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29 自来瘦

1929 自来瘦

“可能是多长时间不说话嗓子退化了吧嘿嘿你发觉了吗胡铁花现在看上去有点大家闺秀的味”蒋春林傻傻的道

“大哥咱们还是出來说话吧”王宝玉无奈的的说道

可是刚一挪步胡铁花突然从炕上跳了下來一把就将王宝玉抱得死死的: “宝玉不要离开我”

王宝玉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使劲的试图推开胡铁花可是胡铁花却拼命的搂着几乎要搂得他透不过气來

早说过着大胸脯会闷死人的王宝玉心里泛起了一股恐惧挣扎不已蒋春林见状也过來帮忙两个大老爷们拼劲全力一把将胡铁花推倒在地王宝玉转头就跑

“宝玉不要走”坐在地上的胡铁花伸出了一只手声嘶力竭的喊着

王宝玉的脚步刚刚快出门槛不由的停住了脚步他忽然感觉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仿佛就响在他的心里竟然还莫名产生了一丝酸楚

“宝玉不要离开婷婷不要再去找那个女人啊”胡铁花继续喊着眼中涌出了滴滴泪水

面对突然发生的一切蒋春林还在云里雾里他愣愣的问道:“铁花你啥时候叫婷婷了”

婷婷这么耳熟就在王宝玉迟疑的时刻胡铁花却已经跳了起來再次向着王宝玉扑來口中喊着:“宝玉不要走”

“大哥你摁住她不要动我再问问她”王宝玉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

嗯蒋春林连忙点头一把抱住胡铁花的腰肢胡铁花对于此举十分厌恶不断挣扎眼中含泪的对王宝玉说道:“宝玉我俩今生有缘彼此相识难道你真的忍心弃我而去吗”

这话说得很有水平王宝玉不知道如何回答大着胆子凑过去一步问道:“你叫什么家住哪里”

胡铁花一愣随即掩面抽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宝玉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众兄长都说你病了果然如此”

操老子病了王宝玉一走神胡铁花便挣脱开了蒋春林冲着他就是一个虎扑王宝玉吓得拔腿就跑

胡铁花沒抓到王宝玉却一头撞在了门边哎呦一声惨叫顿时昏了过去

“铁花”蒋春林连忙抱起胡铁花召唤着伸手在她鼻子下方探了一下还有呼吸

王宝玉也停住脚步返身回來只见胡铁花双目紧闭头上被撞起了一个大包好在并沒有流血

王宝玉顾不得多想胡铁花刚才说什么连忙上前给她掐人中抢救不到五分钟胡铁花醒转过來长长舒了一口气露出一脸的疲惫之色她愣愣的问道:“老蒋王宝玉你怎么來了”

听出这是胡铁花的原声王宝玉擦着额头的汗心有余悸道:“胡铁花你这还真他娘的生孩子不叫生孩子吓人”

“我都干了什么老蒋我这一觉睡得好长啊就跟好些日子似的”胡铁花迷惑的说道

“嘿嘿你睡大觉害得老蒋我的腿都跑断了这一年來我还是经常來看你的就是你不认识我了”蒋春林笑道

“一年多了昨天我们不还在一起那个了吗”胡铁花迷惑的问

“唉咱们最后一次那个是在入秋瞧瞧外头多大的雪啊”蒋春林一脸尴尬指了指窗外

胡铁花起身看向窗外果然是一派雪景当时就吓傻了问道:“我睡了这么长时间村部里沒安排事儿吗”

蒋春林道:“早被辞了”

“为什么啊”胡铁花不满道

“你这一段时间成了傻子怎么抓妇女工作啊”蒋春林道

胡铁花立刻哭了起來鼻涕一把泪一把说道:“我这是怎么了我的工资啊不行我得找他们要个说法去”

胡铁花猛地站起身來抬腿就往外闯不过她似乎感觉脚步比以前轻盈了低头打量了下自身惊喜的问道:“老蒋我现在身材咋这么好了”

好个屁干瘦干瘦的一点都不滋润王宝玉心里鄙夷了一个

只听蒋春林笑着对她说道:“你这是因祸得福不用减肥自來瘦啧啧比模特还标准”

“去你的”胡铁花心情大好也不再惦记那点工资的事儿

看胡铁花的表现根本不像是在演戏至少她还沒达到如此高超的演技王宝玉这回真的迷糊了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胡铁花傻了这么久仿佛就是在等自己來一般

“老蒋我好饿啊”胡铁花擦了眼泪可怜巴巴的说道

“铁花那咱们就去吃饭”蒋春林

为了一探究竟王宝玉还是跟着他们去吃了顿饭胡铁花就像是八辈子沒吃过东西一样一顿风卷残云吃相极其难看搞得王宝玉几乎吃不下去

“胡铁花你还记得当时发生什么了吗”王宝玉问道

胡铁花使劲咽下了嘴里的一大块鸡肉含糊道:“那天晚上我去拜神石忽然神石就发光了我吓得拔腿就跑可是那七彩光芒实在是太好看了就在身边闪个不停我一贪心就多呆了一会回家头两天还成后來就容易忘事儿剩下的事儿我就不记得了好像做了一场梦睁开眼就看见你们两个家伙了”

“沒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吗”王宝玉问道

“嗯你不说我还忘了是有奇怪的声音好像是电影里古时候打仗的声音第一天晚上闹得我都沒睡好觉”胡铁花道

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他也听到过这种声音这块所谓的神石还真是诡异不知道是不是徐彪的实验真的打开了时空之门可是这一切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吃过午饭王宝玉开车回到了平川市在路上他的脑海里反复回荡着胡铁花发出的那个女人的声音挥之不去婷婷自己认识的女孩子中唯独沒有叫婷婷的而那声音却是如此的熟悉仿佛相识了很多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