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2 太闲了

1912 太闲了

其实王宝玉说完也后悔了,这么当面刺激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孩子确实有点过,如果石临东恼羞离去,势必影响到和妹妹的感情。

不过,石临东并沒有让王宝玉失望,他稳稳情绪,诚恳的说道:“王总,我知道刚才说的话让你不高兴。但是我进入你的团队沒有任何其他的私心,我只想用我所学所知來回报你。”

王宝玉本來很生气,一听石临东这么说,还是心软了,叹了口气解释道:“临东,你的好意我懂。目前的情况我也很上火,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陶居海那里,他沒有底子,给钱少了,根本就做不好,反而耽误了我们的工作。”

石临东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最终憋了回去,转身离开了。

不知不觉又到了飘雪的季节,除了工厂那边的施工依旧在紧张的进行中,王宝玉这边的公司几乎什么都沒做,大家都很闲,只有石临东每天出出进进的忙个不停,闲暇的时候也是抱着厚厚的资料查阅。

最高兴的当属楼层的清洁工阿姨,平川大厦每天出入的人群很多,收拾不完的垃圾,清洗不尽的马桶。而顶层的向來最干净,通常只需要其他楼层三分之一甚至更少的时间就能整理好。

王宝玉焦躁不安,而每当他催促阚振良相关手续及方案的时候,阚振良总说不着急,还开玩笑说做企业就像是做饭,太着急了只会做出夹生饭。

而政府的态度倒是挺泰然,反正资金注入了,本地不需要投资,赚不赚钱的,不着急。所以,有关部门问过两次之后就干脆不管了,轰动一时的投资项目再次淡出人们的视线。

对此,王宝玉无可奈何,还有一种被架空的感觉,他实在想不明白,阚振良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二十多亿就趴在账户上,却沒有地方可用,实在是可惜。虽说振良集团有钱,但是王宝玉不相信,会有哪个企业不会重视三十亿,就是一个国家也不会小瞧这些钱吧?

在这期间,郁闷无聊的王宝玉偶尔会去神石村陪着多多玩,多多也跟他越來越亲,还经常來电话,吵嚷着要來平川市上学,好跟舅舅天天在一起。

对于多多还是一直叫自己舅舅,还是让王宝玉越來越觉得别扭,而每次提起这个话茬,都难免跟钱美凤吵闹一番。

钱美凤现在的奶牛事业越做越大,脾气也跟着水涨船高,每次吵架最后一句都是她的,王宝玉就沒有赢得时候,所以,王宝玉现在一想到她就气不打一处來,却也无可奈何。

自从当上这个所谓的总经理,夏一达放下心來,又开始催促结婚的事宜,多多的事情还沒处理明白,王宝玉自然不肯答应,也沒跟夏一达说实情,生怕这件事儿被传出去再搞出天下大乱,只是推说工作上百废待兴,将结婚的事情一拖再拖。

这天,就在王宝玉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之时,代亮戴着皮帽子,穿着皮大衣缩着脖子來了。进门就问道:“孙姑爷,闲了那么多屋子,怎么不用我老人家啊?”

“你除了算卦瞎忽悠,还有什么本事?”王宝玉不屑道。

“唉,要不看在我孙女的面子上,我才不愿意管你呢。对了,你气色看起來不好,小心要遭灾。”代亮盯着王宝玉道。

“破嘴!我现在有钱有闲,运气好得很。”王宝玉恼道。

“给我点卦钱,我就告诉你哪里要出事。”代亮伸手过來,一幅贪婪的样子。

“行了,吓唬人的把戏都是江湖术士用的,你说说,到底來干什么?”王宝玉追问道。

“孙姑爷,我家小萌年纪越來越大了,眼瞅再过几年就三十岁的老姑娘。你是不是该考虑娶她啊,她可是一脸的旺夫相,娶了她,你就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事业更上一层楼。”代亮嘘乎道。

靠,原來是主动上门说媒的,王宝玉道:“按照你说的,小萌必须嫁过两次才能跟我,这是不是太着急了啊!”

“我那是随便一说。”代亮习惯性的说道。

“行了,都是术士,你我心知肚明,我跟小萌沒缘分,还是做朋友的好。”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唉,好孩子都毁在你手上了。”代亮摇头,露出一幅不甘的落寞之情,转身走了。

神经病!王宝玉嘟囔了一句,却还是忌讳代亮的话,迷信的摇了一卦,《天雷无妄》,果然有灾,但是,象征自身的世爻旺相,应该能够躲过去。

既然自身沒事儿,王宝玉也就不在乎了,以后开车小心点,少出去吃饭,尽量避开公众场合,应该就沒有什么问題。

刚把算卦的铜钱收起來,又传來了敲门声,王宝玉以为代亮又回來了,沒好气的喊了一声进來。

进屋的不是代亮,却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高挑苗条,黑亮的头发分成两束垂在胸前,大眼睛,翘鼻子,小嘴巴一点点,身穿大红色的羽绒服,映衬的皮肤分外白净,浅浅的微笑中,透着些质朴的味道。

“你是?”王宝玉看着眼熟,疑惑的问道。

“大哥哥,你都把我给忘了,我是冬妮啊!”女孩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王宝玉怎么可能不记得魏冬妮呢,当初魏冬妮有病,还是自己把她给救了,后來,小孩子魏冬妮就几次说长大了要嫁给自己,如今一晃多年,冬妮还真的长大了。

“冬妮,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了,我都不敢认了。”王宝玉呵呵笑道,见到了老乡,心情蛮好的。

“我考上了平川大学,刚刚打听到你成了有钱人。”冬妮呵呵笑。

“小丫头,连大哥哥都敢笑话。快坐下,学费上有困难吗?”王宝玉招手道。

“沒问題,家里条件好了,上学的钱还能出的起。”魏冬妮很实在的说道。

“一晃也好几年沒回东风村了,乡亲们还好吧?”王宝玉问道。

“咱们村还是老样子,全靠木耳种植,对了,有一次龚向军还骂你呢!”魏冬妮告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