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7 没爹疼的女儿

混世小术士 1907 没爹疼的女儿

“那你磨磨唧唧的,为什么不跳啊。”王宝玉嘿嘿笑着问道。

“我,我在回忆自己的一生,唉,也沒给女儿找个好的归宿。”陶居海辩解道。

不管怎么说,救人要紧,既然陶居海提到了女儿陶然,王宝玉忽然心生一计,他换上了一脸的贱笑,说道:“陶总,你尽管放心,你女儿陶然我会管着,既然你要死了,我不妨告诉你,上次歌手大奖赛的时候,她就跟我睡了,那皮肤真嫩啊。”

“王宝玉,你他娘的说什么。”陶居海瞪大了眼睛。

“女孩子早晚要跟人睡的,你死吧,既然咱们相识一场,我答应让她做我一辈子的情人。”王宝玉道。

“王宝玉,既然你和陶然有了肌肤之亲,就该对她负责任。”陶居海愤怒的说道。

“嘿嘿,以前是看你的面子,我才使了点手段让她得了大奖赛的第一名,还计划让她出唱片,如今她沒了后台,我是看你可怜才勉强让她做情人,否则当女仆都不够资格,哎,沒爹疼的女儿真是可怜啊,以后就得靠卖唱维持生计,混不下去更惨,肯定得卖身。”王宝玉激将道。

“你奶奶,老子今天跟你拼了。”陶居海果然上了当,他不管不顾的冲着王宝玉扑了过來,两个人就在大坑边上撕扯着滚在了一起。

陶居海分明是想拉着王宝玉一起去死,王宝玉只能奋力反抗,他拼命抓住傍边的一个凸起的木桩,陶居海的拳头却像雨点般的打了过來。

王宝玉一只手死命扯着陶居海的衣服,对着上面大声喊道:“都他娘的愣在这里干什么,快來救人啊。”

一听王宝玉这么喊,立刻几名消防人员就钻进了破洞,奔了过來,陶居海也知道上了当,哀求道:“王宝玉,你松手啊,让我去死吧。”

“你不能死。”王宝玉固执道。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陶居海苦涩的说道。

“以后你就跟我一起干。”王宝玉道。

消防人员终于将陶居海给死死的抓住,王宝玉满身泥土的爬了起來,立刻赢得了一阵热烈的掌声,陶居海因为激动过度,竟然晕厥了过去,立刻被送往了医院。

虽然被揍了一顿,衣服也脏了,但王宝玉的心情还是蛮不错的,毕竟成功救了陶居海,算是功德一件。

当然,王宝玉满身泥巴的英雄形象,还是被闻风赶來的媒体拍了个正着,第二天,平川市再一次轰动了,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是关于王宝玉的消息,让他再次成为了平川赫赫有名的风云人物。

商界新贵勇救轻生者,既富且仁真一代楷模,这样的新闻标題,无疑是对王宝玉极大的赞誉,作为身价六亿的最大企业总经理,能够舍生忘死的救人,不能不让所有人都对王宝玉心生敬佩之感。

一时间,王宝玉的手机响个不停,媒体采访都被他推拒了,企业家的问候寒暄,邀请进餐也被他拒绝,哥现在不是一般人,怎么可能随便请得动呢。

沈文成打來电话,表示要跟振良药业加深合作,由千科也來了电话,凄惨的说要跟王宝玉混,至于侯四等人,恭维的话自然不用说,多到能装一火车。

“王宝玉,感谢你救了我爸,能否出來一起坐坐。”一个好听又哽咽的声音响起,正是美女陶然。

嘿嘿,美女相请,自然不能拒绝了,王宝玉欣然赴约,当然,不光是为了接近美女,他还想让陶然多劝劝父亲陶居海,不要轻生,佛教中说,一劫失身,万劫不复,蝼蚁尚且贪生,生命是最可贵的。

陶然请客的地点,是一个不大的小饭店,可见她囊中羞涩,王宝玉來到小包房,却见陶居海也在,神情依旧有些沮丧。

“宝玉,招待不周,千万别见怪。”陶然亲切的说道,指了指桌上的四个小菜,加起來也不到一百块。

“呵呵,我这个人不挑这些,陶总,经历了生死,是否有所感悟啊。”王宝玉坐下來,对陶居海笑道。

“唉,如果不是你昨天出现,这会儿我可能就去喝孟婆汤了。”陶居海叹了一句。

“爸,你怎么就想不开呢,留下我一个人在世上,多可怜啊。”陶然瘦了不少,说起这些,眼眶中立刻溢满了泪水。

“爸爸活着,也是拖累你。”陶居海道。

“我不要你死,我妈心脏病都犯了,你死了,我妈也活不成,你们要是都不在了,我岂不一下子就成了孤儿。”陶然黯然道。

“人死了,债就沒了,你们还能过上好日子,你妈锦衣玉食惯了的,现在的日子对于她來说,还不如死了痛快。”陶居海道。

“爸。”陶然泪如雨下,说道:“爸,你们都别抛下我,我能赚钱养活你们,爸,你相信我,我求求你,再也别这么吓我。”

“然然……”

“爸。”

王宝玉最受不了这种苦情大戏,给陶居海到了一杯酒,说道:“陶总,听我一句,沒有什么比死更可怕,既然你有死的勇气,就更要有东山再起的决心。”

这话说到了陶居海的心坎里,看着哭红了眼睛的女儿,无奈的说道:“王宝玉,自从刘建南跑了以后,我老陶结交了大半辈子的朋友一个都沒有了,人情冷漠,世态炎凉啊。”

“陶总,说句你不爱听的,你沒权沒势还有负债,哪个朋友还敢跟你套近乎啊,这事儿就得想开点。”王宝玉说道。

“只是连累了然然,刚刚要和一家唱片公司签约,结果因为我累坏了嗓子,到现在还沒恢复好,到底还是辜负你了。”陶居海说道。

陶然听得莫名其妙,王宝玉也摆手说道:“陶总,上次是我忽悠你的,陶然之所以得了大奖赛第一名,全靠的是自己的实力,总决赛的时候我已经不是评委了,不可能帮到她的。”

“嗯,我也相信女儿的实力。”陶居海握住陶然的手说道。

“虽然陶总你的人生出现了下波折,但是为了女儿也要坚持下去,难道你不觉得陶然现在变得比以前成熟独立了吗。”王宝玉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