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5 改项目

1915 改项目

“国家药监局那边看得很紧,相关负责人不批,我们进行了大量公关,钱也使了不少,还是沒有结果。”阚振良道。

“啊,那下一步怎么办,总不至于把厂房承包给别人吧。”王宝玉瞪着眼睛大呼小叫:“不是,阚大哥,咱们集团这做事儿风格有点让人意外啊。”

“呵呵,兄弟你别着急,集团不差这点钱,我有个想法,正想跟你商量。”阚振良道。

“您请讲,我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的。”王宝玉蔫头巴脑的说道。

“想必兄弟你也知道,跟我一样下身有残疾的男人,数不胜数,我觉得咱们药业应该在这方面科技研究,市场前景要比血清蛋白更具潜力。”阚振良道。

“生产补肾强阳的药。”王宝玉听明白了,惊问道。

“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对了兄弟,我拜托你的事情有沒有眉目啊。”阚振良问道。

“正在打听,这种所谓能让男人雄起的民间验方不少,比如,吃黑泥鳅,黑蚂蚁,甚至还有说吃大蛆的……”王宝玉道。

阚振良连忙摆手,皱起了眉头,听恶心了,喝了杯酒压了压,阚振良才又说道:“兄弟,那就把这些方子多多搜集一些,我尽量找一些医药方面的专家,进行药理药性上的分析。”

“可是我听说血清蛋白可是紧俏商品,将來的市场很大啊,壮-阳药满大街都是,技术含量也不高,能行吗。”王宝玉不放心的问道。

“呵呵,血清蛋白投入高,其实也是高风险,如今药学发展那么快,不一定哪天就研发出來了新的替代品种,咱们私人企业能跟得上国家的步法吗。”阚振良点拨道。

我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你这话该早说啊,王宝玉心里狠狠骂了一句。

阚振良接着又说道:“咱们再举个不恰当的例子,现在服装厂遍地都是,都说做衣服生意不赚钱,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做。”

“为啥。”

“那是因为市场需求很大,这都是老百姓源源不断的日常需求。”阚振良看似激动的说道。

几个意思,也就是说下面不行的男人也会一代代源源不断的产生,王宝玉似懂非懂,说道:“好像是这么个理。”

“所以说,咱们还是避开国家垄断的这些行业,选择适合自己集团发展的项目更好,你见过私人有搞航天事业的吗。”阚振良见说通了王宝玉,很是高兴。

见过私人研发时光机的,王宝玉不满的在心里嘟囔了一句,还是点头同意了:“好吧,下一步我就着手这件事儿。”

走到今天,王宝玉也大致明白些事,那就是做生意还得做自己熟悉的行业,壮-阳药这太容易了,自己手里就有现成的春哥丸,那是百试不爽,用过的人都说好。

“加快些进度,市委市政府那边可对我们的期望很高啊。”阚振良道。

酒足饭饱之后,阚振良再次邀请王宝玉去按摩享受,王宝玉婉言谢绝,回到家里,他考虑了很久,项目听起來不错,自己手里无非就是个秘方,虽然靠这个东西也能笼络点关系或者赚点小钱,可哪里比得上成规模的生产來钱快。

可是有些头绪还沒理顺,王宝玉决定暂时不把春哥丸的药方交给阚振良,有必要再对阚振良进行一些观察,坚决不能贸然行事。

不过,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的,王宝玉搜集了一大堆这方面的所谓药方,整理了好几页纸,发给了阚振良,阚振良对王宝玉的举动表示非常的满意,还说,一旦通过专家的论证,这边很快就会投入生产。

转眼又要过春节了,王宝玉原本就闲來无事,又想着早点回家陪着多多,于是,过了腊八就回了神石村。

钱美凤依旧还是老样子,只要王宝玉不提多多的事情,她还像沒事儿的人一样,有说有笑,甚至在林召娣提及王宝玉婚事的时候起哄。

但是一提到钱多多的问題,美凤翻脸就恼,索性王宝玉干脆就不说了,早晚等多多长大了,肯定由不得她。

这天,王宝玉跟着干妈林召娣來到了养殖场,一个瘦巴巴的男人立刻笑脸相迎的过來打招呼,正是李秀枝的男人张大柱。

他们的事情王宝玉多少也了解一些,李秀枝带着孩子在这边帮着钱美凤照看养殖场,张大柱还在东风村管理木耳种植基地,虽然聚少离多,但两个人的感情还是沒得说。

“大柱,过來探亲啊。”王宝玉开玩笑道。

“嘿嘿,我不愿意來,非得打电话催着过來。”张大柱咧嘴笑道:“宝玉,听说你发达了,可真了不起。”

“也不行,总经理就是挂名,这不,沒事儿干早早就回家了。”王宝玉无奈的说道。

“嘿嘿,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啊。”张大柱沒來由的说道。

“我欠你啥人情啊。”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张大柱将王宝玉拉到一边,递上一支烟笑道:“去年的时候,京城的大老板來咱村考察,夸赞咱们木耳基地搞得好,我可是说这都是你的功劳,全是说的你的好话。”

“切,就这点事儿,等会儿我让美凤给你媳妇多加点工资。”王宝玉不屑道。

“嘿嘿,不是那个意思,人家京城的老板就是出手阔气,看咱村的木耳培育基地太寒酸,一下子就捐了十万。”张大柱赞不绝口道。

哦,阚振良还真能四处撒钱,那应该让他对富宁县福利院去看看,看能不能给爱心小裴资助点,王宝玉这样想着,又继续打听:“他除了捐钱,还干了什么。”

“他很随和,跟我聊起了你,我说你绝对有本事儿,你秀枝婶过年不孕,你一服药下去,大胖小子就抱上了。”张大柱道。

“是你有毛病,干嘛又赖给秀枝婶啊。”王宝玉道。

“我是那么说的,但他一听很感兴趣,什么考察也不考了,开车就回去,临走之前他还说你是个人才,将來有机会一定重用你,这不,你就成了总经理了。”张大柱邀功般说道。

王宝玉心里又是咯噔一惊,原來阚振良早就了解自己有药能治男性病,怪不得一再暗示,可他为什么不直接问呢。

(征集龙套喽,有意参与的朋友们请在17K网站本书置顶帖处留言,或者加入小术士群:221982509,男女不限,加群优先,人名要符合本书特点和人物身份,尽量避开生僻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