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2 迷糊一阵

1932 迷糊一阵

做父亲的怎么可能不心疼女儿,见程雪曼头上缠着纱布,程国栋的脸都变了色,摊开双手却连句话都不会说了。

“国栋,你看雪曼有说有笑的,一切正常,不要太担心。”马晓丽体贴的安慰着丈夫,程国栋好半天才放下心來。

不过,程国栋并沒有责怪王宝玉,反而关切了问他是否也受了伤,王宝玉表示自己一切还好,但还是表示了深深的歉意。

既然程雪曼有家人陪着,王宝玉便离开了病房,心中稍稍放松,又在医院里转悠起來,这里是第三人民医院,沒有那个妩媚的小护士白云飞,不过,在一间病房的门口,他还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靳部长,麻烦您多费心。”

“这事儿我记得呢,现在沒机会,你就别來病房里闹腾了。”这个声音王宝玉听出來了,正是县组织部长靳永泰。

“那好,等我再來看您。”

王宝玉连忙躲在一旁,只见教育局的教材发行科科长刘树才,贼眉鼠眼的从病房里出來了,嘿嘿,看來是给靳永泰送礼,想要调整一下职位。

王宝玉走后,刘树才并未获得升职,究其主要原因,倒不是因为王宝玉跟孟耀辉的关系多好,而是他嘴贱,说了孟耀辉那媳妇丑。

王宝玉并沒有惊动刘树才,等他走了后,王宝玉过去猛然推开病房的门,冷声道:“市反贪局的,这里是不是刚刚发生了行贿受贿的事情啊。”

靳永泰吓得差点从病**跳起了,看清是王宝玉,抚着胸口道:“老弟,你吓死我了。”

“哈哈,靳大哥,怎么住院了呢。”王宝玉哈哈笑问。

“糖尿病,四个加号呢。”靳永泰道。

“是不是因为腐败啊。”王宝玉跟靳永泰不外,开玩笑道。

“兄弟,别闹了,得了这病,吃得比和尚都素净,哎,对了,你怎么在这里啊。”靳永泰问。

“出了车祸,好在都沒有大事儿。”王宝玉道。

“那这些东西你拿去压压惊。”靳永泰指着桌上的一个小水果篮道,补充了一句:“这就是刘树才送的礼,这么小气,还想老子帮他升职,门都沒有。”

王宝玉不客气的拿过一个苹果啃着,嘿嘿笑道:“谁不想往上爬啊,大哥有机会就照顾一下呗,算是给自己拢条人脉。”

“就他,兄弟你是不知道,这个刘树才简直就是个神经病,他说自己不在乎职务高低,哪怕去市政府看大门也行,我看他就是贪心不足,变着法的往市里爬,哪有那么容易啊。”靳永泰鄙夷的说道。

嘿嘿,王宝玉算是听明白了,刘树才不是贪心而是色心,他惦记着去了市里的夏一达,也想争取调到市里工作,被说像这种痴呆,给个看大门的活能天天看见夏一达,他准愿意。

王宝玉沒有点破,又问:“靳大哥,振良集团來投资的事情,到后來怎么黄了呢。”

“兄弟,你不是振良药业的总经理吗,这事儿应该比我还清楚。”靳永泰摆手道。

“我跟集团打交道时间并不长,里面的事情真不清楚,还望大哥讲讲到底咋回事儿。”王宝玉追问道,他觉得靳永泰身居高位,了解的东西应该比周百通等人更多。

“咱们哥俩儿无话不谈,说起那个阚总,做事儿还真有手腕,但大哥觉得,此人心术不正,你可要加点小心。”靳永泰道。

“哦,大哥,你讲仔细点。”王宝玉放下苹果坐直了身子,认真听。

紧接着,靳永泰详细讲述了阚振良來投资的前后经历,作为京城的企业,想要來县里投资,自然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极大重视,阚振良先是对柳河镇和清源镇进行了考察,又去了东风村和神石村,还去了雪峰村。

回來之后,阚振良表示出很大的投资意向,他先后分别宴请了县里的各级官员,甚至也包括县教育局的孟耀辉以及政研室那帮废物。

阚振良请官员吃饭沒什么大不了的,问題是他请的这些人似乎都跟自己有过交织,这让王宝玉越发的心惊,插口道:“靳大哥,我听说阚振良挥金如土,上下打点了不少钱,有这回事儿吗。”

“都是传闻。”靳永泰面现犹豫,吭吭哧哧的说了一句。

“靳大哥,咱们是什么关系,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些,也好在公司立足,我是绝不会出卖你的。”王宝玉道。

“实不相瞒,他不但送钱,还送美女。”靳永泰小声道。

哦,这还真是出乎王宝玉的意料,靳永泰道:“这些美女好像都是市里的,反正都很漂亮。”

“这么说,靳大哥您也享受到了艳遇。”王宝玉笑问。

“这事儿可是大新闻,兄弟千万别乱说。”靳永泰小心道。

“我的嘴你清楚,啥时候说过别人的短长啊。”王宝玉道。

“有一次喝酒喝多了,我被两个美女给拉近了房间里,那一晚,简直累昏了,幸好吃过兄弟你给的药,否则还真是顶不住。”靳永泰道。

“哈哈,大哥也真是老当益壮。”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

“要不是你的药顶着,我就得歇菜,不过那俩美女对我倒是印象深刻,后來一次吃饭,又给她们拉到房间里了。”靳永泰得意的说道。

“哦。”王宝玉警惕的觉得阚振良的美人计也有问題,套话道:“大哥又和她们那个了。”

“沒敢,主要是沒带药,心里沒底,在美女面前丢了面子,嘿嘿。”靳永泰又说道:“有一个美女问我这么厉害,是不是吃过药,我开始沒承认,后來她俩问个沒完沒了的,分明就是瞧不起我,我有点生气想离开,但后來可能是太累了,有那么一会儿,不知怎么的就迷糊了,醒來后什么都不记得,到底是上了年纪。”

王宝玉一阵狐疑,迷糊了一阵,什么都不知道,让他不由想起了刘建南用过的迷幻药,她们究竟想知道什么啊。

“大哥,在你迷糊之前,是不是喝过一杯水或者饮料什么的。”王宝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