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4 缺根筋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94 缺根筋

婚礼的程序无非都是那样,放着婚礼进行曲,新郎新娘走红地毯,交换戒指,然后便是敬拜双方父母,开席吃喝。

如今王宝玉不当官了,便没去跟孙大成等人那桌掺和,坐到了政研室那桌,政研室变化不大,还是那三个活宝,周百通、董焻起和石立宏。

“百事通,最近县里有啥新闻啊?”王宝玉笑呵呵问周百通。

“有啊!冬瓜皮的媳妇生了双胞胎。”周百通指着董焻起道。

“俩闺女,一对赔钱货。”石立宏嘲笑道。

“臭嘴,懂个屁,生姑娘多好,不用攒钱买房子,两姑爷孝敬。”董焻起恼道。

“冬瓜皮说得有道理。”王宝玉表示支持,如今的儿子就是不如姑娘,远了不说,就看孟耀辉对矮胖丑老丈母娘的谄媚样,足以证明了有女儿的好处。

“嘿嘿,到底是市里的大官有眼光。”董焻起得意道。

“县里有没有什么招商引资的举动?”王宝玉好奇的又问。

“别说,去年还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就是没成。”周百通思索道。

“不就是京城大富商来投资的事情嘛,我就觉得那是个骗子,咱们县这么小,投资也不会有啥收益。”董焻起道。

“到底是有钱人,出手阔绰,咱们这样的小办公室,人家也支持了两万的经费。”石立宏艳羡道。

哦!王宝玉吃惊了一个,忙问:“什么大富商啊?”

“说起来吓你一跳,京城第一商业富豪,振良集团老总阚振良。”百事通道。

王宝玉确实吓了一跳,但不是因为此人的名号,而是实在不理解,阚振良为什么到富宁县来联系投资,富宁县并没有什么优势资源。

“嘿嘿,听说过,他来都干了些什么啊?”王宝玉问。

“县里从上到下的领导都被他请了个遍,说是要投资成立绿色食品基地,后来就没了下文,不过,他到底还是赔了,据说,光上下打点就花了近百万呢!”周百通道。

“这肯定不行,咱们县里交通不便利,绿色食品运输都成了大问题。”王宝玉道。

“人家考虑事情的方法不一样,你猜他选的地方在哪里啊?”周百通神秘的问道。

“猜不到,总不会是山沟沟里吧!”王宝玉摇头道。

“嘿嘿,他选择的地方,是你的老家,东风村,还去实地考察了呢!”周百通道。

去东风村搞绿色食品基地,纯属瞎扯淡,真不知道阚振良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王宝玉不解的问道:“东风村现在的模式多是以木耳养殖为主,要说起来发展空间,还是神石村更合适一些。”

啪,周百通使劲在腿上拍了一下,吓了王宝玉一跳,只见他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到底是在大城市里混过的人,有眼光。阚振良也是这么想的,先是去柳河镇看了看,又去神石村考察了。”

是吗?王宝玉一阵诧异,按理说别人做生意和自己没个屁关系,但是他隐约觉得里面有些不对劲,阚振良在京城做生意,但是他的手却一路伸向平川市、富宁县、柳河镇、东风村和神石村,细心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些全是自己曾经待过的地方!

多年的离奇遭遇让王宝玉这个愣头小子多少长点心眼,试探性的问道:“除了刚才说的,那个阚总还有没有去过其他地方?”

董焻起想了想摇头说道:“不知道,好像是没有把。不过人家是大老板,生意上的事儿哪能让咱们全知道啊?来,宝玉,许久不见,喝酒,喝酒!”

三个活宝遇到这种场合,自然是一顿胡吃海喝,恨不得把随份子的钱都吃喝回来,王宝玉被他们轮番敬酒,不知不觉,竟然有了几分的醉意。

当然,敬酒的不只是他们,县里的有关领导,凡是跟王宝玉熟悉的,也纷纷过来客气的敬酒,其中已经有些知道了消息,王宝玉虽然不当官了,势力依旧不可小视,后爹是政法委书记,而且,还跟很多市里的领导都是关系匪浅,听说和京城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因此在县级干部眼里,王宝玉就是领导。

轮番轰炸之下,王宝玉喝得五荤六素,孟耀辉带着新娘子来敬酒,王宝玉根本就喝不下去。

“要不就喝点红酒?”新娘脸红扑扑的,说话声音小得像蚊子,可爱算不上,倒是有点可怜巴巴的。

王宝玉于心不忍,接过新娘小胖手递过来的两杯红酒,一饮而尽,道了一声恭喜。

“宝玉,这是不给面子嘛!怎么也得喝点白的!”孟耀辉道,让人拿来了一瓶茅台,算是高看了王宝玉,别人肯定轮不上这种好酒。

孟耀辉的媳妇抿着嘴,扭扭捏捏的又举着杯,王宝玉没法子,还是喝了三杯,感觉这酒可真他娘的辣。

“祝你们携手同心,白头到老,永不分离。”王宝玉醉眼朦胧的说道。

“对,来年再生个大胖小子!”周百通三人也跟着起哄。

新娘羞得立刻躲到孟耀辉身后,小胖脸几乎都钻到了孟耀辉的怀里,一下子搞得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这脸皮薄的,也太不经夸了啊。

“嘿嘿,多谢大家捧场,吃好喝好。宝玉,我们可是等着喝你的喜酒呢!”孟耀辉说着,骄傲的搂着娇滴滴的新娘又去下一桌了。

“孟局长的媳妇是不是脑袋缺根筋啊?”石立宏小声的问道。

“我看是孟局长缺根筋。”董焻起嘿嘿笑道。

周百通立刻给两人使了个眼色,孟耀辉的铁哥们就在这里坐着呢,示意他们说话小心点。

其实王宝玉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茅台的辣味呛得嗓子都疼,因为酒喝得不舒服,王宝玉便提前告辞,他开上车,总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使劲眨两下,连带的头疼欲裂,开到县第一人民医院门口的时候,更是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王宝玉推开车门哇的一声就吐了,难以忍受的胃痛让人都直不起身子。

不行,一定是酒精中毒了,王宝玉连忙下了车,跌跌撞撞的进了县医院,刚进门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