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52 不欠他们家的

1952 不欠他们家的

“宝玉,你这个男人太多情了,程雪曼有MBA的学历,在平川找份高薪工作应该不难吧,如果你不在意她,为什么不把她撵走。”夏一达瞪着眼睛问道。

“她又沒犯什么错误,为什么要撵走啊。”王宝玉恼道。

“非得等她犯了错,你才肯回头吗。”夏一达恼火的问道,两人好容易营造的愉悦气氛立刻沒有了。

王宝玉耐心的说道:“小夏,我跟程雪曼的那页已经彻底掀了过去,你不了解男人的心理……”

夏一达摆手制止了他的话,说道:“你也不懂女人的心思,算了,你走吧,我要静一下。”

“走就走,以后我还不來了呢。”王宝玉气哼哼的穿起了衣服,头也不回的走了。

靠,玩着玩着还能玩急眼了,王宝玉很生气,不明白夏一达为什么拿程雪曼说事儿,自己是把程雪曼留在身边当秘书,可是,这些天可是一根毫毛也沒碰她啊,难道说,程雪曼又跟夏一达说了什么。

王宝玉走到门口,回头一看,夏一达那双美丽而凄楚的大眼睛正失望的看着他,颗颗晶莹的泪水噼里啪啦的落下來。

王宝玉竟然也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叹了口气,重新回來坐好,揽过夏一达,夏一达竟然失声哭了出來,肩膀不停的耸动,王宝玉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一个敏感的女人都让夏一达如此伤心,如果再把女儿的事儿揪出來,她一定会崩溃的,等了好久,夏一达才不哭,王宝玉亲吻着她的额头说道:“小夏,咱们还接着刚才的游戏玩吧,让你出出气。”

“我才不玩呢,沒意思。”夏一达阴着脸说道。

正当王宝玉一筹莫展的时候,夏一达将还带着泪痕的小脸凑过來,淘气的说道:“要是你能装大公鸡斗我开心,我就原谅你。”

大公鸡,这个简单啊,來吧,王宝玉立刻答应了,站起來伸着脖子就喔喔的叫。

这下真的把夏一达给都笑了,她抹着不知道是笑出來还是哭出來的眼泪说道:“这个不算,我问你,大公鸡的特征是什么。”

“打鸣。”

“嗯,还有呢。”

“有鸡冠子。”

“还有呢。”

“就是能和母鸡生小鸡。”王宝玉想了想嘿嘿坏笑道。

“去你的,大公鸡最大的特征是身后有五彩美丽的羽毛。”夏一达起身,从屋里转了一圈回來,手里变多了一把羽毛。

王宝玉下意识的捂住屁股问道:“这,这是什么情况。”

“装大公鸡啊。”夏一达不由分说,再次脱掉王宝玉的衣服,替他把羽毛安到屁股中,王宝玉无奈,在耻辱和愧疚中爬了两圈。

到底两个人都有心思,只玩了一会儿,王宝玉便回家了。

不过躺了半天,夏一达梨花带雨的模样还是让王宝玉心疼不已,很有可能程雪曼又跟夏一达胡说了什么,这家伙可是什么都能干得出來,否则以夏一达强大的内心世界,怎么会异样的脆弱。

王宝玉忍着屁股疼,还是跟夏一达打去了电话。

“怎么了,良心发现啊,刚走就打电话。”听得出來夏一达的惊喜。

“小夏,对不起,刚才不该跟你大吼大叫。”王宝玉歉意道。

“这不怪你,是我先动手的。”夏一达道。

“我想问你,是不是程雪曼又跟你撒谎,说我跟她之间有事儿啊。”王宝玉问道。

“沒有,我就是觉得,她跟在你身边很别扭,她一定会贼心不死的。”夏一达道。

“小夏,你误会我了,我是跟她曾经不清不楚,可是现在的我已经变了,我的心一直都在你身上,这一点从來也沒有变。”王宝玉柔声的说道。

电话那头传來了夏一达低低的啜泣,哽咽道:“宝玉,最近我的心情特别差,总有一种感觉,我要失去你了,对什么都疑神疑鬼的。”

“夏,你不会失去我的,其实为了你,我一直守身如玉,刚刚才被你开了苞。”王宝玉道。

夏一达扑哧一声笑了出來,说道:“宝玉,快去洗洗吧,真的很臭。”

“老婆大人,你也好好休息,梦里见。”王宝玉道。

“贫嘴。”夏一达嗔了一个,心情很好的放了电话。

王宝玉的屁股几乎疼了一晚,根本睡不着,这一晚,他想了很多,觉得真应该找个机会,跟夏一达说说多多的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反正自己有个儿子夏一达清楚,再多个闺女,大概也能接受吧。

如果夏一达能够接受,那就双方父母见了面,尽早把婚期定下來,早结婚也能安定这颗漂泊的心。

第二天上午,王宝玉刚到单位沒多久,代亮就揣着手进來了。

王宝玉不高兴的皱眉道:“以后來的时候注意敲门。”

“嘿嘿,以后就不來了。”代亮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

“咋了。”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老了,剩下的日子不多,趁着现在能动,四处走走玩玩。”代亮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摆卦摊了。”王宝玉问道。

“我这两年给他们代家赚的还少啊,嘿嘿,其实也不能这么说,谁让咱欠他们家的呢,如今还清了,无债一身轻啊。”代亮的话越说越糊涂,什么叫他们家啊,不也是他的家吗。

“代大师,你今天发啥神经呢。”王宝玉吃惊的问道,这老神棍不是得了老年痴呆吧,胡言乱语的。

“扯淡,我老人家好得很。”代亮吹胡子瞪眼的,随即又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我那孙女就托你照顾了,无缘对面不相识,有缘之人却是生生世世纠缠不清。”

代亮说完冲王宝玉抱了抱拳,转身就走。

真是神经病,王宝玉骂了一句,但是总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忍不住追了出去,喊道:“代大师,你沒事儿把。”

“回去吧。”代亮回头笑了一下,脚步轻盈的离去。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王宝玉彻底傻了眼,这哪里是代亮啊,仙风道骨,容貌慈祥,分明就诸葛春嘛。

王宝玉心里一阵发毛,追着就跑了出去,边跑边喊:“等等,你到底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