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7 掉头发

1897 掉头发

也不知道就这样坐了多久,直到天边夕阳西下,晚霞满天,王宝玉才颓唐的发动了车子,缓缓的回到了平川。

一连几天,王宝玉都是闷闷不乐,睡不着吃不下饭,李可人问了几句,王宝玉也不说,每每想起美凤,他就觉得很生气,而想起多多,又心生歉疚。

这天,到底沒忍住,王宝玉还是给家里打去了电话,是美凤接的,自己刚喂了一声,就听她喊,“娘,你那沒良心的儿子打电话來了。”

“美凤,那天我脾气大了点,别往心里去啊。”王宝玉道歉道。

沒想到钱美凤不领情,冷冷的说道:“我就当你是条疯狗。”

王宝玉刚要发火,干妈的脚步声传來,接过來电话,高兴的问道:“儿,咋想起打电话了。”

唉,大家上來都这么问,可见自己给家里打电话是多么少,王宝玉道:“娘,最近身体还好吧。”

“好着呢,放心吧。”林召娣道。

“多多在不在啊。”王宝玉试探的问道。

“多多,舅舅的电话。”林召娣喊道。

“舅舅,你想我了。”稚嫩的童音传入耳畔,王宝玉又想落泪,笑道:“多多那么可爱,当然会想啊。”

“嘻嘻,我也想舅舅了,啥时候带我去市里玩啊。”多多问。

“玩什么玩。”钱美凤的声音传來,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钱美凤,你真是不像话,王宝玉忿忿难平,想再次拨通电话把她臭骂一顿,却又无可奈何,钱美凤就是个牛脾气,如果真把她给惹急了,说不定她真敢带着多多离开神石村,不光自己见不着了,干爹干妈也会见不着,两个老人从小把多多带在身边,当亲孙女般的疼,如果钱美凤把孩子带走,两个老人肯定能病倒。

王宝玉咬着牙忍住发火的冲动,耳边总是回荡着多多的声音,和那幅儿童画的场景,怎么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不管是谁的错,难道都要由孩子來承担吗,哎。

这几天,王宝玉想了很多,事情发展到今天,自己的感情生活已经成了一团糟,先是唐蔷薇有了自己的儿子,现在又证实多多就是自己的女儿,而自己却跟夏一达建立了恋爱关系,还有结婚的打算。

纠结于这些事情中的王宝玉,难以自拔,感觉头发都掉的厉害,每次洗头都是一把把的掉,再这么下去就能看见头皮。

直到甄优美的一个电话才把王宝玉从这些情绪中惊醒,老年活动中心出事了。

“怎么回事儿。”王宝玉急问道。

“一个姓裴的会员,在刚要登上通勤车的时候,被后面突然开來的一辆摩托车撞倒了,住进了医院,撞人的小伙子是个小伙子,已经逃走了,至今沒有抓到。”甄优美道。

“伤得很厉害吗。”王宝玉连忙问道。

“还沒有打听到,但是据目击会员称,也就是被摩托车带倒了而已,被救护车抬走的时候意识清晰,不会有太大问題,但是他的家属意见很大。”甄优美道。

“那又怎么了,又不是咱的车碰到老人,跟咱们有什么关系。”王宝玉不解的问。

“那个人就是信息港裴近峰的老爹,据说,裴近峰刚才过來大闹,让我们赔偿,而且数额巨大,我不答应,这功夫可能去市委市政府闹了。”甄优美道。

靠,还真是巧,居然是死对头裴近峰的老爹,也怪自己当时光顾着赚钱,沒多问一句,要知道这样,说啥也不能收留这个老头啊。

既然裴近峰去上头闹,事情绝不能小视,王宝玉连忙放下那些心事儿,急匆匆的赶往老年活动中心。

活动中心还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老人们根本沒把这当回事儿,依旧欢声笑语的玩得很开心,毕竟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生死的问題早已看淡。

“孙子,不用在乎这事儿,老裴是他自己倒霉,跟咱们沒关系。”王莅见王宝玉脸色不好,过來安慰道。

“就是,谁敢找咱们别扭,让我儿子免了他的官。”孟老爷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老吕可是不是吃素的,谁敢跟咱们对着干,老子指挥千军万马……”吕司令说道。

“行了,别吹了,你现在也就能指挥媳妇。”孟老爷子不屑道。

“你还连媳妇都指挥不了呢。”吕司令瞪眼道。

“说着我孙子的事儿呢,怎么又扯上你媳妇,孙子,你放心,打官司咱也不怕,第一,老裴不是在咱们的通勤车上遇到意外的,第二,更不是在咱们活动中心,就凭着这两条,谁也挑不出理來。”王莅说道。

“我说老王,老裴可是在赶往活动中心的过程中受伤的,要是他们咬住这点怎么办。”孟老爷子问道。

“嘿嘿,老裴有医保,还是自己爬到担架上的呢,全赔能有几个钱。”王莅不以为然。

王宝玉心里一阵温暖,老人们的话虽然不能当真,却是肺腑之言,在表示由衷的感谢后,这才回到了屋内。

甄优美随即就跟了进來,详细汇报了裴近峰來闹事儿的情况,而且,裴近峰临走时还扬言要搞垮老年活动中心。

“这事儿不奇怪,他原本就跟我有仇,再加上老爹住院,新仇旧恨,换谁都会发飙的。”王宝玉道。

“可是他去政府闹,咱们沒有合法手续,事情怕是不妙。”甄优美不无担忧的说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王宝玉道。

“弟,你这一步步的走得可真难。”面临着再次失业的甄优美,此时也是颇有感慨。

“哎,只要是难不死就能挺过去。”王宝玉无奈的揉着太阳穴说道。

甄优美出去后,王宝玉先给一个人打去了电话,正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女律师于敏,当初跟裴近峰打官司,正是她出的主意。

王宝玉目前惦记的不是关停老年活动中心的事儿,而是,裴近峰的老爹住院,情况有些严重,作为老年活动中心的当事方,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

“于律师,好久不见了,一向可好。”王宝玉客气的问候。

“呵呵,是王主任,难得还记得我。”于敏笑道。

(下面插播一条广告:11-12日,主站贵宾、盖章、订阅消费五折优惠,亲们下手要快啦,手机网更有1111天超划算包月大礼包,详情加群:22198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