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7 显摆

1917 显摆

“宝玉,你误解了,我们是朋友,他也是个君子,不是你想的那样.”程雪曼被逼的有些红头涨脸。

“既然你是集团派驻人员,公司表示欢迎,马上让石副总给你安排个办公室。”王宝玉道。

“宝玉,他那么年轻能行吗?是不是考虑换个有经验的管理人员啊!”程雪曼道。

“我做为总经理是不是也很年轻啊?”王宝玉反问道。

“这个。”程雪曼一时回答不上来,只是怏怏的说道:“那不一样。”

“集团既然让我当总经理,这边的事情我就说了算,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王宝玉口气强硬的说道。

“好吧!”程雪曼以为王宝玉会对她很客气,这会儿显得有些灰头土脸。

王宝玉叫来了石临东,让他给程雪曼在旁边安排了个办公室,石临东询问了程雪曼的情况,听后提醒道:“王总,我觉得事情不对头,上头派驻的人员,至少也是集团骨干,而不是秘书。”

“临东,你的疑惑不无道理。我们都要静观其变,对了,你最好不要跟程雪曼发生冲突。遇到问题尽量迁就着她点,实在解决不了的可以和我说。”王宝玉道。

“我懂!”石临东郑重的点了点头。

石临东走后,王宝玉眉头紧蹙,他根本没有想到,阚振良派驻的人员,竟然是程雪曼,这又是什么意思?阚振良明知道自己跟程雪曼的关系,但凡警惕一些,也不会派程雪曼来,这又是搞什么鬼?

阚振良掏了三十个亿,不参与不过问,甚至连要搞的项目都没有头绪,反而整天一味的调查自己,甚至还很详细。依王宝玉看,阚振良对王宝玉的私事比对公司都上心!

思索了半天,王宝玉忽然想通了一件事儿理,阚振良四处调查自己,可谓是对自己的一切都很清楚,但是,自己却对他了解不多,这完全有悖于兵法上知己知彼的原则。

坐在这个大办公室胡乱猜想是不会有结果的,他不是暗自调查自己吗?好啊,老子就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看最后谁熊包!

王宝玉打起精神,笑呵呵的打过去电话:“阚总,您安排的人员我已经接到了,感谢集团对公司的支持。”

“呵呵,有没有感觉很意外啊?”阚振良随和的问道。

“何止啊,简直是惊喜。”王宝玉说了句听上去很暧昧的话。

“小程是你的同学,你们熟悉,将来工作起来也不至于太别扭。同时这也表示集团对你的充分尊重和信任,一切还是你做主。”阚振良居然卖给了王宝玉一个人情。

“既然是集团派驻下来的人员,我一定待她如上宾。”王宝玉连忙撇清了这层关系。

“有事儿一起商量着做,小王,你多搜集一些药方,这些药方经过配伍实验,不太符合要求啊!”阚振良道。

“我一定尽力。”王宝玉客气道。

程雪曼在公司呆了一会儿,就过来打招呼要出去办事儿,还说这么大的公司,应该配有专车。

王宝玉对此不置可否,什么都没做,买车显摆个屁。程雪曼还是不情愿的打车走了,大概是跟以前的熟人显摆她在京城学习的巨大收获。

快下班的时候,美女陶然来了,送来了她父亲陶居海给王宝玉的新年礼物,是一个巨大的招财猫,陶然说,这可是在寺院里开过光的。

王宝玉笑呵呵的收下,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寓意深刻,又简单问了问陶然的情况,陶然说,她参加了青年歌手大奖赛,还获得了亚军,有好几家经纪公司要签约。还说希望能继续参加下一届比赛,争取得个冠军。

“你一定会成为响当当的歌星。”王宝玉道。

“嘻嘻,你还算我能出家呢!”陶然甜甜的笑着,跟王宝玉丝毫不拘束。

“也不要全信,人的命运不是一成不变的。”王宝玉讪笑着解释。

“宝玉,说真的,我爸落魄的时候,在那段困苦的日子里,我看了不少佛经,写得真好。要不是那些佛经支撑着,说不定我也会想不开自杀。”陶然道。

“佛法不离世间法,寺院并非修行的唯一解脱途经。”王宝玉道。

“嘻嘻,怎么说都是你的理。”陶然笑道。

“陶然,希望你尽快走出这些阴影,活出自我。”王宝玉鼓励道。

“嗯,经过这些事情,我看淡了许多。不过也因此受益,大家都说我的声音里少了许多浮夸,多了份醇厚。”陶然真诚的说道。

两个人正谈的开心,程雪曼的电话打了进来:“宝玉,晚上来北国大酒店吧,都是朋友,她们可点名让你来。”

“是嘛!我很忙,还是改天吧!”王宝玉推辞道,心中骂了一句,臭显摆的个屁。

“你就过来嘛,宝玉,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嘛!”程雪曼带着撒娇的说。

“好吧,马上我就过去。”王宝玉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并不是他非要给程雪曼面子,而是要让程雪曼明白一点,自己心里根本就没有她。

“宝玉,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好。”程雪曼高兴的说道,那口气就像是十六七的小姑娘一般嫩。

王宝玉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宝玉,你要有事儿我先走了。”陶然起身道。

“先别走,晚上有个酒局,你能否陪我去一趟啊?”王宝玉道。

“这怕是不方便吧!”陶然面带犹豫。

“不瞒你说,请客的是个女孩子,我这样去不太方便。”王宝玉笑道。

“我懂了,没问题,一定给你挣回面子。”陶然笑了笑,答应了下来。

两个人下楼开车来到了北国大酒店,在一个房内里,三个女孩子正在嘻嘻哈哈的聊着,坐在中间的是程雪曼,左边是田英,右边是杜倩倩。

程雪曼能够主动请客,很显然是在向田英和杜倩倩显摆,田英歌手大奖赛中与大奖无缘,最后又回到了歌舞团,而杜倩倩依旧给沈文成当秘书,在位置上显然不能跟程雪曼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