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8 合成太岁

1938 合成太岁

阚振良还是警觉了,王宝玉当然不会加阚振良为好友,这样更容易暴露自己,连忙下了线。

嘿嘿,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拿了阚振良一个把柄,王宝玉对此有些洋洋自得,只可惜没有看见阚振良的脸,他也许可能会不承认那个人是他。

王宝玉又回头反复查看那个视频,场面真他娘的火爆,阚振良以一敌三,功夫自是不凡,唉,既然阚振良在程雪曼的屋里出现过,不用说,程雪曼一定跟他不干净。

想到这些,王宝玉心里又是一阵发堵,不由深深的叹了口气,雪曼真的变了,变得如同一朵枯萎的花,曾经的美好已然凋零不见。

目前还不能管这些,王宝玉还是想在视频上多发现一点儿线索,他将视频一点点的慢放,就在最后,突然,王宝玉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让他立刻愣住了,曾经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就在那个lang女人移动摄像头的时候,视频掠过床边,那里放着阚振良的衣服,而就在衣服的边上,有一块八角形泛着银光的物件,是一块银牌。

王宝玉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就是黑手党重要人物的所谓标志,阚振良就是那个黑手党的银牌人物无疑。

愣了良久,王宝玉终于缓过神来,长长舒了一口气,国安部门一直在寻找的黑手党余孽,原来就在身边,想起来也真是好险,自己跟阚振良也单独接触过好几次,如果他想对自己下手,怕是早已就死好几回了。

看来阚振良并不想杀了自己替刘宇逍报仇,而是另有所图,作为一个黑手党商人,也许他更看重商业上的价值,春哥丸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东西。

王宝玉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将这个情况立刻报告给国安的李专员,他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前听李专员说,刘建南从平川骗走的那四十亿并没有流到国外,而是转到了另外一位黑手党成员手里。

综合现在所有的线索,那四十亿平川企业家的血汗钱,最大的可能就在阚振良的手里!

王宝玉不禁对阚振良竖起了大拇指,他娘的,真是高人!怪不得出手就是三十亿,花别人的钱当然一点儿也不心疼了。

想到这点,王宝玉更加谨慎了,这些钱凝聚了平川企业家奋斗的心血和精力,很多人因此破产,时不时还有跳楼跳坑的惨剧发生。如今其中大部分资金就趴在自己所管理的账户上,如同一份份凝重的嘱托,让人不可轻视儿戏。

王宝玉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个计划,他一阵嘿嘿冷笑,阚振良,你不是自认为聪明吗?老子就陪你玩到底,让你知道,老子就是不败战神,谁跟老子斗,下场都会很惨。

第二天,王宝玉信心满满的来到了公司,拿起电话打给阚振良,非常客气的说道:“阚大哥,兄弟我对企业管理无方,还望您高抬贵手,多多原谅啊!”

“呵呵,听说兄弟罢工了好几天,我刚想给你打电话解释呢,你的电话就来了。咱兄弟俩还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阚振良呵呵笑道。

“大哥,我开始真的是有点生气,可是这几天我也想通了,咱们都是为了集团的利益出发。就应该抱成一团,同舟共济,继往开来。”王宝玉虚呼道。

“兄弟,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并非大哥故意难为你,你也清楚,集团还有其他的股东,那边的事情迟迟做不起来,他们都颇有微词啊!”阚振良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这一点我当然理解,您就看我今后的表现,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王宝玉郑重承诺道。

“好啊,那就多多努力,尽量在短时间内,搞到那个男性药的配方,兄弟,你不是能掐会算吗?利用自己的所长,找到这个配方应该不难。”阚振良道。

“不为别人,就是替大哥的老二着想,我都该全力以赴。”王宝玉看似动情的说道。

而阚振良却以为王宝玉要不回来工程款,被整怕了,高兴的说道:“兄弟这话真是贴心啊。”

“实不相瞒,家父曾经留给我一个配方,效果非常好,只是我有私心,一直没有拿出来,现在想想也是非常后悔,应该以企业的大局为重,不该计较个人的得失。”王宝玉道。

“哈哈,兄弟你能这么想,那就说明你必成大器,咱们兄弟还是要好好合作,你放心,跟着大哥混,管保你荣华富贵无限量。”阚振良以为王宝玉服软了,哈哈大笑起来。

“那工程款的事儿?”王宝玉问道。

“还提那些干什么,将来董事会谁要再对这事儿说三道四,我定不饶他!”阚振良说道。

王宝玉长舒了一口气,当然这段话也被他录了下来,有了这些,阚振良就又少了一个威胁自己的利器。

王宝玉暗自冷笑一声,故作神秘的说道:“感谢大哥一再的抬举,这个药方,有一味药非常不好弄,家里曾经留了一块,但是都被我用光了。”

“哦!说说看,兴许就会有办法呢!”阚振良感兴趣道。

“实不相瞒,这味药虽然称不上龙肝凤胆,却也很难淘弄,就是传说中的太岁。”王宝玉道。

“嗯,这东西确实出土很少。”阚振良道。

“大哥,我有个想法,还想跟您商量,我觉着这种东西,光靠民间出土,显然不能满足咱们大批生产的需要,最重要的还是要分析它的成分,进行人工合成。”王宝玉道。

“兄弟,要不说你是个具有前瞻性的人才,这个提议很好。人工合成既能保证药效,还可以预防生产链断裂的危险,好!”阚振良赞道。

“我想花巨资打广告面向全国征集出土太岁,你也知道,那些面对全国的媒体,打广告的钱可不是小数。”王宝玉道。

“这个是小意思,集团还是能支持的。”阚振良轻描淡写的说道。

“那个,阚大哥,这边企业的那二十八亿,还要留着以后企业的经营,集团能不能再支持十亿的广告费啊!”王宝玉吞吞吐吐道。

“没问题,兄弟,先把药方发过来吧!”阚振良满口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