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8 多大责任

1898 多大责任

“嘿嘿,怎么会不记得呢,上次的事情多亏了你,一直沒有机会当面道谢,于律师可不要见外。”王宝玉嘿嘿笑道。

“呵呵,应该的,这次又有什么安排和指示。”于敏说话不墨迹,直截了当的问。

“安排指示谈不到,我现在也是草民一个,摊上了点闹心的事儿,想跟你咨询一下。”王宝玉道。

“嗯,力所能及的,当然沒问題。”于敏爽快道。

王宝玉将裴近峰老爹受伤住院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问该承担多大的责任,于敏想了想道:“刑事责任当然不存在,但民事责任还是要承担的。”

“是别人撞的那老头,我们怎么也要承担责任啊。”王宝玉不解的问。

“既然这个老头是你们的会员,理论上讲就相当于你的员工,员工在上班的过程中,遇到伤害,企业必须承担责任。”于敏道。

王宝玉一阵头大,挠头又问:“责任有多大。”

“肇事方逃逸,他除了承担大部分的民事责任,还要承担刑事责任,你这里应该承担的不多,还要看法院怎么判。”于敏分析道。

“只要钱不多,倒也沒什么。”王宝玉道。

“还要看情况的发展,如果在找不到肇事人的前提下,当事人死咬住你们不放,怕是法院会强制让你们负全责。”于敏道。

“这不公平,要是以后肇事方都跑了,受连带责任的一方岂不是活该倒霉。”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也是基于尽可能保护受害人权益这方面考虑的。”于敏认真的说道。

“于律师,如果这事儿涉及到打官司,还请你帮忙,钱的问題好办。”王宝玉叹了口气,只好如此说道。

“钱不重要,我跟郑东策是好朋友,他现在提起您在位时做的事儿,还是赞不绝口,对于好人,我们律师也会敬佩的。”于敏道。

“这话让我很是汗颜。”王宝玉谦虚道,突然想起什么來,又问道:“于律师,我想再咨询个其他的问題……”

正说着于敏办公室电话响起來了,王宝玉连忙说道:“下次再聊吧,不打扰了。”

其实王宝玉想问的是孩子的抚养权问題,如果钱美凤执迷不悟,自己就会通过法律途径争夺钱多多的抚养权。

那是以后需要解决的问題,刚刚和于敏的谈话,让王宝玉意识到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王一夫可是提醒过自己,老人的安全是大事儿,早知如此,就应该到楼门口去接才对,对于这点,王宝玉也很无奈,谁知道上通勤车的那个瞬间就会出现意外呢,要怪还得怪那沒长眼的摩托车司机,看不到那么大个的通勤车,看不到有人在那里啊。

如此看來,这种看似容易赚钱的买卖,其实也蕴含着很大的风险,一着不慎,全盘皆输,王宝玉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的退意。

此时不是消沉的时候,首要问題就是要尽快抓住肇事人,王宝玉又给当公安局长的舅舅严昊升打去了电话,跟王宝玉有关的事情,严昊升自然格外关注,早已安排人去追查那个肇事的小伙子。

但是,情况并不乐观,据严昊升讲,那个摩托车沒有牌照,小伙子由戴着头盔看不清脸,体貌特征也不是特别明显,而且,肇事后还具有反侦察能力,路边的监控到底还是追丢了。

放下严昊升的电话,王宝玉一阵狐疑,觉得这事儿似乎并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很像是有预谋的行动,而且,目标还是指向了自己。

难道说是黑手党的阴谋,王宝玉这样想着,随即自己也否定了,黑手党不会搞这么小的动作,而且,自从刘宇逍死了之后,黑手党们再也沒见影子,似乎已经潜伏了起來,他们不会因此暴露的。

那又该是谁呢,王宝玉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这时,王一夫的电话來了。

“宝玉,不是告诉你要注意老人的安全吗,怎么还是出了事儿。”王一夫上來就埋怨道。

“王书记,我也不想啊,为了老人的安全,我还花钱买了车,这就是有预谋的陷害。”王宝玉辩解道。

“唉,裴近峰跟汪卓然颇有些交情,这事儿怕是不好办。”王一夫提醒道。

“大不了我陪他钱就是了。”王宝玉道。

“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一定要注意,近阶段千万别再出事儿,否则火上浇油,沒人能帮得了你。”王一夫道,挂断了电话。

却说裴近峰在老年活动中心闹吵了一顿之后,随即就來到了市政府,直接就找了阮焕新,控诉王宝玉的种种罪行。

阮焕新沒买他的账,反而规劝他先给老人治病要紧,老年活动中心的事情他了解,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在分担政府的工作,不能因为一点事儿就强行解散。

裴近峰碰了一鼻子灰,依旧不甘心,又到对面的市委去找汪卓然,说起來,他跟汪卓然的私交不浅,甚至有些经济上的往來,只是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近峰啊,这事儿我了解了,先去治好老父亲,王宝玉的事情,我会让有关部门做出相应处理的。”汪卓然安慰道。

“就应该把他那无照经营的老年中心关了,这分明就是借机敛财,不顾老人们的安危。”裴近峰气哼哼道。

“这些问題已经有人向我反应过,整个事情的來龙去脉我也大致了解过,还得找个合适的理由解决才好,千万不要着急。”汪卓然说道。

“难道非得把我爸给撞死了,才能给解决吗。”裴近峰不悦的说道。

“近峰,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这件事儿还是要谨慎,他那里去的不乏以前的老领导,说得不好听点,这个政府好多领导小时候的屁股都被他们踢过,脑门也被他们弹过,所以冒然强行解散一定会闹情绪,如果有几个再气出个好歹,徒增无谓的麻烦。”汪卓然道。

“难道咱们平川成了他王宝玉的天下,沒人敢管了吗,王宝玉这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裴近峰不死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