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39 匪气侧漏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39 匪气侧漏

“这个是必须的,咱们还要申请专利权还有医药管理局那边的相关手续,我这里不会耽误事儿的。”王宝玉道。

“兄弟,跟你办事儿就是让人心里敞亮,你放心,这方面的专利权一定写上你的大名,集团算是跟你合作经营。”阚振良很仗义的说道。

“不敢,唯大哥马首是瞻。”王宝玉恭敬的说道。

阚振良开怀大笑,承诺道:“哪能啊,兄弟尽管放心,只要咱们的药投入市场,我一定想办法替你争取更多的股份。”

还是你争取多活两天吧,王宝玉心里暗骂道,一阵冷笑后挂了电话,一场大戏就要上演了,阚振良,老子要让你吃了多少,全部都吐出來。

经过打听,王宝玉找到一个很懂得做旧的装裱高人,硬是做出了一页古旧的黄纸,上面写上了所谓的春哥丸配方。

当然,真正的配方王宝玉是绝对不会给阚振良的,这个配方是他根据春哥丸的配方拼凑的,还附加了太岁肉这味药,看起來合情合理,挺像那么一回事。

经过传真发过去,阚振良自然是真伪难辨,几天之后,阚振良终于來了电话,他还真找了很多医药领域的专业人物,结果一致表示,这个药方的可能性非常大,其中有几味药,确实有强肾健体,生精固本之功效。

见阚振良有些信了,王宝玉自然是信誓旦旦的吹嘘这种药是如何的神奇,服用了这种药,即便是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应付起來也是游刃有余。

“兄弟,你可否将手头的药丸送几颗过來。”阚振良试探性的问道。

“大哥,以前还真配过几次,只可惜那时候看不到商机,都被我随意送人挥霍了,加上现在缺少药材,一直都沒有再配成功,不过,只要能搞到太岁,一定让大哥先试试效果,让大哥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王宝玉道,心想,老子才不会给你们药丸,以阚振良的实力,肯定能分析出药丸的成分,虽说比例这个东西不好测算,但是春哥丸的实际配方和给阚振良的那个是有较大出入的,阚振良一定会瞧出端倪。

虽说有些失望,阚振良还是痛快的说道:“一切就仰仗兄弟了,我马上给你拨过去十个亿,打广告面相全国征集太岁。”

王宝玉对集团的支持,表示由衷的感谢,阚振良又说:“兄弟,程秘书那辆车,还让她开着吧,也显得你优待下属,对了,我听说你前些日子开车出了事故,这样,你也再换一辆车,不行就买一辆劳斯莱斯,那车结实,零件都是手工做的。”

“阚大哥,兄弟这辈子就跟定你了。”王宝玉装出无比兴奋的样子,话语中满是感激之情。

或许为了尽快验证春哥丸的药效,两天之后,十亿又进入振良药业的账户,刘建南从平川骗走的那四十亿,转了一圈,总算是又回到了平川。

看着这些钱,王宝玉心潮澎湃,激动的在屋子里转來转去。

虽然钱回來了,王宝玉还是不放心,生怕其中有失,他找到了舅舅严昊升,让他想办法,将公司账户上的钱给冻结了。

“宝玉,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这可是市委市政府看好的项目,沒有真凭实据,当然不能轻易的冻结。”严昊升很为难。

“那就编一个证据,就说有人举报账户上存在资金的非法流出。”王宝玉道。

“唉,这事儿一定会受到市委市政府的干涉。”严昊升道。

“舅舅,你就大胆的办,我都不怕,只是这件事儿的具体原因,还不能跟你说,但是日后你肯定会明白我的苦心的。”王宝玉诚恳的说道。

振良集团有问題,严昊升也略有耳闻,自己这个远房外甥虽说性情鲁莽,但是多少还明白点大义,于是说道:“这样吧,你先从账户上划走一部分钱,其余的事情我來想办法。”

“嗯,谢谢舅舅,我先划走五百万吧,你就拿这个当借口。”王宝玉高兴的说道。

也就是亲属关系,否则,严昊升一定不会答应的,最后,严昊升还是大胆的以有人匿名举报振良药业的资金流有问題,以保护资产为由,通知银行冻结了振良药业的账户。

果然是一石惊起千层浪,首先,主管财务的商博全就找了过來,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为什么企业的账户会被冻结。

王宝玉摆手示意他先不要管,身正不怕影子斜,过些天自然会有分晓,在公司一直沒有机会大展身手的商博全,几次三番的找王宝玉理论,每次王宝玉都会搪塞他,干好自己的工作,天塌下來有他顶着,商博全又气又恼,差点说想要离职,成为一个光杆司令的财务总管,让他心里很不平衡,简直就是笑话,是耻辱。

得知消息的石临东也进屋來找,说这事儿一定要讨个说法,账户被冻结不是小事儿,埋怨王宝玉不该从账户上拨钱,王宝玉同样轻描淡写的打发了了他,让他稳住,事情并不会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程雪曼又开上了豪车,倒也沒参与这件事儿,但是,她还是将这件事儿汇报给了阚振良,阚振良第一时间给王宝玉打來了电话。

“兄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账户为什么会被冻结啊。”阚振良道。

“还不是听大哥的话,动了点钱想买车,结果就被人举报了。”王宝玉说得倒也轻松。

“咱们国家体制需要改革了,怎么轻易就冻结合法经营公司的账户呢,简直让人寒心,不行,我去跟市委市政府说,这是企业自主行为,谁也不能干涉。”阚振良有些恼火的说道。

“大哥,老百姓跟政府还能讲明白理,我劝你还是算了吧。”王宝玉故意激将道。

“哼,兄弟也太小瞧大哥的本事了,在国外,有奶才是娘。”情急之下的阚振良匪气侧漏。

果然,就在一天之后,市长阮焕新再次找到了王宝玉,这一次的脸色却是非常的差,王宝玉拱手而立,装出一幅犯了错误的样子。

“怎么说你好呢,企业还沒做起來,为什么又要动用账户上的钱。”阮焕新不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