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51 脏心烂肺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51 脏心烂肺

开车接了夏一达,两个人简单吃过晚饭,就來了夏一达的家里,在那个熟悉的沙发上,夏一达靠在王宝玉的肩头,轻声说:“宝玉,最近我总有一个感觉,我离你越來越远了。”

“小夏,别胡思乱想,最近办药业公司,实在太忙了。”王宝玉解释道。

“唉,可能是我想多了,宝玉,我年纪越來越大了,你不会把我拖成一个老姑娘吧?”夏一达叹气问道。

“傻丫头,你这么漂亮,啥年纪都有一大把追求者。”王宝玉逗乐。

但是夏一达的愁怨更多了,别过身子,不高兴的说道:“你根本不正视我的问題,顾左右而言他,分明是心里有鬼!”

王宝玉也叹了一口气,心里想的还是多多,随口搪塞道:“小夏,等企业稍稍步入正轨,我们再谈婚事。”

“宝玉,昨天乔伟业又去找我,被我给骂了。”夏一达道。

“这小子也真是的,总不死心,老子哪天找人胖揍他一顿。”王宝玉生气道。

“如果我结婚了,他一定会死心的,他还威胁说,早晚让你好看。”夏一达道。

“去他娘的吧,老子就等着他,看他能把老子咋样了?”王宝玉愤愤的骂道。

见王宝玉真生气了,夏一达连忙用纤手抚着他胸脯道:“宝玉,别跟这种人生气,他是小人,咱们别跟他一般见识就是。”

王宝玉当然不想真跟乔伟业较劲,如今,还是好好将企业坐起來才是正道,拉大与这种人的距离,让他仰着脖子妒忌去吧!

王宝玉伸手搂过夏一达,温柔的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亲,沉思了良久,才说道:“小夏,我做过一些错事儿,你能原谅我吗?”

“行了,不就是你那个儿子嘛!嘿嘿,我早说了,不介意,但是你今晚必须好好陪陪我。”夏一达道。

“如果无意又做错了其他的事情呢?”王宝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试探夏一达的口风。

沒想到夏一达狠狠的敲了他一下脑门,说道:“你的花花肠子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的,以后咱们结了婚,你也肯定不少给我惹事儿!好了宝玉,不说那些不开心的,好好陪陪我。”

夏一达闭起眼睛,将头埋在王宝玉的怀里,堵死了王宝玉所有的话,王宝玉最近压力也很大,很想放松一下,笑问道:“你又想到了什么游戏啊?”

“嘿嘿,等着啊!”夏一达说着,立刻起身进了屋。

沒过一会儿,一个高挑漂亮的小护士出现了,与正常医院护士不同的是,这名护士露着雪白的大腿还有深深的胸沟,再配上妩媚的笑容,真是别有一种风情。

王宝玉对护士这个角色不陌生,白云飞那可是真正的护士,但是,这身护士装穿在夏一达的身上,更是有一种诱惑的味道。

“夏护士,你要给我检查身体吗?”王宝玉笑着问道。

“是啊,快脱了衣服,先听听心脏怎么样?”夏一达笑道,拿出了听诊器。

王宝玉脱了上衣,任凭那凉丝丝的听诊器在自己的胸口滑來滑去,只听夏一达用很凝重的口吻说道:“这位先生,经过初步检查,你的心脏已经变黑了。”

王宝玉被逗得哈哈笑了起來,说道:“夏护士,你别告诉我,肺也烂了。”

夏一达正色道:“烂不烂的要看检查结果。”随后夏一达又认真的听了听,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哎,真如你所言,你现在成了脏心烂肺。”

王宝玉笑的几乎岔气,指着肚子又问道:“那我的肠子呢?最近屁特多,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因为肠子烂掉的原因?”

“肠子的情况需要检查一下屁股后面的情况才行。”夏一达认真的说道。

“屁股还沒洗呢!下次再检查吧!”王宝玉连忙捂住屁股道,后悔自己这张臭嘴给夏一达创造灵感。

“沒关系,根据医护规程,必须要戴手套。”夏一达道。

“还是算了吧!臭烘烘的。”王宝玉不答应,扭扭捏捏。

“到了这里就要听护士的,快脱!”夏一达瞪着眼睛道。

王宝玉到底还是脱了裤子,撅着屁股感觉那叫一个难为情,夏一达戴上了橡胶手套,捂着鼻子查看那多褶皱的菊花,说道:“现在连肠子也坏掉了,这么臭。”

王宝玉又笑了起來,趴在沙发上入戏的哀求道:“美丽的护士小姐,你可要想办法救救我啊!”

“嗯,我们的原则,是绝不放弃每一个病人。”夏一达道,找來一些黏糊糊的**涂抹在菊花上,凉丝丝的感觉不禁让王宝玉的身上颤抖了一下。

就在王宝玉还在享受这种被美女检查的快乐之时,突然,他感觉道一个坚硬的物件,进入到了菊花内,顿时吓得他啊呀一声叫了出來。

“小夏,你在搞什么?”王宝玉惊问道。

“哼,你夺了我的第一次,我也要夺走你的第一次。”夏一达道,手里拿着的正是一根玻璃管,看脸色似乎正在心生一股怒气。

“不行,很疼的。”王宝玉嘴里只出凉气,使劲挣脱了几下,才脱离了夏一达的魔爪。

“我疼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快來,让我好好折磨一下!”夏一达喝道。

“不行,坚决不玩这么变态的游戏。”王宝玉提上裤子,断然拒绝。

“你要是不让我报复,就说明心里有鬼!”夏一达不依不饶,眼睛里还有了层雾气。

王宝玉心头一酸,连忙将她拥入怀中,说道:“小夏,怎么好好的要哭了?都是我不好,不哭啊,乖。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啊?哪个领导又给你脸色了?”

夏一达扔了玻璃管,坐在沙发上道:“哼,我工作干得好好的,领导都夸我。宝玉,我感觉就是抓不住你的心。你最近是不是又跟伪公主搅和到一块了?”

唉,原來是因为程雪曼,王宝玉解释道:“小夏,你想多了,我跟程雪曼沒什么的,她原來是上面派下來的,后來,我见她无处可去,就把她留了下來。”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还让她当你的秘书!”看來夏一达什么都知道。

王宝玉有些不满,说道:“就是工作关系而已,你要是能给我当秘书,我谁也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