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5 商界新贵

1905 商界新贵

首先,振良药业的地址,选在西北方的金源村,占地三千亩,规模之大,可谓空前。

呱唧呱唧,掌声震耳。

其次,振良药业先期投资三十亿,准备使用一万名工人,用工人数也是史无前例。

呱唧呱唧,掌声雷动。

最后的股份分配是,平川市政府占百分之四十,振良集团占百分之四十,而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则由集团赠送给总经理王宝玉持有。

词语一出,全场寂静。

百分之二十,看起来似乎比例最低,但是,稍微一算就让人惊心,王宝玉一跃成为身价六亿的大企业家!

不但王宝玉傻眼了,在座的企业家们也都惊呆了,只有汪卓然和阮焕新表现平静,看样子,为了吸引资金进来,他们并不反对这个条件,似乎还做好了心理准备。

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一时间陷入了寂静,直到汪卓然咳嗽了几声,才爆发出无比热烈的掌声,新闻媒体记者更是齐齐将镜头对准了王宝玉,商界新贵,一飞冲天,最年轻的平川富翁,人们看着王宝玉的目光是炽热的,嫉妒艳羡之声不绝于耳。

嘿嘿,王宝玉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咧着嘴笑了几声,但是此时谁也不会笑话他失态,换了谁都不会淡定。

不能不说,金钱的力量是巨大的,能够让人失去理智,王宝玉的股份和政府的加起来,高达百分之六十,这就意味着,如果王宝玉跟政府一条心,振良集团将在新企业中,失去了话语权。换句话说,阚振良三十亿的投资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猛一听,确实是阚振良良心大大的好,自己投资赚钱让别人花,何其高尚。但有点经济常识的人就会发现太反常,首先其本身就有悖投资原则,尤其是是振良集团并不是风险投资公司,可是,在这种场合下,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可能还在暗自沾沾自喜,认为捡了个大便宜。

随后,三方签约仪式正式开始,王宝玉虽然尽量稳住激动的心情,但是,签名的时候还是手发抖,将王宝玉这三个字,写了个七扭八歪。

最后是王宝玉讲话,激动之下的王宝玉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按照阚振良的话,胡乱说了些什么社会责任,振兴平川一类的口号,当然没人介意王宝玉说这些,大家只关心振良药业的下一步行动,恰恰这方面王宝玉心里根本没数。

新闻发布会过后,又举行了盛大的酒会,阚振良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老弟,这里的一切重担,就全部落在你的肩上了。”

“阚总,真不知道何德何能,能够获得您的赏识。”王宝玉客气的说道。

“不对,咱们可是一家人了,怎么还这么生分?”阚振良呵呵笑道。

王宝玉连忙改口,说道:“阚大哥,我就是小老百姓一个,猛不丁的到了这么高的位置,就怕自己做不好,对不住平川政府还有你的信任啊。”

“呵呵,兄弟,那是你没有看到自身的优点。在我看来,你就是一块和氏璧,一旦打磨出来,那就是传国玉玺。”阚振良呵呵开玩笑道。

“大哥的话,让兄弟受宠若惊,别的不多说,一定尽全力将企业做好。”既然接受了这个职务,王宝玉当然要努力做好。

“我相信你,大领导也是看好你啊!”阚振良颇有些暗示的说道。

大领导?王宝玉微微怔了怔,忽然明白了,哈哈,原来阚振良给了自己这么大的好处,是因为那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主管商业的大领导。

嗯,这家伙的脑子真好使,他大概认为跟自己处好了,能够在大领导那里获得更多的好处,三十亿,或许在他眼里,即便是赔光了,也算不了什么。

闹了半天,阚振良抬举自己的原因在这里啊,王宝玉美滋滋的这么想着,心里竟然坦然起来,阚振良跟他喝了几杯,就又去照顾别的企业家了。

“哈哈,我的选择果然没有错,你可真是潜力股啊!”参会的代萌,笑嘻嘻的凑过来说道。

“嘿嘿,我可没说一定要娶你。”王宝玉道。

“咱们是命中注定的,唉,找谁先嫁两次呢?”代萌又开始犯傻了。

“呆子,理智点。你不觉得今天的场景和刘建南那次很像吗?”王宝玉提醒道。

“像啊,我刚才云里雾里,还以为你又要举行认亲大会呢。”代萌傻乎乎的说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王宝玉登时撂了脸,那一页永远翻过去了,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提。

“不过,我觉得你比那个刘建南可要帅多了。我的运气就是好,男朋友非富即贵,你可不要让我这个灰姑娘等得太久哦。”代萌眨着眼睛说道。

这时,代萌的身后传来两声咳嗽,她一回头,见是市委书记汪卓然,连忙客气的打声招呼,跑到一边去了。

汪卓然缓步来到王宝玉个跟前,笑着举杯道:“小王,感谢你为重振平川经济,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汪书记言重了,事业能不能做好,还是要仰仗汪书记的支持啊!”王宝玉官场的话还是会说的。

“市委市政府当然会全力支持,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干。小王,说起来,这次振良集团的投资,你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省里对此事也是非常重视,一再强调平川政府全力配合,抓住这个利民的好机会。”汪卓然当即表态,眼中全是对王宝玉的欣赏之情。

王宝玉很佩服这些做大领导的变脸水平,前段时间还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依不饶,甚至强收了老年活动中心,这会儿竟然变得像是久未谋面的老朋友一般。

两个人干了一杯,王宝玉笑道:“这个请汪书记放心,一定不遗余力,争取早日做出成绩,回报社会。”

汪卓然又说道:“小王,不管以前怎么样,误会也罢,隔阂也罢,都是过去时。有一点你还是不能否认的,那就是你是平川人,是优秀市民,有些事儿的取舍你也能想明白。咱们都受着国家的恩惠,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利益也要适时让步的。”

什么意思?药厂还没有开工建设呢,哪里来的那么多利益,难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吗?王宝玉怔了怔,一时间摸不清汪卓然这么说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