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4 说给你听

1934 说给你听

王宝玉冷着脸沒再说话,石临东讪讪的退了出去,这件事儿王宝玉不是沒想过,他毕竟在政府里工作多年,政府的做事儿风格他很了解,这个提议并不可行。

如果王宝玉跟政府联手,支配使用阚振良这三十亿,政府一时间会非常高兴,但是,随之而來的,如果公司干不出成绩來,所有的责任都会怪在自己的头上,难保政府不会反目又跟阚振良合作。

当然,也会出现石临东设想的美好前景,但是前提条件太苛刻,那就是自己要有一个完整的合作团队。

现在的关键问題是,如果破解阚振良非要盯着春哥丸的迷局,想來想去,王宝玉还是把目光锁定在他并不愿意牵扯的程雪曼身上。

程雪曼最近常常往李可人家里跑,阿姨叫的格外亲,虽然程雪曼自称是去欣赏李可人的大作,王宝玉却怀疑,程雪曼就是想进自己的屋子,试图去翻找春哥丸的秘方,或者找到几粒春哥丸,只可惜,王宝玉早就要回自己屋里的钥匙,最近也不让李可人进去。

反复考虑了好几天,王宝玉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无毒不丈夫,解决目前状况的最好办法,就是让阚振良对自己的春哥丸彻底的死心,做一些正当的生意,早日让公司步入正轨。

“宝玉,晚上去你家玩吧。”程雪曼进來问道,大概是耐不住性子了,或者收到了阚振良的指示。

“好啊,我打电话让你李阿姨多做几个菜。”王宝玉笑道。

“嘻嘻,我更想要李阿姨几幅画。”程雪曼嘻嘻笑道。

“这你就别指望了,我跟她生活了这么多年,手里也沒她一幅画。”王宝玉道。

“改天让她再给美凤画一幅,管保阚振良还会要。”程雪曼大有深意的说道。

“阚振良是真喜欢那幅画吗。”王宝玉皱眉问道。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以前我还以为他是应付李阿姨呢,沒想到自从买來后就经常独自观摩,痴迷得不得了。”程雪曼满怀妒忌的说道。

一听程雪曼这么说,王宝玉的脸顿时就冷了下來,一个臭男人整天盯着自己孩她娘的后背看,真让人难以承受,冷声道:“这件事儿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们就恩断义绝。”

“嘻嘻,还真生气啊,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这件事儿我可是从沒跟阚总说过。”程雪曼嘻嘻笑,心想,我才不会让那个农村女人翻身做凤凰呢。

晚上,李可人果然做了一桌子好菜,王宝玉和程雪曼坐在桌边,似乎又回到了程雪曼假装怀孕,住在家里的时光。

“小曼,你年纪也不小了,该考虑婚事了。”李可人作为长辈,善意的叮嘱道。

“阿姨,你不会是说我老了吧,我平日出门,人家都还以为是二十岁呢。”程雪曼嘟着小嘴巴带着撒娇口气说道。

“我出去人家还以为是三十岁呢,那都是表面现象,女人的心力一年不如一年,显年轻有什么用,还是赶紧抓住自己的幸福牢靠。”李可人认真说道。

“宝玉比我还大,人家不也沒着急嘛。”程雪曼语气中带着撒娇。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过了三十,再嫁人就费事了,像是天天他爸,快五十的人了,仗着有钱打扮的跟个小伙子似的,哎,照样可以找小老婆。”李可人叹息道。

“那我就嫁个老男人,少奋斗好些年呢。”程雪曼道。

“对,再嫁个有孩子的,连生孩子也一块省掉。”王宝玉沒好气道。

“嗯,这个主意不错。”程雪曼的脸皮变厚了,浑不在意的说道。

李可人不再说话了,大概不明白当今的女孩子为什么都变成这副样子,王宝玉也闷头吃饭不说话,程雪曼觉得无趣,又说道:“阿姨,我听云天说,他最近考虑结婚呢。”

“哦,他怎么沒跟说我说。”李可人道。

“呵呵,到时候肯定会跟你说的,是个外国女孩,我看了相片,长得跟洋娃娃似的。”程雪曼道。

王宝玉瞪了程雪曼一眼,说道:“快吃饭吧。”

李可人果然不悦的放下了筷子,回了自己的屋,程雪曼不明所以的问道:“我又说错什么了。”

“儿子要结婚,居然不跟母亲说,你让做母亲的如何能接受啊,所以,少管人家的闲事。”王宝玉道。

“傻瓜,其实,我是说给你听的。”程雪曼道。

“证明你们之间沒什么事儿,对吧,嘿嘿,雪曼,即便你跟他有什么事儿,我也不在乎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宝玉,我怎么听不出你话里的意思呢。”程雪曼眨着大眼睛问道,真的好美的一双眼睛,哎。

王宝玉不耐烦的说道:“好赖咱俩不也在一起吃饭嘛,快点吃,要不待会都凉了。”

“宝玉,长夜漫漫,咱们喝点酒助助兴吧。”程雪曼说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瓶红酒,瓶子圆圆扁扁,看起來价值不菲。

“好啊,咱们也算是熬出來了,能喝得起这么贵的酒了。”王宝玉答应道。

“嘻嘻,今晚咱俩就一醉方休,彻底告别过去,迎接未來。”程雪曼笑道。

是你想告别过去吧,王宝玉心里一阵冷笑,见瓶子封的很严,也就不在意,跟程雪曼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起來。

期间,程雪曼时常去厕所,王宝玉已经猜到,她是想把酒吐出去,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自己喝倒了,然后才好下手。

真是小把戏,王宝玉酒量虽说不是很高,但对这种酒根本不在意,尤其还是对付女孩子,喝到兴起,干脆又从柜子里拿出两瓶,接着喝,渐渐的,王宝玉沒咋样,程雪曼倒是有些喝多了,脸蛋通红,眼神涣散,说话都有些大舌头,直直的看着王宝玉等着他也喝多。

看在好过一场的份上,还是要让程雪曼完成任务,王宝玉终于装出了醉意,搂着程雪曼说起了醉话:“雪曼,你为什么要放弃我呢,我哪里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