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4 屯变蒙

1904 屯变蒙

“阮市长,不瞒您说,不当官的这段日子,我也想了很多,仕途凶险,根本不适合我这种人。”王宝玉到底还是拒绝了。

“你想得很对,如果你当了官,不但受到了很多束缚,而且,在振良药业里还不能享受股份,自然也就沒钱可赚。”阮焕新倒也坦诚,说话毫不遮掩。

“那我就尽力而为,阮市长,有不到之处,还请您不吝指教。”王宝玉拱手道。

“好,宝玉,你放心,无论到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坚强后盾。”阮焕新高兴的给了王宝玉一颗大大的定心丸。

从阮市长那里出來,王宝玉的包里又多了两条好烟,嘿嘿,市长给咱送礼,多大的面子。

“王宝玉。”王宝玉刚走出阮市长办公室,就听见一个小猫样的声音在叫自己。

王宝玉嘿嘿直乐,装听不见,还是继续往前走,果然代萌蹿了出來,一把把他拉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关上门,代萌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臭小子,刚才市长都跟你说了些啥。”

“哎,你白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秘书,领导安排的任务要保密的。”王宝玉故意说道。

“那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啊。”代萌又问道。

“咋说呢,看表面当然是好事儿,但是内幕却是凶险异常。”王宝玉夸张的说道,然后留下晕头转向的代萌回家去了。

其实王宝玉这句话说对了,阚振良的投资事宜最终为平川市带來了不菲的收益,但是路程太过曲折,王宝玉这个愣头小子经历了事业和感情的双重考验,而事业又和以往爱过的女人们的情感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

这些都是后话,且说现在的王宝玉多少还是有了些兴奋,从一个无业游民,摇身一变成为平川市最大企业的总经理,不知道是造化弄人,还是时來运转,总之,一旦阚振良投资的事情成了,他就会成为平川市举足轻重的商业精英。

好像听着挺美的啊,但是还是要心存戒备,回到家里,王宝玉无比虔诚的起了一卦,寄托于上天给自己指点迷津,卦象很快就成了,《水雷屯》变《山水蒙》,正是颠倒相对的两卦。

水雷屯,寓意天上电闪雷鸣,要下雨,当然是凶险之卦,但变卦山水蒙,则寓意草木初生,代表事业将会有起色。

王宝玉仔细端详了一阵子,虽然不明白卦象所指的含义,但是既然上面说了事业可以成功,所以觉得可以一试,有道是富贵险中求,水雷屯虽然凶险,并无杀身之祸,兴许这次之后,真的会迎來事业上的发展高峰。

作为一个男人,就要干出一番大事业來,这次再不是坑蒙拐骗的行当,而是响当当的技术含量极高的,那个啥來着,什么蛋白质,不会可以学嘛,谁生下來也不是生物专家。

王宝玉再次充满了信心,虽然他不习惯屈居人下,但是,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业,隐忍自是成功人士的基本素质之一。

几次拿起电话想要打给阚振良,王宝玉到底还是放下來,阚振良之所以让市政府给自己施压,就是料定自己不肯答应就任这个职位,多说无益,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事情进展的很快,就在一周后,阚振良带领着集团精英,來到了平川市,一番讨价还价,条件谈妥,就在平川市政府的大礼堂里,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令王宝玉十分费解的是,整个过程阚振良也沒有主动和王宝玉联系,更并沒有让他参与此次合作的商讨,而市委市政府竟然也装糊涂,默不作声。

这不免让王宝玉心中升起巨大的疑团,难道说自己这个总经理就是摆设,既然是摆设,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推到前面去呢。

新闻发布会当然邀请了王宝玉,还让他作为平川市振良药业的负责人,有二十分钟的讲话。

市里的主要领导都悉数到场,在这件事儿上,王一夫并沒有表示反对,甚至也沒來电话,大概是认为这是正行,王宝玉能够有这种机会,实属难得。

“各位同仁新闻媒体,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來自京城的振良集团,出资三十亿,打造药业航母,重振平川经济,让我们对他报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远道而來的朋友。”激动之余,市委书记汪卓然失去了矜持,率先讲起话來。

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新闻记者们更是闪光灯频闪,拍个不停,阚振良只是欠欠身,简单的冲大家摆了摆手,一幅司空见惯的模样。

此时此景,王宝玉不禁想起了刘建南,当时也是如此的辉煌,到头來却是打了自己的脸,如果换做自己当市里领导,对于此事,肯定要低调处理。

不管怎么说,受邀坐在台上的王宝玉,还是多少找回了当年做官时的辉煌之感,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也不乏有市里的企业家,他们对于王宝玉能坐在台上,多少有些不明白,还以为王宝玉再次踏上了仕途。

汪卓然絮絮叨叨的讲了好长时间,然后便是阚振良宣布投资合同,阚振良站起高大的身子,始终保持着平静,脸上毫无表情,似乎觉得这事儿根本就是稀松平常。

“平川市的父老乡亲,作为一名企业家,最重要的责任,当然是回报社会,振良集团多年以來,始终遵循这个宗旨,如今选择了平川市來开设药厂,正是因为这里无论地理环境,还是风土人情,都透着一股子亲切。”阚振良侃侃而谈道。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汪卓然带头的掌声,王宝玉生活在平川,自然觉得这里很亲切,但心中也明白,平川市绝沒有像阚振良说的那么好,就是一个普通的地级市,放眼全国,各方面条件比这里好的兄弟地市,怕是数不胜数。

“闲话我也不多说,本着合作公开的办事原则,下面我就宣布合同的内容。”阚振良道,举着合同就念了起來,还是让王宝玉惊得差点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