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6 混出人脉

1916 混出人脉

这里面一定有事儿,如今的王宝玉已经不是傻子,看來,阚振良给了自己这么多好处,转了好大的圈子,就是冲着春哥丸來的,一旦自己交出了药方,说不准自己沒用了,就会想方设法把自己踢出去。

操,这水平真跟当初的刘建南一个级别的,拐弯抹角,虚张声势,还自以为挺能耐。

“大柱叔,以后这种事儿别往外说,不觉得丢人啊。”王宝玉埋怨道。

“嘿嘿,人家京城的老总也有这毛病都不在乎,我一个农村人还怕什么啊,更何况我现在已经好了,要不人家老总能干大买卖,心底敞亮,不藏着掖着。”张大柱不停的感叹。

“大柱叔,别那么势利,沒钱的下面不行那是窝囊,有钱的就成敞亮了。”王宝玉开玩笑道。

“嘿嘿,不是闲聊嘛。”张大柱脸上现出一丝尴尬。

张大柱走后,王宝玉就背着手在养牛场里转悠了起來,一边想着阚振良的事情,钱美凤知道他这个德行,也不招呼他帮忙,就在王宝玉实在无聊,准备再回别墅陪多多玩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來。

一看电话号,是阚振良打來的,电话里,阚振良直截了当的说,为了帮助王宝玉更好的管理企业,集团派下來一名工作人员,入驻振良药业公司,让王宝玉明天早上去火车站迎接一下。

到底还是对老子的工作不放心啊,王宝玉爽快的答应,來人就來人,正好还可以推卸责任,以后赚不到钱可别赖到老子头上。

于是,王宝玉告别了家人,说安顿好公司的事情,马上再回來,多多哭得小脸都花了,林召娣怎么哄都哄不好,最后跟着孩子一起哭,钱美凤也是心疼的眼泪直打转,一把抱起孩子回到别墅。

王宝玉发动汽车,但是耳边全是多多的哭声,心乱如麻,此时他真想抛下一切,回到女儿身边,可是不努力奋斗,就无法树立在孩子心中的威信,孩子她妈对自己一肚子不满意,难道将來还要让女儿失望。

王宝玉一狠心,猛踩油门,飞速离开了神石村。

第二天一早,王宝玉收拾一新,在石临东的陪同下,來到了火车站,最近头脑不清醒,也忘了问阚振良來的人叫什么名字,王宝玉也懒得打电话问,干脆就举了一块“振良药业”的牌子。

早上从京城來平川的火车只有那一个车次,王宝玉举着牌子,直到下车的人都要走光了,也沒看见谁主动过來打招呼,不禁心中一阵疑惑。

难道说阚振良故意这么做,让來人去私服暗访了,老子又沒做什么错事儿,根本就不怕,就在这时,一个拖着红色皮箱的女孩子,身穿雪白的貂皮,慢腾腾的从出站口走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蹭脏了衣服,皱着眉头拿纸巾擦个不停。

來到出站口,女孩左顾右盼,仿佛在找人,一看见王宝玉,立刻绽放了笑容,快步跑了过來。

王宝玉当然认识这个人,正是多日不见的程雪曼,她怎么來了,王宝玉微微笑道:“雪曼,怎么想起來回家过年了。”

“嘻嘻,我就是你要接的人。”程雪曼嘻嘻笑道,脸上还带着一丝的傲气。

“阚总派下來的人是你。”王宝玉满脸惊愕之色。

“怎么了,我不合格吗,宝玉,快上车吧,天气怪冷的。”程雪曼略带撒娇的说。

“请问您在集团是什么职务。”石临东突然问道。

“哟,这个小伙子是谁啊。”程雪曼看了一眼石临东,有些不快的说道。

“石临东,我聘用的公司副总经理。”王宝玉介绍道。

“副总经理,可看起來像个大学生嘛。”程雪曼不客气的问道。

石临东严肃的说道:“我已经毕业半年多了。”

“才半年,有工作经验吗。”程雪曼轻蔑的看了石临东一眼问道。

石临东沒说话,又问了一句:“请问您在集团里是什么职务。”

“真沒礼貌。”程雪曼哼了一声,沒搭理石临东,躬身钻进了王宝玉的车里。

石临东面带愠色,王宝玉连忙用眼神制止了他,三个人一同回到了公司,在王宝玉的办公室里,程雪曼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左瞧瞧右看看,甚至还在王宝玉的总经理椅子上坐了坐。

“雪曼,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題,你在振亮集团里是什么职务。”王宝玉点起一支烟,很认真的问道。

“我给阚总当秘书,嗯,时间不长,一个月吧。”程雪曼说道。

“阚总沒说让你來担任什么职务。”王宝玉继续问道,这个事情很重要,如果程雪曼作为独立董事进來,或者财务总监,那就必须要重视起來。

“阚总让我來给你当秘书。”程雪曼道,脱了大衣挂在衣架上,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薄薄的羊绒衫,勾勒出迷人的曲线,可惜王宝玉已经失去了欣赏的兴趣。

“我不需要秘书,你最好让阚总给你换个职位。”王宝玉冷下脸來说道。

“那就当副总经理吧,我京城大学正牌的MBA学历,还有过几年的工作经验,怎么也比那个毛头小子强。”程雪曼娇笑道,随后又得意的补充道:“现在我可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任人欺负的程雪曼了,混了这几年,多少也有些人脉,我看那个大学生穿得很穷酸,大概什么背景也沒有吧。”

哼,王宝玉冷声说道:“石临东是我聘请的副总经理,如果集团有意见,那也是我瞎了眼。”

“宝玉,你生气了,我就是跟你开玩笑嘛,我肯定要服从集团服从你的指示啊,其实,这还是我争取的,毕竟平川是我的家。”程雪曼柔声道。

“阚总沒说让你如何监视我的工作,财务账簿你可以随便查,人员就那几个。”王宝玉继续说道。

“宝玉,阚总沒说什么,就是让我回來支持你的工作,工资也是集团发。”程雪曼道。

“那你一个月赚不少吧。”王宝玉盯着程雪曼问。

“也不多,一个月五千。”程雪曼支支吾吾的说道,以为王宝玉想要跟她要钱,又补充了一句:“宝玉,你的钱我会还的,都是老同学了,你还不相信我吗。”

“钱不是大事儿,你跟阚振良到底是什么关系。”王宝玉不依不饶的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