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6 自掘坟墓

1906 自掘坟墓

汪卓然见王宝玉一脸茫然,点拨道:“市里支持你的工作,你也要配合市里的安排,我们才真正是一家人。”

这回王宝玉懂了,汪卓然是在拉拢自己,争取对振良集团的控制权,自己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倾向于谁,谁就能够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汪书记,您尽管放心,我懂了。”王宝玉意味深长的笑道,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优越感。

汪卓然满意的点点头走后,阮焕新也过來敬酒,说得无非是勉励之类的话语,至于其他的官员,都是一脸的谄媚之色,仿佛王宝玉是他们领导,前途不可限量。

王宝玉的腰杆挺得笔直,身上充满了力量,老子就是命好,运气更是好到谁也挡不住,六个大亿啊,那是啥概念,将來找媳妇都得开办选美大赛。

提到结婚,王宝玉不得不又回到现实,自己未婚先孕了俩孩子,因为这个,身价就得打打折,不过架不住底子厚实,打个半价也能找到好女孩,嘿嘿。

汪卓然的秘书乔伟业也到了现场,不过并沒有凑过來给王宝玉敬酒,但是他的眼神全都集中在王宝玉这里,白眼比黑眼珠多,任谁都能看出,那是赤-裸-裸的嫉妒,嘿嘿,王宝玉一阵不屑,跟老子斗,你小子还差得远呢。

正所谓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酒会结束之后,已是晚上八点多,王宝玉志得意满的开车回家,在路过原來人民广场的所在地的时候,却看见一群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唏嘘感叹。

王宝玉按了几次喇叭,前面的人群却是越聚越多,完全开不过去了,出了什么事儿。

王宝玉好奇的下车,挤进人群一看,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瘦弱男人,正站在云霄大炕的边上,看样子正想往里面跳。

云霄大坑深达百米,如今被雨水冲灌,里面的积水也达十几米深,为了保证群众的安全,外面拦上了铁网,还设立了警示牌。

然而这个大坑就像是挖在了人们心里一般,谁路过此地都觉得别扭,领着孩子的家长到了这里都会躲得远远的,并不断警告孩子,那个洞就是魔鬼的眼睛,千万不要靠近,因为它看见谁就要吃掉他。

云霄大坑原本建址在平川人民广场之上,如今往日的热闹全然不见,仅剩下这个黑乎乎的大洞,尤其夜晚來临之时,更多了几分凄凉阴森。

原本这种地方,早该填上的,可是,市长阮焕新却坚持留着,留着这个耻辱坑,是对平川市所有人的一个提醒,对此老百姓看法不一,有表示赞同的,说是知耻而后勇,更多的是不满意,因为这个错误不是百姓造成的,如今留着它,是对城市整体居住环境的破坏,同时也会构成潜在的威胁。

这不,今天就有了这个男人的故事。

这个男人是找了铁网的破洞钻进去的,此刻,他眼神黯淡,双手无力的垂着,仿佛已经失去了生存的意志。

每当有人试图靠近他,他就立刻警惕的发出了威胁,说谁要是靠近他,他就立刻跳进去,搞得众人有心无力,只好报警。

警方的谈判专家好话说尽,也不见男人回头,可见其心如死灰,根本沒有任何的求生欲望。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王宝玉从破洞钻了进去,试图安抚这个轻生的男人,男人一见王宝玉进來,立刻做出了想要往下跳的动作,吓得王宝玉连忙停下了脚步。

“别跳,我不动了。”王宝玉连忙举起双手停步喊道,也许听着王宝玉的声音耳熟,男人转过脸看了一眼。

离得近了,男人回头的刹那,王宝玉看清了那张脸,不禁一愣,这个男人他认识,正是原來省一建公司的总经理陶居海,当时为了揽住这个项目,一建公司在沒有收到对方一分建筑打款的情况下,提前垫付了一个亿的资金开土动工,后來听说因为刘建南的事情,他被公司开除,还背负了难以想象的债务,昔日的有钱人顷刻间较之乞丐而不如。

“这个坑是我挖的,我要死在这里,这恐怕是老天对我最大的讽刺。”陶居海脸色惨然,喃喃道。

“陶总,你仔细看看,我是王宝玉啊。”王宝玉连忙喊道。

陶居海一愣,缓缓回过头來,定定的看着王宝玉,随即又丧气道:“王宝玉,沒想到我临死之前,竟然遇到了你,都是你们搞什么认亲大会,投资公司,结果合伙害了我。”

“这事儿可是跟我一点关系也沒有。”王宝玉可不想背这个黑锅,连忙辩解道。

“沒一个好人,老子混到生不如死的田地,都不知道找谁说理,我冤啊。”陶居海哭了起來。

一个赫赫有名的企业家,竟然被逼到了自杀的田地,不能不说政府有着很大的责任,王宝玉试探着劝道:“陶总,您的女儿陶然那么漂亮可爱,你怎么能舍得扔下她不管呢。”

提到了女儿,陶居海更加感叹,说道:“我女儿从小娇生惯养,还有副好嗓音,本來可以有个美好的前程,现在反而需要照顾家人,我现在又是一身的病,活着都是连累她,不如死了干净。”

“陶总,你要振作起來,沒有过不去的坎,女儿对父亲的依赖不是你想象的,如果陶然突然间失去了你,她该多难过啊。”王宝玉一边劝,一边轻轻的靠近。

“那么多钱,怎么补得上,怎么能过得去,我死了也省得拖累家人。”陶居海下定了决心,想要以死來让家人减轻负担。

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王宝玉在心里赞了一个,这时,更多的警车消防车救护车纷纷赶了过來,围观的人群被驱散,可是,陶居海就站在坑边,救护人员也只能远远的看着,毫无办法。

而目前离陶居海最近的就是王宝玉,他一边和陶居海说话,一边悄悄挪步向他靠近。

然而这一切还是很快被陶居海发觉了,他用脏兮兮的袖子抹了一把眼泪,警告道:“王宝玉,你要是再走一步,我立刻就跳下去。”

(号外,号外,酒家的酒喝多了,沒有各位读者就沒有小术士的今天,所以今天主动要加更两章,共计六章,看得高兴的加书友群:221982509,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