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1 失而复得

1931 失而复得

这一声喊,让王宝玉顿时清醒了,就在刚才那一刹那,他已经逆向行驶,对面正是一辆大卡车在疯狂的鸣笛。

慌乱之中,王宝玉猛一打方向盘,车子原地扭向了左边,又猛然一踩油门,大卡车擦着车尾呼啸而过,程雪曼失声尖叫,一只手下意识的抓住了王宝玉的衣服,脸色惨白。

该來的还是要來,王宝玉的奔驰轿车,无法控制的冲进了路旁的绿化带里,撞在了一棵树上。

一阵剧烈的颠簸,王宝玉经历了生死一刻,昏了过去,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切都安然无恙,车上安全气囊及时打开,让他幸运的得以逃生。

奔驰车的前盖还是撞瘪了,还冒着烟,王宝玉顾不得这些,转头去看程雪曼,眼前的情形却让他彻底慌了神,程雪曼因为沒系安全带,头一下子撞在前档玻璃上,额头血流如注,整个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雪,雪曼。”王宝玉颤抖着手轻轻晃了下程雪曼,而她却沒有丝毫反应,只有那只手还紧紧抓着王宝玉的衣服,这是她危急时刻唯一的靠山。

王宝玉心头一颤,一边大声喊着程雪曼的名字,一边从车内挣脱出來,他拼命的拉开有些变形的副驾驶车门,用尽全力将程雪曼抱了出來。

“雪曼,你醒醒。”王宝玉大声喊道,泪水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曾经他也这样痛彻心扉的叫着白牡丹的名字,可是她却永远的去了,这份遗憾在王宝玉心里深深的扎了根,难道老天如此残忍,又要将一个爱过的女孩从身边抢走吗。

“雪曼,你不能死,都怪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你。『?』”在这一刻,王宝玉已经顾不得程雪曼曾经对自己的伤害,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救活她。

程雪曼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躺在王宝玉的臂弯间,头和手向下垂着,滴滴的鲜血落在地面上的雪上,像是绽开的片片花朵。

“雪曼,你疼不疼啊。”王宝玉绝望的对着毫无意识的程雪曼痴痴的喊话,当然这一切都是徒劳。

还好,正好有一辆轿车路过,司机很有爱心的停下了车,王宝玉一边感谢一边抱着程雪曼上了车,口中还在呼喊着程雪曼的名字,不让她失去生存的意志。

程雪曼很快就被送进了附近的医院里,经过一番急救,医生通过仔细检查,发现程雪曼只是被撞昏了,除了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身体并无大碍,也算是命大。

医生熟练的缝合了伤口,又打了镇定剂,程雪曼被医护人员从急救室里推了出來,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脸色惨白,一动不动。

王宝玉的心里一阵难受,尽管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尽管经历了这么多次的背叛,他也不想让程雪曼受到任何的伤害,此刻,王宝玉懊悔不已,满怀歉意,更多的还是爱怜。

病房里,王宝玉拉着程雪曼的手,眼泪总是在眼眶中打转,这个他曾经疯狂迷恋过的女孩子,终于因为自己开车不小心,而真正受到了伤害。

唉,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如果,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儿,王宝玉还是会选择程雪曼的,毕竟,情窦初开的时光,夜夜想的都是这个女孩子。

不知为何,拉着程雪曼的手,王宝玉却强烈的思念起白牡丹,那份无法挽留的苦痛和无奈,那一颦一笑的回忆都在无情的刺痛王宝玉的神经,这份夹杂着复杂感情的思念让王宝玉头疼欲裂,想要大喊大叫。

逝者已逝,而雪曼终究活了过來,王宝玉有种失而复得的沉重感。

雪曼,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学会今生去珍惜,再也不要留下像白牡丹那样的遗憾,因为,沒有什么比你们都好好的活着更重要,王宝玉看着程雪曼苍白的脸庞,心里暗暗说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雪曼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看着眼前的王宝玉,幽幽的问道:“宝玉,我们还活着吗。”

王宝玉舒了一口,看來意识还算清醒,连忙说道:“沒事儿,我们都活着,一切都好。”

“就在车子撞向树的那一瞬间,我心里想的是,跟你死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圆满和解脱。”程雪曼黯然道。

“雪曼,不要说了,都怪我开车不小心,我该死。”王宝玉俯身搂住了她,两滴热泪终于落在程雪曼雪白的脖颈上。

“宝玉,我真的好累,我连自己的心都抓不住。”程雪曼颤声道。

“雪曼,不要再说了,我不怪你,以后也不会怪你。”王宝玉说道。

“宝玉,不要哭了,刚在我就觉得自己走在了漆黑的路上,喊着的名字都是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内心,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会觉得理所当然,而在其他男人面前,我甚至连尊严都沒有,哎,我说不明白,也想不通。”程雪曼翕动着惨白的嘴唇,眼中也涌出了泪水。

“雪曼,说明我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你來跟我要账的,以后不要再回京城了,一切都有我呢。”王宝玉安慰她道,。

程雪曼又是一阵叹息连连,微微摇头道:“有些路走上去,就再也走不回來了。”

“哼,是不是阚振良威胁你啊,老子绝不会放过他。”王宝玉双眼冒火的气哼哼问道。

“宝玉,你斗不过他,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程雪曼道,纤手轻轻抚弄着王宝玉的头发,是如此的温柔。

沉默了半晌后,王宝玉问道:“雪曼,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你看见车前有个女孩吗。”

“什么女孩,宝玉,你中邪了吧。”程雪曼迷惑道。

“唉,可能是这几天沒睡好,精神有点恍惚,雪曼,好好养伤,医生说,你很快就能出院的。”王宝玉安慰道。

“嗯,我们还要一起回平川,共同把公司打理好呢。”程雪曼费力的点头道。

“可别乱动,我去打电话给程书记。”王宝玉道。

“嗯,我也想我爸了。”程雪曼答应道。

发生了这种事儿,当让不能不跟程国栋说,再说富宁县这么小,发生了车祸,肯定隐瞒不住,王宝玉带着歉意给程国栋打了电话,一听说女儿除了车祸,程国栋和马晓丽立刻火速赶了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