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3 质朴女孩

1913 质朴女孩

“算了.不理他.”王宝玉摆手道.知道是因为假爷爷认亲的事情.龚向军白忙乎了一场.心中不满.对于这种小人物.不跟他一般见识.

“你那三个妹妹学习怎么样.”王宝玉打听道.

“一个上了初中.两个上高中.成绩还都不错.”魏冬妮自豪的说道.

“那就好.不过这么多上学的.家里的日子一定挺紧巴的.冬妮.有困难一定跟大哥哥说.千万别客气.”王宝玉道.

魏冬妮的脸上升起一抹红晕.说道:“大哥哥.欠你的钱还沒还呢.”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差那点钱.”王宝玉傲气的说.

“嘻嘻.那晚上请我下馆子吧.”魏冬妮道.

“好.地方你随便选.”王宝玉道.

“我们学校旁边的兴隆饭店.”魏冬妮想了想说道.

“嘿嘿.那地方太小.咱们就去北国大酒店.啥贵吃啥.”王宝玉豪气的说道.

“北国大酒店.”魏冬妮一脸惊喜.但又为难的说道:“那里的东西都太贵了.怎么能浪费大哥哥的钱呢.”

哈哈.王宝玉开怀的大笑了起來.不能不说.他对这个小丫头打心眼儿里喜欢.那份纯真和质朴.都是当今社会很难看到的.王宝玉起身对她说道:“冬妮.你考上了大学.大哥哥这顿饭就算是给你加油鼓劲.争取再接再厉.将來考上个博士后.”

两个人高兴的下了楼.魏冬妮一坐上奔驰车.就东摸摸西瞧瞧.赞道:“大哥哥.你真棒.这车值很多钱吧.”

“百十万.也不算多.”王宝玉一边开车一边洋洋得意的说.

魏冬妮惊得捂住了嘴巴.说道:“啥时候我也能有一辆就好了.回村也能摆摆阔气.”

“嘿嘿.好好学习.将來找份好工作.什么都会有的.”王宝玉道.

“嫁个好男人.是不是更简单.”魏冬妮歪着头问道.

“这个事情嘛.女孩子还是要经济独立.否则.容易受男人的气.”王宝玉咳了一声道.

“你会让妻子受委屈吗.”魏冬妮又问.

“当然不会.我会是将來的模范丈夫.”王宝玉只顾在小mm面前吹牛.沒看见魏冬妮一脸崇拜.

两个人一边闲聊.一边來到了北国大酒店.王宝玉要了个包间.拿过菜谱让魏冬妮点菜.魏冬妮喜气洋洋的接过精致的菜单.但是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面对昂贵的价格.小丫头还是把菜单又推给了王宝玉.

后來在王宝玉的一再推让下.魏冬妮才狠狠心要了两个最便宜的素菜.王宝玉知道她不舍得花钱.大方的叫來服务员.让服务员将酒店的特色菜.一样來一份.

满满一大桌子菜.让魏冬妮满脸羞意.甚至不知道该从哪里吃起.含着筷子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

王宝玉看着她.心声怜惜之情.他现在的真真假假的女朋友.哪个都不简单.夏一达是纪委秘书.代萌是市长秘书.就是曾经的傻大姐钱美凤.也成了有钱人.递个百万的存折人家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好沒滋味.程雪曼就更不用说.穿貂皮傍大款.吃牛排品红酒.活的很滋润.

看着魏冬妮小口的夹着菜.动作尽量保持优雅却显得笨拙.明显还带着些淳朴的本色.这让王宝玉心生喜欢.在物欲横流的都市里.人性正在迷失.这份淳朴就显得尤其可贵.尤其是魏冬妮大呼小叫的惊喜之声.竟然让王宝玉有种奇怪的感觉.感动.

“冬妮.村里还有什么新闻.”王宝玉又给魏冬妮点了一杯鲜榨芒果汁.笑着问道.

“最近应该沒有.去年來了一伙有钱人.说是要投资建绿色产品基地.吃住了两天.后來就沒音了.”魏冬妮道.

“哦.咱村交通不便.又四面环山.不适合搞绿色产品种植.”王宝玉道.

“大哥哥.去考察的那个黑大个.还问到你呢.”魏冬妮道.

黑大个一定是阚振良无疑.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感兴趣.王宝玉忙问:“那你听到他问我什么啊.”

“我那天正好放假回家.帮着家里收拾木耳段.黑大个由马支书陪着來家里考察.我听他问这个项目是谁想出來的.马顺喜就说到了你.然后他就详细问了你家里的情况.”魏冬妮道.

“问我.”王宝玉觉着这其中有问題.阚振良要想了解自己.完全可以打电话直接问.于是警惕的继续问道:“他都问了些什么.”

“都是些很家常的事儿.家里有几口人.都有谁啊.对了.他还问你改嫁的妈叫什么名字.呵呵.我觉得他挺啰嗦的.”魏冬妮道.

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眉头紧锁.心中一阵不安.阚振良问到自己家人并不为过.但是问得如此详细就太不正常.

无非就是想和自己合作项目而已.有必要弄得像政审一样吗.而且当时两人并不相识.怎么连对自己改嫁的母亲都这么感兴趣.一定有问題.难道.难道说他是黑手党.

王宝玉心头一沉.冷静的将所有和阚振良有关的线索在大脑里重新汇集了一遍.不好.很有这个可能.

那个黑手党的银牌人物.不就是在京城做生意吗.而阚振良无缘无故的非要跑到平川做生意.还非得让自己当这个总经理.也透着不对劲.

据落网分子交代.很多消息都是从京城银牌头头那里得到的.远在京城的阚振良怎么知道的信息比平川市的黑手党都多呢.目前看.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出卖了自己.

可是说起來.草根出身的王宝玉也沒有几个朋友在京城.前后总共也才去过两次.逗留时间很短.应该沒有仇家吧.

欧阳局长和李专员一行是替国家办事的.肯定不会陷害自己.他们是黑手党的死对头.对了.还有濮玫.也不可能.她是个高傲的成功记者.又在全身心照顾小儿子.根本和阚振良沒有瓜葛.濮玫的丈夫也是国家干部.不可能那么复杂.

突然.一个人的名字在王宝玉的大脑中一闪而过.一切都显得明朗起來.王宝玉的脸顿时阴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