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5 不管孩子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895 不管孩子

当王宝玉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女人脸,正是小护士白云飞。如今白云飞已经升格为护士长,她一见是王宝玉,便没让其他的护士来照顾,由她亲自出马照顾这个熟悉的病人。

“哼,不能喝干嘛喝那么多啊?”白云飞嗔怪道。

“好像也不多!”王宝玉道,却盯着白云飞看,当年的小丫头,如今已经变得丰满了很多,一看就是嫁做人妇了。

“你血液里的酒精浓度,都能点着了,还测出了工业酒精。”白云飞一边给王宝玉换吊瓶,一边吓唬道。

王宝玉一阵恼火,就喝着那茅台不对味,指定是假酒。孟耀辉这小子,得不到家里的经济支持,又好面子,一定是买了便宜货。奶奶的,还灌了老子好几大杯,要不是看你是新人,肯定打电话过去骂他一顿。

不过因祸得福,看到以前的故人,感觉也是蛮好的,王宝玉笑嘻嘻的问道:“白云飞,结婚了吧?”

“结婚一年多了,随便找一个呗。”白云飞道。

“一定是那方面能力不行的。”王宝玉打趣道。

“嘿嘿,反正比你强。”白云飞嘿嘿笑,又说:“你这个人最没良心了,走了连个电话也没有,唉,可惜我把**白白给了你。”

“所以啊,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你呢,也永远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最美好的记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相见不如想念。”王宝玉厚颜无耻的说道。

“想不想今晚再回忆一下美好啊?”白云飞面带春色道。

“我身体都这样了,还是算了吧!”王宝玉心里痒痒的,但还是没答应,毕竟下决心不再背叛夏一达,做人就要坚守底线。

“没良心的,你还记不记得曾经说过的话?”白云飞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我说的话很多,不知道是哪一句?”王宝玉笑道。

“你说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当时说没想好。”白云飞道。

“那你现在想好了吗?”王宝玉隐约记起好像跟白云飞说过,便问道。

“我刚刚想好了,我要用一下你下面这个东西,然后生个孩子。”白云飞语出惊人。

“我要出院了。”王宝玉挣扎着起身道,这也太疯狂了,自己的种子可不能随便给人,流落在外面的一个儿子就够闹心的了,怎么可能再弄出一个来。

“瞧你那熊样,逗你玩的,没看出来吗,我都已经三个月了。”白云飞摸着自己的小腹笑道。

“还真是吓了我一头汗,酒劲全过去了。”王宝玉擦着脑门道。

“算了,当初我也是跟你玩玩,你也对我没啥真心,这样最好,互不相欠。”白云飞道,推着小车子出去了。

王宝玉就在医院里住了一晚,长夜漫漫寂寞难耐,白云飞又有了身孕,当然不会冒险,无聊透顶的王宝玉越想越恼,今晚你孟耀辉洞房花烛,老子在这里受苦受罪,还真是好哥们!生气归生气,孟耀辉也是无心之失,自己也没有大碍,不能太较真。

第二天一早,白云飞就又来了,这次却真的提出了一个要求,希望王宝玉能帮着给将来的孩子起个名字。

开了一年多卦馆,这种事儿自然不在话下,白云飞的男人姓胡,王宝玉张口就来,男孩就叫胡白话,女孩叫胡白给,气得白云飞使劲的过来捶他。

“连孩子的玩笑都开啊,没良心!”

“嘿嘿,活跃下气氛嘛。男孩叫胡正一,女孩叫胡亦楠,怎样?”王宝玉问道。

“有什么意义吗?”白云飞眨着眼睛问道。

“男孩正派始终如一,女孩如同楠木,飘香而不媚俗。”王宝玉解释道。

白云飞总算是稍微满意,她找王宝玉取名的原因,还是听说了王宝玉在市里开了一家卦馆。笑道:“没用的药我自作主张给你免了,少说也得二百多,省下的钱算是给你操心费。”

嘿嘿,王宝玉伸胳膊伸腿,觉得彻底恢复了精神,便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回平川。

在收费口处,王宝玉交完了费用,一转头,只见身后站着一个身材矮小形容猥琐的男人,一幅农村人的打扮。此人一见王宝玉,顿时面露慌张,装作没看见,转身就想溜。

王宝玉怒从中来,大吼一声:“站住!”

这一嗓子吓得好几个人都站住了,王宝玉径直走到那个男人跟前,唬着脸抱着膀子拦住他的去路。

男人讪笑着打招呼:“是宝玉啊,咋碰到你了,不是在市里吗?”

此人王宝玉自然非常熟悉,正是钱美凤嫁过的那个男人杨纬!一见是他,王宝玉顿时一阵恼火,上前揪着他的脖领子质问:“杨纬,你他娘的真不算是个男人,女儿都长那么大了,竟然狠心到一次也不去看。”

杨纬拼命的挣扎着,辩解道:“我不是没感情的人,美凤根本就不搭理我啊!”

“那孩子呢?多多这么好的孩子,天天找爸爸,你这个鸟人倒是活的挺滋润的,心里亏不亏啊!”王宝玉道。

“这都得赖美凤,她那牛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但凡美凤对我好点,我也能对孩子好。我们全家也能对她们娘俩好!”

杨纬的辩解让王宝玉火气更大了,一拳毫不客气的挥了过去,骂道:“你他娘的就是胡放屁!你们两口子不和关孩子什么事儿啊,美凤一辈子不给你好脸,你就一辈子不管孩子?”

杨纬夸张的大声叫嚷起来,疼死啦,打死人啦!立刻不少人都好热闹的围了过来,这是一名医院的保安也疾步走了过来,大声说道:“不许在这里打架!”

“我没打架,我这是教训他。”王宝玉没好气的说道。

“那也不能在医院闹事儿啊,病人都需要安静的环境。”保安说道。

是啊,是啊,太没公德了!周围人也纷纷指责两人喧闹的行为。

呸,王宝玉只得松开手,没想到杨纬起身就跑,比兔子还快,王宝玉在后面又骂了几句,但也就作罢了。

生气归生气,这种事儿还是跟美凤有关系,当初离婚也是美凤坚持提出的,而且还没附加抚养费等任何条件,人家杨家理直气壮可以不管孩子,只是可怜多多总是幻想一家三口的幸福时光,哎。

“宝玉,为什么这样生气啊?”白云飞看了一场戏,呵呵笑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