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8 错上加错

混世小术士 1918 错上加错 无忧中文网

程雪曼正兴致勃勃的讲着她在京城的辉煌经历,脸上满是傲气,杜倩倩表情平静,而田英则是蔫头耷脑,沒个精神。

“雪曼,依你现在的水平,月薪得过万了吧。”杜倩倩呵呵问道。

“两万块钱在京城也是平常事儿,现在物价那么高,一年沒个百十万可玩不转,英子,要说还是你命好,正式工作,一个月也能赚不少吧。”程雪曼挑衅的问道。

田英小黑脸一红,说道:“什么啊,刚涨了二百,两千多点。”

“呦,才是倩倩的三分之一啊,英子,你可真亏了。”程雪曼大呼小叫的说道,得意异常,当然,王宝玉的出席才是她最大的骄傲,她低头看了下手表,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门在此刻被打开了。

一扫往昔二流子形象的王宝玉,看上去有点器宇轩昂的架势,尤其他的身边还有个绝色的美女,一时间,在座的三个女孩都愣住了。

程雪曼一时间脸色变得很难看,讪讪的问道:“宝玉,这位女士是。”

“我叫陶然,是一名歌手。”陶然很大方的说道。

“陶然,听说你混得不错啊。”田英颇有些嫉妒的说道。

“田英,你唱功不错,将來也会有发展。”陶然道。

“王大老板,花团锦簇啊。”杜倩倩呵呵打趣道,她好像有点明白王宝玉的用意,笑容格外灿烂。

程雪曼起身让开了主座的位置,王宝玉沒有着急坐下,而是颇为绅士的拉开旁边的椅子,牵着陶然款款落座,陶然则含情脉脉的看了王宝玉一眼,檀口微动,甜甜的道了声,谢谢。

王宝玉这才一屁股坐在主位上,程雪曼被挤到了一边,心情很不痛快,脸色越发的难看。

“各位美女,大家尽情吃喝,这次我请。”王宝玉大方的说道。

“王大老板可是平川的富豪界新贵,嘻嘻,我都想给你去当秘书呢。”杜倩倩道。

王宝玉当然明白她这是玩笑,而且还是冲着程雪曼去的,程雪曼当仁不让的说道:“集团安排我给王总当秘书,你就死心吧。”

“呵呵,我沒啥心思,怕是你不死心吧。”杜倩倩笑道。

“宝玉,女秘书可要好好对待,经常见面,可不要吃窝边草。”陶然道,还挽了一下王宝玉的胳膊,陶然此举分明就是明确示威,王宝玉是她的男朋友。

“然然,你就放心吧,我这个人你了解,有贼心沒贼胆。”王宝玉配合的轻轻拍了拍陶然的小手。

“哼,我才不信呢,你的花花肠子最多了。”陶然撒娇的在王宝玉胸口点了一下,王宝玉则趁机捉住她的手,贱笑道:“有了你,我的胆子越來越小。”

“讨厌~”

程雪曼已然气得脸色发青,心中后悔搞了这次聚会,更后悔请了王宝玉过來。

不过,当着众人,程雪曼还是强挤出一丝笑意,说道:“办公室恋情都是传说中的,就像我们阚总,人正派的不得了,甚至都很少跟下面人说话,给他当秘书,除了有专车,年节有奖金,几乎沒什么好处。”

这话还是示威,陶然不屑道:“所以说,当秘书不如当妻子,瞧那些大老总们,即便是外面彩旗飘飘,赚了钱还不是要回家交给老婆,小三小四小五的,无非就是吃点剩的而已,好可怜哪。”

王宝玉嘿嘿直笑,和身旁的杜倩倩聊了起來:“倩倩,最近还好吧。”

“还行吧,有死人我就有钱赚。”杜倩倩小声道。

“真羡慕你,完全看淡了生死。”王宝玉道。

“不能跟你比,她们三个,好像都是你的情人吧,眼神不对啊。”杜倩倩笑道。

“净瞎说,我还是单身呢。”王宝玉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的看了看那三个女孩,程雪曼一脸不快,陶然得意洋洋,田英耷拉着脑袋,使劲的扯着一块餐巾纸,看來心情复杂。

“其实,人死了之后,都是臭皮囊,任凭生时光辉无限,死后也是赤条条。”杜倩倩笑道。

“绝对真理,所以啊,我决定一辈子都不结婚。”王宝玉跟杜倩倩竖起大拇指。

菜上來了,以程雪曼的小气,自然不会有太贵的,王宝玉不客气的拿过菜单,专挑贵的又点了几个,还要了两瓶法国红酒,完全一幅暴发户的样子。

几番相互敬酒下來,多少减轻了酒桌上的尴尬,田英跟程雪曼换了位置,跟陶然聊了起來,陶然大方的表示,只要有机会,会想着田英的。

“然然,以后英子就拜托你照顾,这可是我的发小,关系沒得说。”王宝玉认真地说道。

“放心,我跟英子肯定能成为好姐妹。”陶然也诚恳的答复,只要是王宝玉嘱咐的事情,当然是在所不辞。

趁着杜倩倩上厕所的空当,程雪曼端着杯过來,眼睛红红的对王宝玉道:“宝玉,祝你幸福。”

“嘿嘿,也祝你早日有好的归宿。”王宝玉并沒说太过分的话,跟程雪曼碰了一杯,看着她要哭的样子,心里竟然也有些不好受。

曾几何时,王宝玉一直努力追逐程雪曼的脚步,终于实现了千日之约,也曾商量着婚事,幻想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然而,岁月的长河就是如此的无情,冲刷改变所有的一切,那份纯真渐渐远去,留下的除了遗憾,还有伤怀。

“宝玉,在京城的日子里,我想了很多,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程雪曼颇有深意的说道。

“我也错过了很多,但是,生活还在继续,无法回头。”王宝玉当然明白程雪曼的意思,很委婉的封了门,在程雪曼这里受到的伤害已多,他不想再重复那些时光。

“可是如果错过了而不去改正,岂不是要错一辈子。”程雪曼满眼期待的看着王宝玉说道。

“谁知道这个所谓的改正不是错上加错。”王宝玉反问道。

程雪曼一阵失望,低声说了句:“我懂。”再次喝了一杯,步伐稍显凌乱的回到了桌位上。

王宝玉心中有丝苦闷,真的好想有个家,可是这个女主人究竟是谁,多多的事儿,在夏一达那里就是颗定时炸弹,如果引燃,后果无法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