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40 无良老总

1940 无良老总

“是集团同意我买一辆劳斯莱斯的”王宝玉装作无辜的说道

“劳斯莱斯宝玉你公司还沒有任何盈利你怎么只顾自己的享受呢”阮焕新差点沒骂他一个山沟沟里出來的穷小子装个屁啊

“好车本身也能代表一个企业的形象嘛”王宝玉小声辩解道

“买什么好车装什么富啊平川市也还有不少人三餐不继呢”阮焕新道

王宝玉不吭声只听阮焕新又说:“汪书记不高兴了让我责令银行立刻解冻账户也就是阚振良沒说你的坏话否则你这一次麻烦又大了”

“阮市长您说过您是我的坚强后盾我有一件事儿请您帮忙”王宝玉道

“说”

“我请求你继续封冻账户三个月”王宝玉道

“宝玉你精神沒出问題吧”阮焕新惊道

“沒问題思路清晰今天早上吃什么我记得很清楚呢”王宝玉说着混话

“那到底是为什么”阮焕新不解的逼问道

“我可以相信您吗”王宝玉谨慎的问知道事情根本隐瞒不住

“什么意思”阮焕新看王宝玉一脸严肃知道事态严重立刻谨慎起來

“阮市长您是平川百姓心目中兢兢业业的好市长兹事体大我目前唯一能相信的人只有您”王宝玉诚恳的说道

“宝玉咱们虽然曾经有过误会但是那些早都解开了我作为市长当然想着老百姓的利益怎么会跟你一争短长呢”阮焕新道

“我怀疑阚振良是黑手党分子”王宝玉目光坚定的说道

阮焕新的身子微微一颤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不是瞎猜的吧”

“我有证据但是因为阚振良是企业法人我怕调查中阚振良会强行挪走这笔钱所以就用了这个样子一个计策您也别责怪严局长”王宝玉道

最为一市之长阮焕新的脑子转得自然不会慢了他惊愕又问:“宝玉你在怀疑这四十亿就是被刘建南挪走的那些”

“是不是我不清楚但是如果阚振良是黑手党那这四十亿就是他欠平川人民的一定要追缴回來”王宝玉大义凛然的说道

阮焕新也激动了这个云霄大坑就在市区繁华地带黑洞洞的张着大嘴每次路过此地的时候阮焕新心里都发堵怎么看这个大坑都是在嘲笑政府

刘建南一行虽说被一举消灭可是这笔钱却是流向不明本以为索要无望无颜面对平川市企业家对政府的信任如今却山回路转阮焕新如何不心潮澎湃

阮焕新沉默了好一阵子终于点头目光坚定的说道:“好你尽快将证据报告给有关部门查出阚振良的底细账户的事情我做主了暂时冻结三个月宝玉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事实在不行我再冻结他三个月三年都行”

“阮市长真的感谢你了”王宝玉感激的拱手道

“宝玉不能这么说如果真如你说得那样这四十亿就是平川人民的我倒是应该代表平川人感谢你才对”阮焕新很认真的说着与王宝玉重重的握了几下手

“与国分忧与民分忧自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王宝玉唱了个高调

“唉人人都像你这样有觉悟我们的国家一定会更快繁荣富强”阮焕新一声叹息又说:“为了把这件事儿做的更真一些你的个人账户也先查封”

“嘿嘿沒问題不过等我先去取点钱过日子”王宝玉嘿嘿笑道

回到家里王宝玉立刻将那个视频连同截图发给了李专员李专员也是一惊随即对阚振良展开了秘密调查

四十亿是要用來再赚四十亿四百亿的如今被冻结阚振良坐立难安他似乎嗅到了一些不好的风声几次骂骂咧咧的要重新启动账户说地方政府做事儿太不讲究甚至还扬言要将此事付诸于法律

阮焕新硬着头皮死扛压力巨大汪求真几次向阮焕新施压甚至给出了解冻的最后期限指责阮焕新不要一意孤行打消大企业家投资的积极性最终沦落为平川人民的罪人

当然沒有不透风的墙账户被冻结的事情还是被传的沸沸扬扬王宝玉也由商界新贵被人说成腐化堕落涉嫌犯罪的无良老总开豪车养小秘对待下属颐指气使这根本就是作死的节奏

一度辉煌的振良药业如今已是一片死寂还好沒有跟别人有什么商业纠纷不至于被人上门讨债

王宝玉那几个兵个个蔫头耷脑商博全和于敏觉得这是政府可以找茬商议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而石临东到底还是聪明见王宝玉整天一幅安然无事的样子就猜到了这其中肯定有隐情也不再多问继续安心的学习进步依旧是每天第一个到最后一个离开勤勤恳恳不为外界环境所动

这期间王一夫打电话來让王宝玉先辞了总经理再想法子帮他摆平这件事儿尽量早点和振良集团撇清关系王宝玉则表示感谢却拒绝了这个建议反而安慰王一夫事情很快就会有转机不必过于担心

母亲刘玉玲则表示哪怕卖了玉玲珠宝也要帮助儿子填补窟窿王宝玉很感动也不答应

程雪曼终于慌了神她找到王宝玉表示想要回京城

“雪曼这又是阚振良的主意”王宝玉冷笑着问道

“宝玉你别误会是我自己的主意我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集团的工资也两个月沒发了”程雪曼道

“如果不是回集团你到了京城还能干什么呢”王宝玉饶有兴致的打听道

“看看阚总能不能把我再安排到别的地方去其实我在京城也不认识谁”程雪曼面露黯然的说道

“雪曼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王宝玉直视着她的眼睛问道

程雪曼目光躲闪支吾说道:“沒沒有”

“雪曼能跟我说说你到底跟阚振良是什么关系吗”王宝玉冷笑了一声直接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