,也绝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

“咱们既然是兄弟,给钱就见外了,这钱不能要,等真找到了有效的药方,我一定奉上。”王宝玉婉言拒绝,钱固然诱人,但是來得太容易,就可能隐藏着凶险。

“兄弟,我相信你一定行,这笔钱是小意思。”阚振良道。

一定行,难道说他知道自己有这个药方,王宝玉顿时起了疑心,又说道:“大哥,给钱会影响咱们兄弟的感情,钱不要,事儿嘛,我一定留心。”

见王宝玉如此坚持,阚振良道了声感谢,挂断了电话。

王宝玉多少有点后悔,如果不是因为有程雪曼,他肯定会把药方给阚振良,到时候要阚振良一千万也有可能,唉,一千万就这么沒了,但是,他也忽然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題,那就是,自己手里的这个能让男人雄起的药方,其价值绝不可小视。

说不定阚振良也多少知道点自己的本事,所以才敢先砸一百万过來,究竟要不要给他,还是先等等吧。

这天晚上,王宝玉意外接到了孟耀辉的电话,嬉皮笑脸的打听王宝玉何时结婚。

“是你小子要结婚了吧。”王宝玉笑问。

“嘿嘿,就在后天,可否赏脸來捧场啊。”孟耀辉问道。

“在哪儿举办啊。”

“当然是县里,市里办婚礼费用太高。”

“嘿嘿,你小子大手大脚的也懂得节省。”

“我爸不掏钱,光我俩那点积蓄不够折腾。”孟耀辉嘿嘿笑道。

“新娘子是谁家的千金啊。”王宝玉问。

“你见过的,还问。”孟耀辉不满的说道。

“那个丑姑娘。”王宝玉吃惊的问。

“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她的皮肤嫩的像绸缎,以后就是你嫂子了,你积点口德啊。”孟耀辉道。

嘿,这小子还真是口味独特,有个性,王宝玉又问:“你家里人都同意了。”

“同意个屁,不能管那么多了,反正我们领证了,他们管不着。”孟耀辉很叛逆的说道。

“好吧,准备好酒菜,后天我一准到。”王宝玉答应道。

孟耀辉婚礼这天,天空晴朗,艳阳高照,倒是个难得的好天气,王宝玉准备了五万块钱,一早就开车直奔富宁县而去。

婚礼定在富宁大酒店,孟耀辉好歹也是县教育局长,市里又有关系,來的人自然不少,其中就有县委书记孙大成和县长张存志。

二人见了王宝玉还是很客气,询问了王宝玉的近况,王宝玉含糊的说混日子,孙大成表示,如果王宝玉想回县里工作,他可以到上面活动一下。

王宝玉表示感谢,却婉拒了孙大成的好意,自己真不适合当官,还是好好经营老年活动中心吧。

见到了一对新人,新娘踩着快二十厘米的高跟鞋总算是撵到了新郎的下巴壳子,不至于看上去不协调。

王宝玉满脸堆笑的递了厚厚的红包,还违心了夸赞了孟耀辉媳妇漂亮,一看就是贤惠人,孟耀辉满脸幸福,看样子对这个媳妇,发自内心的满意。

婚礼定在十点十分,尽管孟耀辉的家人对此不满意,孟老爷子和孟耀辉的父母到底还是來参加了婚礼,自是对这个媳妇,沒啥好脸。

孟海潮大概认为自己的位置不适合出席这样的活动,并沒有露面,但也捎來了一个厚厚的红包。

“宝玉。”

王宝玉帮不上啥忙,正闲的沒事儿,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是正好遇到了前來参加婚礼的程国栋,连忙起身迎了过去。

“程书记,好久不见了,一切可好啊。”

“还好,宝玉,我早就听说了你丢官的事儿,实在不行,來厂子跟我一起干吧,如今厂子效益今非昔比,虽然比不上市里的大企业,比起一般单位还是绰绰有余的。”程国栋如今意气风发,诚意发出了邀请。

如果王宝玉想要进企业,完全可以进兴北集团的总部,但是他根本就不是那种能塌下腰给别人打工的人,一番感谢之后,婉言谢绝,“多谢程书记记挂,我市里还有些事沒有处理好,如果有机会,一定打扰。”

“宝玉,遇到雪曼那孩子,一定帮我说说她,太不像话了。”谈起了女儿,程国栋一脸的无奈。

“雪曼不是在京城好好的吗。”王宝玉问道。

“过年也不回家,甚至都很少打电话,还说自己有钱了,一个还在学习的女孩子,哪來的钱,真是不省心。”程国栋道。

“雪曼已经大了,她能够分清事情的黑白曲直,程书记,你也不要过于担忧。”王宝玉劝道,其实心里也是不高兴,程雪曼所谓的有钱,很有可能就是來自于阚振良,而阚振良那方面不行,为什么要留程雪曼在身边,说不准就有什么阴谋。

而且,到今天为止,程雪曼依旧沒來过一次电话,更不用说还那二十万,王宝玉现在不差这点钱,可还是有种被程雪曼耍了的感觉。

哎,程国栋抬眼看了看婚礼现场,感慨的说道:“你和雪曼的年纪也都不小了,要是雪曼能收收心思,说不定我都当上了外公,说起來,还是雪曼这孩子沒福气。”

王宝玉一脸窘迫,自己和程雪曼那一页早就掀了过去,多提无益,只是笑着说道:“还是缘分不够吧。”

“这事儿也怪我,早知道有今天,当初我就不该拦着你们的事儿,现在雪曼大了,翅膀也硬了,我这里一摊事,想管也管不着。”程国栋懊悔的说道。

“程书记,儿孙自有儿孙福,相信雪曼也会找到自己满意的归宿。”王宝玉道。

“见到她,一定帮我劝她洁身自爱,别等到青春沒了,混到沒人要。”程国栋如此说,也算是真沒拿王宝玉当成外人。

“嗯,如果有机会见到她,我一定会说她的。”王宝玉答应道。

两人正说着,婚礼进行曲响了起來,只有新人才是今天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