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08 建筑公司

1908 建筑公司

陶居海心中一软,终于举杯跟王宝玉碰了一个,满怀感激的说道:“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只待日后相报。”

“陶总,你这就是客气了,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你怎么就混到了这步田地,要说决策失误,债务也不该全摊到你个人头上啊。”王宝玉好奇的打听。

“唉,我们省一建也是国营企业,尽管我在决策上有失误,需要承担责任,顶多就是丢官,但也不至于搞到我个人倾家荡产,负债累累的程度,后來省建委一个官员,他说让我个人先认下这笔高达亿元的债务,然后他保住我的职务,钱的问題他再慢慢替我摆平。”陶居海道。

“你这是上了他的当。”王宝玉忍不住开口道。

“是啊,当时我乱了分寸,还住了院,脑子里一片浆糊,自然是他说什么,我就认什么,但当我个人认了这笔债务后,他立刻翻脸不认人,把我从省一建一脚踢了出去,非要我必须还这笔钱,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官的沒一个好东西。”陶居海愤愤道。

说到底,这还是刘建南那小子遗留下的祸患,省一建捅的篓子太大,不得已找到了陶居海这个替死鬼,王宝玉道:“陶总,那你就应该告那个当官的。”

“根本就告不赢,他这是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保住他自己的位置,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每次想到那个大坑就觉得自己挖好的坟墓。”陶居海痛心疾首的说道。

“爸,那人就不是好东西,有一天还给我打电话。”陶然也愤愤的说道。

“他什么时候给你打电话了,他都说了些什么。”陶居海连忙问道。

他,陶然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支吾了半天说道:“他就是个趁人之危的流氓,色狼。”

不言而喻,那个人是想陶然陪他的,陶居海使劲拍了下桌子,咬牙切齿的骂道:“狗日的,老子就应该跟他拼了,他不得好死。”

“陶总,这么想是不对的,还是谋划着东山再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王宝玉劝慰道。

“上亿啊,如何东山再起。”陶居海叹气道。

“爸,我可以去唱歌的,以我现在的水平,在平川市哪个酒吧都能唱。”陶然自信的说道。

陶居海心头一酸,差点又落泪,说道:“傻丫头,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之前我之所以不想你从事娱乐这条道,就是怕你受委屈。”

“爸,我不怕,其实我前段时间还联系到了省里一家夜总会,那里待遇挺高的,听说唱一晚最低也能赚一千,还不包括打赏……”

“不行。”陶然还沒说完话,陶居海立刻打断,严厉的说道:“然然,你要是想让爸爸多活两天,你就断了这些想法,否则,我明天还去跳坑。”

陶然撅撅嘴巴,但也不知道如何劝慰父亲,上亿的债务,足以彻底压垮一个人,王宝玉对陶居海心生怜悯,准备要拉他一把,想了想说道:“陶总,你在建筑方面有经验,实不相瞒,我刚刚当上了京城振良集团在平川投资开设振良药业的总经理,盖厂房是必须的,您看能不能接这个活。”

“真的。”陶居海和陶然的眼睛都亮了。

“这还有假,当然,这个活给你有咱们的交情在里面,但是我可有个前提,那就是质量必须过关,否则我在集团可说不过去。”王宝玉嘱咐道。

“沒,沒问題啊,我可是建筑师出身,凡是我亲自监管的建筑项目从來都沒出过问題,你就看那个云霄大坑吧,在我的授意下,比之前的规划还大了不少,地基多夯实多牢固啊,雪水化了都渗透不了多少,这样建在上面的楼层才稳健。”陶居海激动的拍着胸脯保证道。

晕死,还沒听过这么夸自己的,王宝玉还是暗自赞了一个,这就是成熟男人的标志,在任何情况下,只要有机会就会全力抓住,又说道:“这样,您先稳下來,看看能不能先搞一个小的建筑公司,有了头衔,我才好争取把这个活交给你做。”

陶居海激动的起身鞠躬,王宝玉连忙摆手让他不要这样,人生在世,谁求不着谁啊,兴许自己哪天就要用到他。

“王老弟,建筑公司你來当法人,我一定全力把它做好。”陶居海想了想说。

“嘿嘿,我不懂这些,还是陶大哥干,我手里还有一百万,给你做启动资金吧。”王宝玉嘿嘿笑道。

如果换做当年,一百万对于陶居海而言,根本不值一提,对于陶然也不过是一辆中等价位的轿车而已。

如今陶家落魄如斯,这笔钱还是让陶居海无比激动和感激,他郑重的起身,举杯道:“王老弟,如果我能翻身,今后唯你马首是瞻,绝不反悔,如有背叛,不得好死。”

陶居海摔了杯,表示他的誓言是忠诚的,王宝玉也颇为感动,从包里翻出了百万存折递了过去,大方的也沒让陶居海打欠条。

一旁的美女陶然始终沒说话,眼睛却充满感情的一直盯着王宝玉看,她觉得这个曾经油嘴滑舌的小伙子,其实浑身充满了爱心和正气,假如托付终身,将是不错的选择。

陶居海去厕所的功夫,陶然终于说话了,“宝玉,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你救了我们全家。”

“说这些干什么,希望你在演艺路上,越走越远,踏上星光大道。”王宝玉举杯道。

“我,我想请你晚上去宾馆。”陶然红着脸,小声说道,说完后,害羞的低下了头。

嘿,美女想以身报恩,王宝玉心里痒痒的,但是,君子不能趁人之危,他断然说道:“陶然,你很漂亮,也很讨人喜欢,我王宝玉虽然称不上正人君子,也不是小人,晚上我还有事儿,不能答应你。”

“嗯。”陶然缓缓抬起头來,眼神温柔,其中更是多了几分尊重。

就在陶居海父女俩无比感激的目光中,王宝玉告辞离去,其实,他心里也沒有底,不知道自己这个总经理到底有多大的权限,能不能把项目包给陶居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