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6 近亿债务

1936 近亿债务

“阚振良说你擅自做主,跟陶居海私下有不可告人的关系,硬是将一亿的工程款浮动为两亿,不仅如此,你还动用公司的钱,给秘书买了豪车。”阮焕新道。

“阮市长,这事儿不怪我,那两亿我第一时间就跟他说过,当时阚振良沒有任何异议,而且,我那个秘书是他从集团派驻下來的,一來就要求配车,这件事公司的人都知晓,我根本得罪不起。”王宝玉解释道。

“宝玉,这件事儿不可小视,先说工程款,你说跟集团请示过,有证据吗,再说了,阚振良说那个秘书是你的同学,还曾经是你的恋人,这点你总得承认吧,听说你们公司的副总经理都是挤公交上下班,而一个女秘书就开百万的豪车,阚振良说你是以公谋私,才给她买车的。”阮市长提醒道。

“他这是诬陷。”王宝玉瞪着眼睛,恼怒的嚷嚷道。

“汪书记原本就对你有成见,再加上他的那个乔秘书总是煽风点火,已经恼了,在我的一再劝说下,他才勉强同意,让你将这些款项都追回來,否则,就让经侦部门去调查你。”阮焕新道。

“车的问題好办,但工程款已经拨付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能要回來,事情就这样了,要杀要剐随便。”王宝玉恼火的说道。

“不要使性子,据说阚振良又要继续追加投资,丢车保帅的事情,汪书记能做得出來。”阮焕新道。

“阚振良还要投资。”王宝玉不可置信。

“千真万确,宝玉,就算是为了平川市的发展,你开动下脑筋,多想想办法解决眼下的矛盾。”阮焕新诚恳的说道。

“还能追加多少。”王宝玉问道。

“目前还沒有明确数字,但是听口气,应该会在十亿左右。”阮焕新说道。

王宝玉愣了半晌,三十亿加十亿等于四十亿,这正好和被刘建南骗走的数字相吻合,云霄大坑还在,市领导心里的疙瘩也还在,他们是一定要争取这些投资的。

最后王宝玉很不甘的点头道:“我尽量努力,不让您失望。”

“这不是我的问題,宝玉,公司一定建立完善的制度,千万不能搞成一言堂。”阮焕新道。

王宝玉张张嘴想要解释,也知道沒用,窝着火从阮市长那里告别出來,心情颇为不爽,后悔自己当初沒有加小心,留下切实的证据,阚振良这是早有预谋,所以才不管不问,当然,程雪曼买车的事情,是借題发挥而已。

在这种关键的时候,王宝玉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慌乱,否则,将更容易掉进阚振良的陷阱里,回到公司后,他先是找來了程雪曼。

“雪曼,你的车必须收回了。”王宝玉道。

“为什么啊,我刚开了沒几天啊,学驾照还花了好几千呢。”程雪曼吃惊的问道。

“阚总因为此事儿恼了,说咱们俩个狼狈为奸,贪污公司财产。”王宝玉夸张的说道。

“他这么做也太不地道了吧。”程雪曼恼道。

“可不是嘛,要说你是集团派來的人,两头操心,开个百万的车我都觉得亏待了你,真不知道阚振良什么意思。”王宝玉故作叹息道。

“无奸不商,哼,自己什么都是最好的,别人花点钱就心疼,我车祸后留下了个毛病,不能吹风,一吹风就头疼,沒有车怎么行啊。”程雪曼愤愤的说道。

“要不你这个上面派驻的秘书,再给他好好沟通一下。”王宝玉满眼期待的说道。

“好吧,我去跟他说,那么大的集团,怎么就变得如此小气。”程雪曼道,俨然觉得自己是盘菜,殊不知,也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而已。

过了一会儿,程雪曼终于垂头丧气的回來了,无奈的将车钥匙放在桌子上,说道:“阚总不答应,车子交公吧。”

“哟,你跟阚总关系那么好,他也如此的不讲情面。”王宝玉故作惊诧状。

“这,这是公事儿,都是我考虑不周。”程雪曼支支吾吾道。

“阚总沒交代你什么事儿吗。”王宝玉又问。

“他,他说,如果你能找到真正的药方,一切都既往不咎。”程雪曼道。

“嘿嘿,那就让阚总再等等,我保证,一定沒有问題的。”王宝玉道。

“嗯,那样最好,其实他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做事儿有点较真。”程雪曼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帮着阚振良说话,真让王宝玉捉摸不透,估计二人的关系,才真正能称得上狼狈为奸。

抽了足足一盒烟,王宝玉苦思冥想,并无良策,首先,陶居海的钱肯定要不回來,因为陶居海已经用來还债了,再说了,如果就这样把钱要回來,更像是其中有猫腻,反而更加引起市领导的怀疑。

操,阚振良这招可真阴,先是给了自己一个人尽皆知的六亿身价,转眼之间就让自己背上了近一个亿的债务,这不是逼着老子也去跳云霄大坑吗,。

阚振良绕了这么一大圈,无非还是逼自己交出春哥丸的配方,我呸,又是迷幻药又是阴谋诡计的,走到今天可以断定,阚振良就是个他娘的蛇蝎小人,就这样屈服了他,自己以后如何做人,更何况,阚振良是不得到药方,绝不肯罢休的,躲过这一次,说不准又会想出其他的坏主意來。

王宝玉真有些后悔沒听石临东的话,无论是给陶居海钱还是给程雪曼买车,石临东都提出了反对意见,只是自己脑子发热,独断专行,根本就沒听。

本想再找石临东商量一下对策,王宝玉到底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目前的情况不是企业经营的问題,而是要必须要彻底搞定阚振良才行,一定要拿个阚振良的把柄在手里,否则,以后的日子肯定非常难过。

回到家里,王宝玉辗转难眠,反复思考对付阚振良的办法,忽然,他脑海里灵光一现,自己不是知道阚振良的聊天名字吗,说不准就能录下一段阚振良光着屁股的视频,嘿嘿,到那个时候,就不怕他阚振良不注意自己的名声。

(周日课堂继续,小术士群:221982509,晚八点至九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