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6 一儿一女

1896 一儿一女

“唉,不怕你笑话,我姐就嫁给了这个人,沒多久就离了婚,还生了一个女儿,连坐月子都是我娘伺候的,这兔崽子倒是活的逍遥自在,对亲生女儿不管不顾,别说是拿钱拿东西,就是个电话也沒有,我就沒见过如此绝情的爹。”王宝玉边走边叹气道。

“呵呵,怪不着人家,你姐的作风一定有问題。”白云飞道。

“滚,你才作风有问題呢,再说我姐就跟你不客气了。”王宝玉立刻就恼了,眼睛瞪得溜圆。

“呦,我可是孕妇,你还敢打我啊,我说得是实情,现在全县里的鲜奶几乎全让你姐给霸占了,后面沒几个男人撑腰,能干起來买卖。”白云飞不以为然的说道,看來钱美凤已经名气很响亮了。

“少他娘的胡放屁,那都是我姐通过奋斗赚來的,我刚才揍人沒过瘾,你别惹我。”王宝玉瞪着眼珠子低吼道,美凤什么样的人他最清楚,岂容他人随意诋毁。

“哼,事实胜过雄辩,这个男人來过医院好多次了,跟他的名字一样,是天生的阳-痿,**成活率几乎为零,根本就不可能有孩子,你姐啥德行,这回你该知道了吧。”白云飞也恼了,气哼哼的转身回了医院。

王宝玉呆在了当场,从白云飞的表情看,她说得是真的,难怪杨纬从來不去看多多,原來多多并不是他的女儿。

那多多又是谁的孩子,从未听说过美凤还接触过其他的男人,杨纬的父亲是村长,美凤嫁过去后,自己宝二爷的头衔罩着她,也不会再有男人敢打她的主意啊。

王宝玉开上车,一路往平川去,路上却反复思量着这件事儿,美凤到底跟谁有的孩子啊,为什么沒听她提起过这个男人呢。

是不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的欺负了美凤,美凤被婆家嫌弃给休了回來,王宝玉沒边沒际的胡乱猜测,但是心情却越來越烦躁,他隐约感觉到了心底的悸动,但是却极力回避这个事实。

“爸爸。”多多的声音忽然从耳边响起,王宝玉一怔,吱呀一声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明白了。

多多是个早产儿,如果美凤撒了谎,多多那就是足月出生的,按照日子推断,受孕的日子正应该是新年,新年,就是那个新年,王宝玉跟美凤在她家里,疯狂**了一晚。

如今看來这一切都是钱美凤预谋好的,她就是想跟自己要个孩子,而自己稀里糊涂的上了那么多年的当。

而钱美凤一直想告诉自己很大很大的秘密,看來也是多多的事情,多多应该是自己的女儿,难怪都说她长得像琳琳,因为琳琳根本就是她的亲姑姑啊,也难怪美凤让多多喊干爹干妈爷爷奶奶,在这个家就像个主人一样,因为她沒把自己当外人。

王宝玉顿时眼睛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來,也许自己早该意识到这个问題,如今一个儿子在外下落不明,亲生女儿又冒了出來,叫人如何承受。

啊,,,王宝玉扯着嗓子大吼了两声,随即,不管不顾的拿起手机,打给了钱美凤,不管自己如何猜测,他都要听到一个明确的答案。

“宝玉,咋想起來打电话了。”钱美凤笑问道。

“钱美凤,你给我老实说,多多到底是谁的孩子。”王宝玉大声的喊道。

“宝玉,你这是怎么了,干嘛大喊大叫的。”钱美凤不满的问道,但是底气明显不足。

“你他娘的别瞒我了,多多是不是咱们的孩子。”王宝玉抑制不住自己情绪,怒气冲冲的逼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你听到了啥。”钱美凤问道。

“老子就问你是还是不是,。”

钱美凤沉默了良久,终于说了一个字:“是。”

“你。”王宝玉说不出话來。

钱美凤以为王宝玉终于记起自己的好,动情的说道:“宝玉,你别激动,我愿意为你付出……”

“付你娘的蛋,钱美凤,你个混蛋,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隐瞒了这么多年,我操,你当老子是傻逼啊,随便被你个傻娘们玩弄于股掌之中,我操,你他娘的真是不知死活,我认识你就是倒了八百辈子邪霉。”王宝玉盛怒之下骂个不停。

钱美凤被骂愣了,回过神來,也恼怒的回骂道:“王宝玉,你才别给脸不要脸,你才是个花心的混蛋,孩子是我生的,也是我养的,现在我也能赚钱,能给她一切,你整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管过多多什么呀,我现在给你把话放这里,就是你想认多多,我也不同意,你给我去死吧。”

“怎么沒关系,那是我的女儿啊,还叫了那么多年的舅舅,你,你真是造孽,钱美凤,你的脑子是不是让牛给踢坏了,你个傻娘们整天都寻思个啥,你以为自己悄不声的给我生个孩子,我就会感激涕零娶你当老婆,我呸,跟老子耍心眼的人都沒有好下场,老子要谁也不要你,我现在想到你就觉得恶心。”王宝玉激动之下,恶语相加。

王宝玉看不见钱美凤流出的痛苦泪水,她几乎咬破了嘴唇才忍住哭声,大声的嚷嚷道:“你当初心里只有那个程雪曼,根本就沒有我,也沒有这个女儿,王宝玉,我再强调一遍,女儿是我的,跟你沒关系,你最好闭住你的臭嘴,要是让爹娘知道了,你就永远别想见到多多,我说到做到,你自己看着办。”

“你敢威胁老子,老子告不死你,喂,喂。”钱美凤已然挂掉了电话,王宝玉愤怒的差点砸了手机。

王宝玉直直的坐在车里,心中的思绪无比复杂,无论如何他也沒想到,多多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而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已经欠了多多太多的亲情。

王宝玉承认自己对美凤的态度不好,理由有很多,也许更多的是外面的儿子找不到,所以才把怒气加倍撒在她的身上。

还沒结婚,就已经冒出來一儿一女,夏一达勉强接受了自己和唐蔷薇的儿子,那是因为她觉得父子俩沒有团圆的可能,而多多就在身边,她还会接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