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28 疯后真言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28 疯后真言

“蒋大哥.养殖基地的效益还不错吧.”王宝玉吐着烟问道.

“去年净利润二百多万吧.跟美凤那里比还差很远呢.”蒋春林谦虚道.

“也算不错了.对了.韩涛和晴晴发展的怎么样了.”王宝玉想起了这事儿.又打听道.

“一直说要结婚.可能考虑到企业忙.还拖着呢.不过.俩人的感情倒是蛮好的.”蒋春林道.

“让韩涛抓点紧啊.他靠到这么大岁数都习惯了.人家晴晴小姑娘家的跟了他.他可不能亏待人家.”王宝玉道.

“可不是嘛.我也这么说他的.不过.人家那小两口夫唱妇随.恩爱的很.不用咱操心.”蒋春林嘿嘿笑道.

“这还成.大哥最近有沒有物色到新娘们儿啊.”王宝玉坏笑着问道.

“嘿嘿.大哥我已经改邪归正了.不过.如果兄弟你感兴趣.这是小事一桩.”蒋春林打趣道.

蒋春林看上的货色.都是残花败柳.肥胖健硕型中年妇女.王宝玉当然不会感兴趣.笑问:“真的改邪归正了.”

“这身体可不如以前了.不养精蓄锐.回家交不上公粮也不行啊.”蒋春林遗憾道.

“胡铁花那娘们儿能放过你.”王宝玉嘿嘿笑.那个大胸脯大腚的娘们儿.一看就是欲求不足.沒老爷们儿活不了.

“铁花.她.”提到胡铁花.蒋春林的表情有些凝重.说道:“别说.大哥还想麻烦你想想法子.帮一帮那娘们儿.”

“胡铁花咋了.”王宝玉问.

“一直好端端的.突然变成了傻子了.”蒋春林道.

“呵呵.是不是你把那娘们儿在**给折腾傻的啊.”王宝玉呵呵直笑.心中并无怜悯之情.

“兄弟.你这是说哪儿去了.你大哥我也是公安口下來的.跟傻子办那事儿是违法的.”蒋春林苦笑道.

“真成傻子了.”王宝玉惊问道.

“哎.大哥还能拿这事儿开玩笑.一直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兄弟现在身价那么高.不好意思张嘴.”蒋春林如实道.

“送精神病院.我也沒啥法子.”王宝玉摊手道.

“兄弟.你开卦馆.神通广大.她是虚病.对了.贾师傅也给她看过.说她沒救了.”蒋春林道.

唉.干爹怎么能解决这种问題呢.王宝玉好奇的问:“她是怎么得了这种毛病啊.”

“说來话长.咱村的那块神石显灵的事情你知道吧.”蒋春林问道.

“知道啊.”

“显灵的时候.她就在旁边.被那光给照.开始她还挺得意.觉得很幸运.我还纳闷呢.怎么自打被神光照过之后.她就变稳重了.可惜好景不长.沒过几天.就开始不说话.再往后.症状越來越严重.现在基本上已经不认识人了.”蒋春林解释道.

“大小便能自理吧.”王宝玉问.

“这倒是还行.吃得很少.哎.瘦的不成样子.”蒋春林疼惜道.

难不成这光还有辐射的副作用.沒想到神石发出的光还有此等威力.看來以后也要离得远点.真不知道徐彪的实验一旦成功了.会发生什么样可怕的事情.

见王宝玉半晌沒搭腔.蒋春林恳求道:“兄弟.你就去看看.帮帮忙.好歹我老蒋也跟人家睡过.万年修得共枕眠.铁花对我也算不赖.不能不念旧情.”

见蒋春林言语恳切.王宝玉点头答应过去看看.却事先声明.自己可沒有把握治好胡铁花.

蒋春林自是满脸喜色.感谢的话说个不停.于是.二人起身出了门.开上车直奔胡铁花的住处.

胡铁花的家是两间大砖房.就住在离那块大陨石不远的地方.推门进屋.只见胡铁花穿着一身红.红衣红裤红鞋.乱成鸡窝的头发用红绳缠了一头.如果再戴上一朵大红花.那就是标准的媒婆.

看起來胡铁花确实瘦了不少.腰更细了.胸脯依旧是特大号.软趴趴的两大堆肉几乎要垂到肚皮上.

只见胡铁花目光呆滞的坐在炕上.王宝玉二人进來.就像是根本沒看见一样.看上去也怪可怜人的.

“铁花.宝玉兄弟來看你了.”蒋春林凑上前问道.

胡铁花身体沒动.却咧嘴傻笑起來.一幅花痴状.蒋春林不禁叹了口气.无奈道:“天天都是这幅样子.穿着结婚的衣服.谁來也不理.”

王宝玉在包里摸出了一张驱邪的符.凑过去.尝试着在胡铁花的眼前晃了晃.胡铁花的眼珠微微动了动.还是视若无睹.

“太上老君急急如赦令.”王宝玉摸出打火机.在胡铁花的面前烧了那张符.

胡铁花盯着那团火焰傻笑着看.蒋春林焦急的问道:“咋样啦兄弟.”

王宝玉有些无奈.半蹲在胡铁花跟前.大声喊道:“胡铁花.你认识我不.”

胡铁花眼睑动了两下.眼神终于就落在王宝玉的脸上.忽然她的眼中现出一丝惊喜.而且.死死的盯着看不放.看得王宝玉一阵头皮发麻.

“宝玉.”胡铁花呢喃道.不过听起來并不像她的原声.倒像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嘿嘿.宝玉.我就说你行嘛.终于认识人了.”蒋春林兴奋的笑了起來.

“胡铁花.快醒醒.我就是王宝玉.还记得吧.”王宝玉把脸凑过去.让她仔细看.

“宝玉.真的是你.”胡铁花表情一变.猛然坐直了身子.眼神中放出了光彩.

“哈哈.好啦.”蒋春林高兴的拍着手也嬉皮笑脸的凑了过去.说道:“铁花.你看看.我是老蒋啊.”

沒想到胡铁花像是见了怪物一般.大吃一惊.又看了看王宝玉.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竟然向蒋春林半欠身子行了个礼.

王宝玉的心猛地一沉.胡铁花虽然长相一般.身材走形.但是她眼下的举动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很是诡异.

胡铁花还是盯着王宝玉看.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股柔情.说道:“宝玉.我终于找到你了.”

“瞧瞧这娘们儿.疯后吐真言.指定是老早就看上兄弟你了.”蒋春林不悦道.

“蒋大哥.别乱说话.这不是她的原声.其中有古怪.”王宝玉有些紧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