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4 出问题了

1914 出问题了

“大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魏冬妮见王宝玉一脸凝重之色,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很小心的问。

“没事儿,冬妮,你还有什么愿望,大哥哥都帮你实现了。”王宝玉回过神来,换了个笑脸道。

“我,我还没住过宾馆呢!”魏冬妮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小事儿一桩,今晚你就住在这里。”王宝玉大方的说道。

“大哥哥,其实我最大的愿望是……”魏冬妮欲言又止,脸一下子就红了。

“希望家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吧!只要你努力,会有那么一天的。”王宝玉鼓励道。

吃过饭后,王宝玉就给魏冬妮开了个房间,又在房间里陪着她打了会扑克,然后就在小丫头失望的眼神中离开了。

回到家里,王宝玉想起了阚振良,越想越觉得不对头,越想越觉得此人是黑手党,于是,他果断的拿起电话,打给了京城的李专员。

“小王,这么晚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啊?”李专员笑呵呵的问道。

“我想问问,咱们国安对我的保护还有没有了?”王宝玉直接问道。

“当然有,这一点你尽管放心,他也许就在你的身边,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李专员道。

“那就好,李专员,您一定清楚我现在做什么吧?”王宝玉问道。

“当总经理,有钱有闲,日子过得很滋润。”李专员笑道“这个地球人都知道,我现在超级无聊。”王宝玉不以为然。

“刚和一个淳朴的农村女大学生吃了晚饭,怎么还说是无聊?”李专员又笑道。

哇靠,这么清楚。王宝玉有点不自在,有种光着身子走路的感觉,不过,这也证明自己时刻处在国安人员的保护之中,安全有保障,想必国安人员也不会乱说话。

“您不觉得我当这个总经理当得有点蹊跷吗?”王宝玉又问。

“是有些蹊跷,你在怀疑阚振良吗?”李专员是个聪明人,一言道破。

“是,他越是对我好,我就越觉得奇怪,而且,他还借着考察之名,对我进行过调查。”王宝玉直言不讳道。

“阚振良此人,在京城颇有影响力,上层更是有许多关系,我们也在关注他,只是暂时还没发现他的可疑之处,而且,他给你们平川投资那三十亿,也是从集团上合法拨过去的。”李专员解释道。

“他有过在美国生活的背景,这一点不可疑吗?”王宝玉又问。

“有过海归背景的人很多,没有切实的证据,我们国安也不能随便抓人,更何况像他这样大企业家,小王,你多关注他的动向,如果发现了不对头的地方,随时跟我汇报。呃,很晚了,还有其他的事儿吗?”李专员打着哈欠问道。

我向你汇报?切,还是等于白说,王宝玉不好再继续打扰,只能放下了电话,有点垂头丧气,既然李专员都没有证据,自己是不是太疑心了?还是让黑手党给吓怕了,草木皆兵,兴许阚振良就是看中了自己这个远见卓识的人才,或者就是试图用自己去拉拢上面的关系。

可是自己真的是个人才吗?咱凭心而论,自己哪里是个让人爱不释手的人才,无非就是运气好点而已。远得不说,就说现在药厂里这几个人,商博全、于敏和石临东,哪个不是各自专业的精英,放出来单挑都能把王宝玉撂倒。

哎,想不通,因此阚振良的事情只能暂时放下,尽管如此,王宝玉还是时刻揣着小心,又过了一个月,在陶居海日以继夜的工程推进下,振良药业的厂房终于建成了。

王宝玉去视察了一番,陶居海果然是把好手,工程的质量无可挑剔,监理方也证明绝不存在偷工减料的行为,陶居海也直言不讳的说,在其中赚了八千万,要给王宝玉一大半。

钱是个好东西,王宝玉当然心动,但他还是拒绝了,只收下了自己那一百万,其余的钱让陶居海留着还账,陶居海感激涕零,发誓只要王宝玉开口,上刀山也绝不犹豫。

之后,王宝玉坐在自己办公椅后面,心情有些激动,并非是助人为乐自己开心,而是他惊讶的发现,石临东真的是个人才,早把陶居海的利润算得清清楚楚。无意插柳柳成阴,当初就帮了人家那么一个小忙,没想到如今竟可以把他留在身边,何愁将来不发展!

不过王宝玉并不打算因此表扬他,石临东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物,但是其生长背景过于悲苦,以至于养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

商政界无可厚非的都需要铁石心肠,但那归根结底讲的其实还是原则,并非是六亲不认,穷寇死追。从私心上讲,如果石临东棱角过于锋利,早晚一天会伤到自己的妹妹。琳琳和石临东截然不同,锦衣玉食,父母疼爱,是个标准的乐天派,如果两人走到一起,将来势必难以达成共识。

王宝玉做为琳琳的亲哥哥,当然愿意为她铺好幸福之路。

厂房建好了,下一步当然是进设备,王宝玉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打电话催促阚振良过来查看一下厂房的建设情况。

阚振良当然还是和以往一样推阻再三,但是王宝玉坚持邀请,到底阚振良没有拒绝的理由,还是来了。

王宝玉再次陪着阚振良视察了厂房,阚振良也是赞不绝口,还嘘乎说这种质量,九级地震也不怕。

晚上,王宝玉再次跟阚振良在昆仑大酒店里吃饭,阚振良频频举杯敬王宝玉,说他没有看错人,振良药业有王宝玉主持大局,将来的发展一定没有问题。

“阚大哥,厂房也建好了,咱们是不是该进设备投入生产啊?”王宝玉问道。‘“这个嘛,集团已经在考虑。”阚振良还是那句话。

王宝玉有些沉不住气,直言道:“阚大哥,二三十个亿就在账户上空悬着,资金一天不周转,就会产生损失的。”

“唉!”说起这事儿,阚振良长长叹了口气,半晌才说道:“兄弟,不瞒你说,血清蛋白的事情,出了点岔子,怕一段时间做不了了。”

“什么问题啊?”王宝玉心里一惊,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