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5 天使的堕落

1935 天使的堕落

“宝玉,你哪里都好,放心吧,我还是会嫁给你的。”程雪曼道。

“真的吗?你回心转意了?”王宝玉道。

“真的,否则我怎么会跟你来家里呢!”程雪曼妩媚的翻了王宝玉一个白眼,随即撒娇的钻进王宝玉的怀里。

“可是我心里还有别人啊,我和小夏都约定婚期了,还有小代也要嫁给我,美凤到现在还没有着落,”王宝玉故意刺激程雪曼,想以此来乱了程雪曼的方寸,果然程雪曼一听就妒从中来,黑着小脸不说话,不过王宝玉接下来的一个名字却让她焦躁不安。

“还有春玲,我好久都没见过她了,怎么还不回来啊。”王宝玉拉着哭腔说道,却也斜眼看清了程雪曼脸上闪过的复杂表情,心头不由一沉。

程雪曼果断的用红唇封住王宝玉的嘴巴,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王宝玉也不客气,将程雪曼拥着上了床,然后,狂乱的剥开程雪曼的衣服,程雪曼欲拒还迎,却不时的皱眉,大概是在埋怨王宝玉怎么还不醉倒。

当两个人**相对的时候,程雪曼细声说道:“宝玉,你千万别再那么粗暴了。”

“放心,我会疼你的。”王宝玉说着,挥动巴掌冲着程雪曼的屁股就是两巴掌,打的程雪曼嘴里直冒凉气,正要急眼之时,王宝玉却一头栽倒在**,人事不省了。

程雪曼揉着屁股,举起手来冲着王宝玉的屁股就要打,想想还是放下了,大概是怕把王宝玉弄醒,她揉着屁股穿上衣服,嘴里说了一句:“唉,你这屋子也太乱了,我帮你收拾一下。”

趴在**装睡的王宝玉一阵冷笑,到了这种时候,程雪曼还是试图给她的行为找一个借口,果然,程雪曼开始收拾屋子,收拾的那叫一个仔细,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没放过。

王宝玉眯着眼睛偷看她的一举一动,心中感叹,如果程雪曼真的能如此贤惠,说不准哪天脑子一冲动,还真会跟她再恢复关系,再次成为亲密恋人。

可是,王宝玉到底还是失望了,程雪曼小心的打开了柜子,细心的翻弄了一番,找到一张纸,然后,她快速从包里拿出了小笔记本,将上面的内容抄录在上面。

随后,程雪曼又发现了几颗黑药丸,犹豫再三,还是拿了一颗,又放进了包里。

王宝玉的内心又是一阵难受,尽管他以前怀疑程雪曼受了阚振良的指使,那也只是怀疑而已,心里根本不愿意真正承认这件事儿。加上两人还一起经历过一场车祸,程雪曼也曾经真情流露,王宝玉也为之动容,期望着一切都是一场误会。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程雪曼今晚的举动,已经让她成为了自己的对立面。

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自己没有钱吗?难道自己对程雪曼不够好吗?难道程雪曼就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很可耻吗?为什么天底下有如此善变的女孩,而老天就让自己碰到了呢?王宝玉重重的闭上眼睛,真想立刻就睡着,什么也不再去想。

见大功告成,程雪曼顿时面露喜色,随后,她无比小心的将东西放归原样,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小心的拉开王宝玉门上的十把锁,悄悄的离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宝玉才身心俱疲的从**下来,就这样光着身子在沙发声闷闷的抽烟,这个曾经让他付出多少不眠之夜的女孩子,真的变了,变的无法饶恕,让人心中再难升起一丝的怜惜。

程雪曼容颜姣好,有份稳定的工作,还有年薪五十万的父亲,无休止的贪婪让这个美丽的天使最终选择了堕落。

猛烈的春风刮的窗户一阵乱响,王宝玉突然觉得身上发冷,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一场真正的狂风暴雨就要来临了。

第二天,王宝玉装作无事的去上班,还埋怨程雪曼的不辞而别,说自己喝多了,晚上吐了好几次,也没人照看。

程雪曼则装出一幅要哭的样子,说王宝玉**的行为粗暴,她是因为害怕受伤,才先行离开的。

两个人各怀鬼胎,王宝玉装模作样的又拿出几个药方来,让程雪曼给集团发过去,说这都是经过验证的,对男人有帮助。程雪曼也装作开心的接了过去,还说,一旦药方通过了检验,企业就将全面启动,迎来新的发展。

又过了几天,当王宝玉路过程雪曼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的隐隐传来了哭声,他贴到门上仔细听,程雪曼正在接电话,隐约听到她在电话里说:“阚哥,我真的不清楚,那些东西明明是在他家里找到的。”

王宝玉一阵冷笑,转身走了,程雪曼抄录下来的,当然不是春哥丸的真正药方,那个药方,王宝玉早已熟记在心里,谁也拿不走。那颗黑药丸,也不是春哥丸,而是一种泻药,阚振良求方心切,当真就试着服用了,结果,腹泻不止,险些拉死。

有了这个教训,王宝玉以为阚振良会死了心,结果,他还真是小瞧了阚振良,恼羞成怒的阚振良,开始对王宝玉发动攻击。

这天,王宝玉接到了市长阮焕新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听起来一幅很不高兴的样子。

王宝玉猜到跟阚振良有关,忙不迭的来到了市长办公室,阮焕新一脸不悦,对王宝玉道:“宝玉,企业怎么会做成这个样子啊?”

“阮市长,我不明白,企业的发展都是按照集团的思路来的,现在停滞不前,也不是我的责任。”王宝玉道。

“宝玉,你经历的事情也不少了,怎么遇到问题也是人浮于事,扯皮推诿呢?”阮焕新继续拉着脸道。

“阮市长,公司的事宜我年前也跟您汇报过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也很为难。”王宝玉摊手道。

“先别诉苦,阚振良在汪书记面前把你给告了,说你涉嫌商业渎职。”阮焕新没隐瞒的说道。

“嘿嘿,他有什么证据,当初他非要我当这个总经理,不会故意给我设套吧!”王宝玉嘿嘿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