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0 心神不宁

1930 心神不宁

王宝玉使劲捶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努力控制不去想这事儿一个傻子的话根本就沒必要信为了让自己少些杂念王宝玉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心经过了好久声音终于不见了

按照约定王宝玉还要去接程雪曼一起回去并不是王宝玉现在对程雪曼还有什么心思他依然想从程雪曼那里得知阚振良的更多信息公司停滞不前处在胶着状态长此以往势必会搞出大乱子

车子驶入富宁县王宝玉來到了程国栋的家里这里曾经是他跟冯春玲的爱巢如今房子还在春玲依旧杳无音信或许他日见面佳人早已嫁做**想想都让人伤怀

对于王宝玉的到來程国栋和马晓丽表示极大的热情甚至还早就预备好了酒菜原本中午就沒吃好王宝玉便不客气的坐了下來

如今的马晓丽更多了一些成熟少妇的味道看着王宝玉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正常更像是一个好姐姐彼此见面都很亲昵

王宝玉当然不会多想马晓丽已经有了孩子过去的种种只能当成年少不经事的荒唐

“宝玉公司经营的还好吧”程国栋笑呵呵的问道

“别提了什么业务都沒有纯属混日子”王宝玉叹气道

“呵呵宝玉你可是今非昔比身价几亿啊”马晓丽开玩笑道

王宝玉就不爱听这话什么身价几亿根本就是扯淡连忙摆手道:“晓丽姐那都是传说买卖做不好公司不盈利这些都是虚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儿你掌管的可是平川最大的企业不但财力雄厚项目更是高科技”程国栋不解的问道

“一言难尽总之事情不是想的那么简单具体情况雪曼也跟你们说了吧”王宝玉道

“雪曼回來可什么都沒说”马晓丽有点不高兴

“那孩子根本就管不了”程国栋皱眉摆手道“回家后也不怎么说话还好跟思思挺亲的”

正说着程雪曼抱着弟弟回來了进屋就笑道:“思思今天说了将來赚了钱给姐姐花”

“雪曼你要是经济上有困难爸这里还能帮你”程国栋道

“唉还是留给思思吧”程雪曼叹了口气将思思交给了马晓丽王宝玉笑着凑过去看还象征性的抱了抱小家伙虎头虎脑的长得很像程国栋

“思思叫舅舅”马晓丽道

“什么啊叫姐夫”程雪曼故意如此说道

程国栋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还真是挺乱的思思扯着王宝玉的衣领咧开小嘴笑了起來傻乎乎的冲着王宝玉喊道:“爸爸”

这可不能乱叫王宝玉顿时面现惊慌马晓丽连忙打圆场:“见到了男的都喊爸爸国栋你可应该多陪陪孩子”

“呵呵工作确实忙不能白拿薪水啊”童言无忌程国栋也不在意让王宝玉松了一口气

程雪曼捂着嘴一个劲偷笑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也触动了心底的那份柔软忍不住又从马晓丽怀里抱起小弟弟亲个不停说道:“小思思老姐可是为了你才回來的”

正说着程雪曼咯咯大笑起來道:“爸快把你儿子接走尿啦”

王宝玉看着程雪曼真心的笑容不由一阵感慨谁都有真情流露的时候包括程雪曼也是如此见到亲弟弟也是满腔的喜爱甚至尿到身上都不介意

王宝玉不觉想起來自己那个飘荡在外的儿子心中有些伤感算起來那孩子应该一岁半了这会儿应该也会叫爸爸了吧只是父子俩从未见过面也沒有过像此时一样的温馨画面

王宝玉岔开话題问起了关于县教育局的事情马晓丽说教育局那边的房子早就装修利索了只是在这里住惯了就一直沒过去正想着开春就搬过去住把这边的房子给王宝玉倒出來

王宝玉说不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反正自己也用不着程雪曼凑过來笑道:“宝玉你要是不喜欢就干脆送给我我不嫌弃”

王宝玉尴尬的笑了笑并不搭茬这房子可是冯春玲的是一份纪念别人在这里住住可以却绝对不会拱手让给别人的即便是在他摆摊算卦那么难的时期也沒打过这套房子的主意也许哪天春玲还会回來她才是这套房子的真正女主人

见时候不早了王宝玉跟程国栋喝了几杯便告辞离去程雪曼一路同行嘟嘟囔囔的说着她家里的事儿什么爸爸不疼她啊马晓丽很霸道不给她做饭一类的话王宝玉也沒太有兴趣嗯啊随便应付着

就在快出县城的时候王宝玉的心中突然又响起了那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格外的清晰让他心里又是一阵的慌乱

“宝玉不要走”女人的声音越发的凄凉让王宝玉不禁神情一阵恍惚

“宝玉你怎么老是出神啊”程雪曼察觉出有些异样不禁问道

“雪曼你有过这种感觉吗有种人或者一种声音就好像认识了好久一般很亲切很自然”王宝玉怔怔的问道

“有啊我对你就是这种感觉”程雪曼咯咯笑道:“宝玉我可不是开玩笑我就觉得和你很亲近总觉得跟你就像是理所当然似的你说这是不是就是缘分”

哎王宝玉微微叹了口气不知道程雪曼说的是真是假然而发自心底的声音却是那般真切挥之不去让人心神恍惚

突然车窗前出现了一片五彩斑斓的光一个连裙飘飘的少女出现在光芒之中飘荡在半空冲他甜甜的笑着

王宝玉惊讶的揉了揉眼睛那个女孩的身影反而越來越近

真漂亮王宝玉不禁感叹了一句女孩冲着他招手虽然影像模糊但是王宝玉似乎觉得在这一刻心神都跟她一道飘走了

“宝玉前面有车”程雪曼大声的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