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899 谁也没特权

1899 谁也没特权

“说什么呢平川是平川人的天下最近事情很多你还是忍忍吧”汪卓然不悦道

裴近峰完全沒有想到汪卓然竟然也袒护王宝玉当然有些事儿他并知道事情王宝玉也不知道

汪卓然的转变在于京城的振良集团给他來了电话说有意投资平川同时开设分公司汪卓然当然表示十二分的欢迎阚振良却提示分公司的负责人考虑用的就是王宝玉

在疑惑王宝玉是如何搞定京城大企业的同时为了出政绩汪卓然当然不想在这功夫因为王宝玉跟意向投资方搞的不和睦因此就沒有借題发挥找王宝玉的别扭

一场风波似乎就这样平息了王宝玉在忧虑中等了几天也沒见什么动静也就渐渐放下心來

裴近峰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他无奈走了去法院起诉的路王宝玉接到了起诉书也不在乎将这事儿安排给律师于敏让她全权处理以法院的效率这事儿怕是要拖到明天才能有结果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裴老爷子已经好利索了活蹦乱跳的又在活动中心出入呢裴近峰你就连着你爹一块告吧

常言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就在沒人想要跟王宝玉论断长的时候市委书记汪卓然却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电话中一个男人用假音提醒他王宝玉的老年活动中心必须关闭因为他有确切的证据汪卓然的儿子汪求真就是撞伤老人逃逸的始作俑者

这就是**裸的威胁但汪卓然还是傻眼了他不敢相信的让公安部门提供了事发现场的监控录像肇事车辆虽然看不出來源但是那个捂得十分严实的摩托车司机汪卓然还是一眼就认了出來可不就是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嘛

汪卓然立刻怒气冲冲的找來了儿子汪求真在一再逼问之下汪求真还是承认了此事说自己被王宝玉打过想要以这种方式报复他

汪卓然自然将儿子一顿臭骂甚至还破天荒打了两个响亮的耳光气得肝疼站都站不住但亲情还是压倒了一切必须要保住儿子所以不能不对王宝玉下手

这天正当王宝玉悠闲的在办公室里抽烟喝茶之时只听外面一阵**由文化口牵头的多部门联合执法队伍來到了老年活动中心呼呼啦啦的一屋子人

“各位老领导都回家去吧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指示这里无照经营不符合消防要求必须要查封”一名文化局的副局长高声宣布道

“什么要查封这里你们他娘的是不是脑子坏了”孟老爷子敲着拐棍怒气冲冲的问道

“孟老我们也是办事儿您多多理解”这位副局长连忙解释道

“不行谁敢动这里老子就跟他沒完让我儿子抓你们”王莅也嚷嚷道

“就是这里还是老子领着人挖的呢跟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有什么关系老子这还沒死呢你们就惦记着过河拆桥了”吕司令更不是好惹的主甚至骂起人來

“各位老领导市委市政府也是基于对诸位的安全考虑才下达的这个命令”副局长客气的解释道

“屁话我们整天窝在家里才会闹毛病呢叫你们领导來这里说话”孟老爷子大声斥责道

王宝玉连忙从办公室里走了出去看到已经升任为市公安局政委的范金强也在其中忙小声问道:“范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刚刚接到市委的安排不能不跟着來”范金强小声道

“王宝玉你倒是劝劝这些老人家抗拒执法可是不对”领头的副局长看见王宝玉连忙招呼道

“我同意你们查封这里可是老领导们不同意我也得罪不起啊”王宝玉摊摊手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是你违规办的这个地方要是再鼓动老领导们闹事儿那就先把你抓起來”这名副局长见王宝玉不买账出言威胁道

“你敢”孟老爷子一拐棍就打在他的身上吓得这名副局长连忙跳着躲开口中嚷嚷道:“我就是那么说别动手啊”

“都他娘的滚蛋这里沒人稀罕你们”吕司令道

“吕司令希望你们都配合点你们都是老一辈的领导不能老了再落个晚节不保”副局长这句话说得有点着急一下子就把所有老人的情绪都给激怒了

吕司令更是气得全身发颤破口骂道:“小兔崽子这里的人哪个是你可以教训的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这帮老头拿出自己的钱聚在一起乐呵乐呵在你们眼里就是造反了吗你们马上给我滚出去再废话别怪老子不客气”

“走吧别忘了贴上封条”领头的副局长终于无奈的走了出去刚刚在门上贴封条就被旁边的一位老头毫不客气的撕了揉成一团扔在一边

“嘿嘿老吕英气不减当年啊”孟老冲着吕司令竖起了大拇指

“别整这些沒用的娘的老子当年流血流汗几次死里逃生现在竟然被这些玩意教训娘的这要是在我们部队里指定要严惩”吕司令气哼哼的说道

范金强临行之前还是小声提醒道:“兄弟事儿又闹大了”

王宝玉叹了口气也知道这事儿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可是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静观事态的发展

就在第二天汪卓然阴沉着脸召开了市委办公会一同参会的还有各局的领导汪卓然拍着桌子怒道:“一个无照经营的老年活动中心怎么就查封不了还有社会主义法制吗”

“汪书记都是老领导万一有个一差二错我们也担待不起啊”文化局局长辩解道

“那也不行都是王宝玉煽动的老领导们才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照章办事谁也沒有特权”汪卓然继续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