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19 待时飞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19 待时飞

酒桌上的喧闹还在继续,令王宝玉沒想到的是,杜倩倩酒量惊人,她彬彬有礼的频频发起了敬酒,将其余三个女孩子都喝得歪歪斜斜,酒话连篇,而她自己则一直保持着微笑,果然不愧沈文成青睐的秘书。

王宝玉也佩服这个女孩子的心胸,因为程雪曼对她散布的所谓谣言,她到底沒能去参加mba培训,但杜倩倩对程雪曼并沒有表示出任何的不快,反而虚心的请教着程雪曼关于企业管理上的问題,程雪曼本來就学得不咋样,难免词不达意,支支吾吾。

“宝玉,真的谢谢你,你救了我们全家。”陶然俏脸通红的说道。

“别总说这些,你爸是个好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出手相助自是应该。”王宝玉客气道。

“宝玉,只要你需要我,无论什么都行。”陶然坚定的说道。

“嘿嘿,有美女这份心就觉得此生无憾。”王宝玉嘿嘿笑道,陶然说得很明白,哪怕以身相许,她也毫不含糊。

如果换做前几年,王宝玉肯定不会错过这种机会,但今天的他已经长大了,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为人不能欠下情债,欠钱好还,而情债将会伴随一生。

四个女孩子当中,只有田英各方面最差,喝着喝着竟然喝哭了,感叹命运对自己不公,沒钱沒长相,还沒有实力,简直就是三无产品。

陶然安慰田英,还用了《红楼梦》里的话:玉在椟中求善价,钗在匣内待时飞。

“我既不是玉,也不是钗,就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一撮萝卜樱子。”田英一听这话,更是哭的厉害。

程雪曼喝得最凶,一杯又一杯的往肚子里灌,最后竟然也哭了,和田英搂在一起,伤心不已。

“英子,只有你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和你说。”程雪曼动容的说道。

“我最讨厌跟你说话,你每次都跟我炫富。”田英酒后吐真言。

“哎,除了炫耀这个,我还有其他可以炫耀的吗。”程雪曼说着又给自己倒上一杯喝了下去。

王宝玉见酒桌失去了秩序,便张罗着散桌,为了女孩子们的安全,他又给这些女孩子分别开了房间,而他自己也喝得晕晕乎乎,干脆也找了个房间住了下來。

洗了一个澡,王宝玉渐渐清醒了不少,为了跟程雪曼怄气,自己装大尾巴狼,这下子又花了一万多,想想还真是败家。

咚咚咚,传來了敲门声,王宝玉赶紧整理了衣服,过去开门,一见來人是杜倩倩,他便放下心來,说起來,跟杜倩倩几面之缘,两个人的关系纯净如水,根本不用拘谨。

“倩倩,你的酒量可真好。”王宝玉赞道。

“你女朋友陶然的酒量也不错,她是装的。”杜倩倩虚掩了门,过來说道。

“是吗,你好眼力啊。”王宝玉赞了一个。

“女人的心思可不是你们男人那么容易猜到的。”

“那我就跟你学学如何撕去女孩子伪装的面具。”王宝玉打趣道。

“呵呵,至少得一千层,现在一下子可教不会你。”杜倩倩开了个玩笑。

不过这话王宝玉信,三个平日毫无感情基础的女孩子,竟然也可以坐在一起吃吃喝喝,开心聊天,可能大老爷们就不会这么做。

王宝玉找了个话茬,问道:“兴北集团这几年发展的不错。”

“提起你,沈总总是赞不绝口,要不是听了你的话,沒有参与一马平川投资公司,怕是也在这次事件中伤了元气。”杜倩倩道。

哦,看來沈文成还真是跟这个小秘书无话不谈,王宝玉谨慎的笑问道:“你跟沈总这么多年,他也不提拔你,还真是不够意思。”

“机会当然很多,可我觉得,自己就是干秘书的料,做些实事还行,要说是策划操控,我自己也沒有自信。”杜倩倩道。

不错,能看清自己,实属难得,王宝玉又问:“倩倩,这么晚过來,是不是有事儿需要我啊。”

“嘻嘻,我知道你是大师,帮我看相吧。”杜倩倩道。

“卦馆都开黄了,算什么大师啊。”王宝玉连忙摆手,自从当上了这个总经理,算卦看相他已经基本不对外了,自觉退隐江湖。

“怎么,怕我不给你卦钱。”杜倩倩道。

“当然不是,就凭你当初能帮我的朋友化妆,我也不能收你的钱。”王宝玉道。

“嘻嘻,就凭我帮你隐藏秘密,你也应该帮我看相。”杜倩倩笑道。

王宝玉点了点头,就当做无聊娱乐了,杜倩倩跟王宝玉并排坐在宾馆内的沙发上,伸出了小手。

杜倩倩的小手很白嫩,但是,这手却经常跟尸体打交道,王宝玉还是沒有碰,从手相上,杜倩倩的事业线很明显,应该有着强烈的事业心,而平整的指尖,又显示她对工作上无比的认真负责。

“咱们之间很了解,熟悉的我就不说了,从你的手相上看,你除了秘书工作,还有那个兼职的化妆师,对于文学艺术也有很高的灵性。”王宝玉指着那条弯弯的智慧线道。

“大师果然不凡,其实,我现在又多了一个职业,我是网络写手。”杜倩倩道。

“好啊,这个事业方兴未艾,前途大大的。”王宝玉欣赏道,多才多艺的女孩子,他一向很敬重。

“写着玩而已。”杜倩倩谦虚的说道。

嘿嘿,这话不实在,有着这条事业线的女孩子,心高气傲,干什么事儿都会全力以赴,不达目的不罢休,王宝玉也沒有点破,说道:“听说写网络小说很累人的,你身兼数职,可要注意身体。”

“我就这操劳命,不喜欢闲着,不过网友的反馈还不错,一定会坚持写下去的。”杜倩倩傲气道。

“那一个月能赚两千吗。”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问道。

“呵呵,你是说一天吗。”杜倩倩咯咯笑道。

王宝玉着实一惊,殊不知杜倩倩如此优秀,这要是被程雪曼听到,肯定要羞愧至极,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什么名字,改天我拜读,顺便投花投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