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20 羡慕别人

1920 羡慕别人

“《惊情停尸房》,我的笔名叫抚尸女。”杜倩倩道。

听这个名字就让人头皮发麻,王宝玉面露惊恐,还是决定不看,杜倩倩看出了王宝玉的心思,咯咯笑道:“尸体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的人。”

“竟然还有粉丝看你得书。”王宝玉感叹道。

“这个題材很新颖啊,还能引起很多读者的共鸣。”杜倩倩呵呵笑道。

“真知灼见。”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

“对了,我脚上长了一颗红痣,是什么意思。”杜倩倩道。

“表示富贵。”王宝玉笑道。

“真的吗,以前沒有的。”

“嘿嘿,长七颗就可以当皇上了。”王宝玉开玩笑道。

令王宝玉沒想到的是,杜倩倩竟然脱下了小皮鞋,又脱下了印着卡通图案的棉袜,将粉嫩无比的小脚伸过來,咯咯笑道:“瞧,就在这里呢。”

“哪有啊。”王宝玉盯着看。

“仔细看看,就在脚趾头缝里。”杜倩倩顽皮的动着大脚趾,还好,小脚丫并不臭,反而有种特殊的药香。

就在王宝玉低头查看哪里有红痣的时候,原本虚掩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程雪曼晃晃荡荡的走了进來,手里还拎着一瓶红酒。

一看王宝玉正把脸凑在杜倩倩的脚丫上,程雪曼一下子愣住了,王宝玉抬起头來,也觉得动作不雅,很是尴尬。

杜倩倩满不在乎的嘻嘻笑着,反而将脚丫放进了王宝玉的怀里,招呼程雪曼道:“雪曼,宝玉的按摩手法真好啊。”

啥时候给你按摩了啊,王宝玉嘟囔了一句,将杜倩倩的脚丫子挪开,杜倩倩快速的穿上了鞋袜,站起身來,伸了伸胳膊道:“真放松,宝玉,下次再见。”

说完,杜倩倩擦过程雪曼的身边,一脸傲气的走了,还关严了房门。

“宝玉,你跟她也勾搭上了。”程雪曼终于缓过神來,很惊愕的问道。

“不是你想得那样。”王宝玉皱着眉头,摆了摆手。

“宝玉,你跟谁在一起也不能跟她啊,你这是在侮辱我,知道吗。”程雪曼吵嚷道。

“雪曼,你别想歪了,不过跟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沒有权利干涉。”王宝玉不满的说道。

程雪曼对着嘴咕咚喝了一口红酒,坐在王宝玉的身边,说道:“宝玉,纵然我亏欠了你,你也不能放纵自己,杜倩倩诡计多端,她肯定早跟沈总好上了。”

“你就不能把人往好处想吗,杜倩倩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希望你表里如一真的把她当朋友,多向她学习。”王宝玉一脸不悦,点起了一支烟。

“她,哼,靠着媚术往上爬的人,令人作呕,宝玉,她真的跟沈总有一腿,好多人都知道,我要是男人,肯定不要这种女孩。”程雪曼鄙夷的讽刺道。

“怎么做是她的事儿,你做好自己就是。”王宝玉正色道,心想,杜倩倩的绯闻也无非是个沈文成,你呢,异性朋友多到数不清。

“唉,像你这种有钱人,有个三妻四妾的也正常。”程雪曼显然是喝多了,坐在沙发上还直打晃。

“阚振良让你回來,沒有什么指示吗。”王宝玉问道。

“他让我督促你,尽早找到那个药方。”程雪曼沒隐瞒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一阵冷笑,就知道阚振良不会无缘无故的派人下來,之所以派程雪曼來,还是觉得程雪曼跟自己熟,办事比较容易,殊不知时过境迁,人都换了心肠,不再坚守初衷。

且不论阚振良是不是黑手党,就凭他惦记自己的药方,还拐弯抹角的下了这么多套,那就是居心不良,如今的王宝玉可不是傻子,既然阚振良想要玩,那老子就陪你玩到底。

“阚振良沒说最晚什么时间必须搞到药方吗。”王宝玉问道。

“沒说,只是让我尽快,宝玉,你就多加把劲,公司这边也不能总闲着啊。”程雪曼道。

“事成之后,他会付给你不菲的酬劳吧。”王宝玉嘿嘿坏笑着问道。

“沒说啊,他说让我先來这里锻炼一段时间,让我回集团去人事部工作。”程雪曼道。

王宝玉当然不会相信程雪曼的话,说道:“药方我已经有了几个,放心吧,你的任务一定能圆满完成。”

“宝玉,我就知道你最好。”程雪曼说着,身子一歪,靠在了王宝玉的肩上,还闭起了眼睛。

“雪曼,喝这么多酒,回屋睡觉去吧。”王宝玉轻轻推了推她,心中升起一丝的怜惜,程雪曼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力,从这一点來说,一切道貌岸然的所谓正派自爱,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宝玉,沒有人的时候,卸下浓妆,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会不认识。”程雪曼感慨的说道。

“雪曼,你活得太累了,我不信你不向往简单的生活。”王宝玉道。

“谁不想活得纯净些,宝玉,我已经习惯了现状,每次一出门,我就忘了孤夜的落寞,一种强烈的不甘心便会占据我整个灵魂,即使再疲惫,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打起精神,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要出人头地,过得比谁都好。”程雪曼喃喃的说出了心里话。

“雪曼,难道你过得不好吗,从小到大,都有很多女孩羡慕你的聪慧和家境。”王宝玉叹息道。

“可是我也在羡慕别人的生活,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嫉妒之心。”程雪曼打断王宝玉的话,痴痴的说道:“宝玉,我想你,只有你才懂我。”

程雪曼说着,迷乱的将樱唇凑了过來,一只手也不老实的抚上了王宝玉的胸脯。

王宝玉一阵心猿意马,不管他如何的咒骂程雪曼,但他必须承认一点,骂的多,想的也多,那个冰清玉洁的程雪曼,早已印在他的心里。

刚刚侧头躲过程雪曼的热吻,程雪曼的嘴唇却又印在了他的脖颈上,柔软的手更是继续向着下面滑动而去,夹杂着酒精味和香气一阵阵钻入王宝玉的鼻孔,让他恍惚之间,几乎要陷入意乱情迷。

咚咚咚,又传來的敲门声,程雪曼闻声猛然放开了王宝玉,面带惊慌之色,酒也醒了一半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