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0 心存侥幸

1900 心存侥幸

“汪书记,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开办老年活动中心,这也是为我们政府分忧。”参会的阮焕新面带不悦道,说起原因,倒不是他多么袒护王宝玉,而是汪卓然没有通知他,就安排各部门联合去查封老年活动中心,分明没把他这个一市之长放在眼里。

“前些天还有老人在去活动中心路上出了事儿,我们作为政府部门,怎么可以坐视不理?”汪卓然不客气的反问。

“每天交通事故多着呢,难道说政府有人上班中途受了伤,连政府也要不开吗?”阮焕新反问道。

“阮焕新,你这是混淆概念。”汪卓然彻底怒了,在座的人个个惊得目瞪,面带寒噤,因为一个老年活动中心,市委书记和市长公开场合下发生争吵,实属罕见。

“哼,谁心中有鬼谁心里清楚。”阮焕新这个文明人,也立刻恼了。

“你收了王宝玉多少钱,这样袒护他。”汪卓然瞪着血红的眼睛问。

“我没收过一分钱的贿赂,苍天可鉴。”阮焕新根本不在乎,虽然你市委书记的职位高,但你也没权力撤了我这个市长。

“王一夫,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儿。”汪卓然直呼其名,又把矛头指向了王一夫。

“虽然我跟王宝玉有些亲属关系,但他一向不听话,想必在座的都很清楚。”王一夫也有些恼了,脸色很难看。

“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马上就给省里打报告,不信就搞不定一个老年活动中心。”汪卓然啪啪的拍着桌子,气得要发了疯。

“汪书记,这件事我建议从长计议。如果草率行事,是不是有点治气的意思?”王一夫看出来汪卓然的态度,说话也不客气。

“你们白拿着国家的俸禄,整天就知道从长计议!我正是基于老领导的安全问题才力争关闭活动中心的。”汪卓然拍着桌子说道:“王宝玉就是个奸商,想着法的从老人身上刮钱,这算是替政府分忧吗,分明就是添乱!”

“各位,老年活动中心无照经营,确实有些不妥,我的建议是,要规范这种行为,力求将其正规化合法化。”始终观战的尉兴邦终于开口了。

“怎么规范?我听说他们一开始是打着军区的主意,现在就敢占据防空洞,下一步就要占据市委大院了。”汪卓然恼怒之余,谁说跟谁来。

“我支持尉书记的提议。”王一夫道,事情闹到这种程度,汪卓然又铁了心,保住王宝玉的买卖,肯定行不通。

“我也觉得尉书记的提议有道理。”阮焕新压住了火,也举手表示赞同尉兴邦的想法。

汪卓然虽然气得差点犯了心脏病,但他也不想跟在座的所有人闹僵,搞到孤家寡人的地步,再说了,能够混到这个位置上,谁在上头没有些关系,真的惊动了省里乃至中央,他还有因为武断导致资产流失的前科,怕也不好办。

“好吧,那我们就商量一下,如何处理老年活动中心,总之,不能再让这种行为继续下去。”汪卓然的语气软了下来。

“老人的工作,原本就有职能部门,我觉得老龄委应该接管此事。”尉兴邦道。

“还要将老人们从地下搬出来,找个更合适的活动场所。”阮焕新也说道。

“就这么办吧,暂时将市文化宫倒出来,就先做老年活动中心吧!”汪卓然道。

“要是王宝玉不同意咋办?”文化局局长愣愣的问道。

“王书记,要退东吴的兵,还要东吴的人,这事儿还是麻烦你去处理吧!”汪卓然吩咐了一句,摇头离开了会议室。

在母亲刘玉玲的家里,王宝玉听完王一夫讲述今天市委开会的事情,自然是惊了一身冷汗,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因为自己,差点闹得政府班子天下大乱“我和尉书记的关系也算不错,他咋向着汪书记说话呢?”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他是在保护你,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哪有缓和的余地了。”王一夫道。

“王书记,难道我真的要把事业拱手让给老龄委吗?老龄委早干嘛去了,专拣现成的。”王宝玉不甘心的问道。

王一夫凝重的点了点头,表示根本就是回天无力,汪卓然如此坚持,即便躲过今天,以后的也将是麻烦不断,寸步难行。

“你这里还涉及非法收费的问题,汪卓然之所以没说这事儿,还是留了余地,宝玉,见好就收吧!”王一夫道。

“我收费是因为我付出了,装修连同买车,花了近二百万呢!”王宝玉争辩道。

“这样吧,我去跟老龄委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他们出资买下你的地方。”王一夫道。

“王书记,遇到事,你不能总是让我退步吧?”王宝玉有些不满,卦馆就是王一夫的主张下停的,现在好容易有个红火的生意,又要关门大吉了。

“宝玉,你要这么说我还真没法解释,只能说是我并没有私心。经商和从政一样,都要有正当的流程,我建议你以后还是干点正规的事业,不要总有投机思想。你现在有老领导保着你,五年以后十年以后呢?做事儿还得靠自己才行。我不否认你是个有想法的孩子,但是头脑还是不够成熟,心存侥幸,且不论汪书记与你有何渊源,你自己心知肚明,长此以往,这个活动中心早晚要出让的。”王一夫语重心长的说道。

王宝玉无奈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其实心里也很委屈,虽说自己现在又是富二代又是官二代的,说到底都是白手起家,能混到现在实属不易。

这时,刘玉玲下班回来了,听到儿子又受了委屈,不免对王一夫又是一顿埋怨,说他胆小怕事,领导发火就要牺牲宝玉的利益。

王宝玉连忙打圆场,不能不说,王一夫对待自己,有些像父亲一样,既关心又敢于担当。

“宝玉,妈知道你不喜欢珠宝行业,那就想一个实实在在的事儿做,要不就开商场,或者开个酒店?别担心钱,妈全力支持。”刘玉玲道。

(特此感谢手机站轩辕燚、信超哥·得永生、白仔、风动、超级企鹅等朋友的推荐,还有诸多每天追文的朋友!方便的时候,记得推荐一下或者评论留言,以便大家可以看到你们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