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54 一字一万

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54 一字一万

这天,在王宝玉的大办公室里,春哥药业第一次全体股东会议召开了,当然,目前参会成员还只有创始的五人组,但气氛很庄重。

王宝玉不是那种吃独食的人,成立公司的时候,他还是给在座的各位都分了股份,在石临东的坚持下,每个人都只象征性的拿了百分之一,说是春哥药业的前景不可估量,这些股份都是多的。

当然,其中也包括程雪曼,虽然她有点不满,却也沒有提出异议。

拥有绝对控股权的王宝玉大度的表示,无论企业发展到多大,吸引多少的投资,作为创始人的各位,股份保持原样不变,绝对不会因为企业融资额度的扩大而被稀释掉。

对王宝玉的决定,大家满怀感激,也非常激动,要知道,即使在目前,百分之一也让他们摇身一变成为了百万富翁,后來拥有的财富更是无法估量。

“各位,经过一番不懈的努力,我们的春哥药业公司,终于正式成立了。”王宝玉**的宣布道。

大家纷纷鼓掌,斗志满怀,王宝玉接着说道:“如果沒有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就不会有春哥药业,我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大家都要本着坦诚相待的精神和共荣辱、齐进退的原则,将我们的事业发扬光大。”

又是一阵掌声,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了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在座的所有人无不心情澎湃,期望有朝一日,企业能够做大,都能成为时代的精英,经济发展浪潮中的弄潮儿。

“虽然我们有了厂房,还有了自己的产品配方,但前路依然要面临诸多的考验,今天讨论的议題,还是融资的问題,请各位各抒己见,谈谈如何引流入企,发展壮大吧。”王宝玉也不啰嗦,直接切入正題。

“王总,我已经做好了融资方案书,请过目。”于敏道,将一份整齐的方案书递了过來,同时把复印件分发给在座的其他人。

王宝玉大致看了看,用词考究,几乎滴水不漏,但是,其中的融资步骤和数额,还是让他感觉很吃惊,不禁问道:“于律师,根据你的方案书,第一次融资一个亿,转让百分之十的股份,用于早期公司的运作;第二期融资十亿,还是转让百分之十,用于企业的早期发展;第三期融资一百亿,转让百分之二十股份,用于企业的发展壮大,能融资到那么多钱吗。”

“是啊,一百亿,那岂不是成为全省最大的企业了。”程雪曼惊呼道,同时心里也在盘算,自己持有公司百分之一的股份,如果,那么,哇。

“每一次融资,我们的企业都能获得发展,股份的价值也就越高,自然是递增的情况。”于敏解释道。

“王总,一百亿在咱们看來,似乎很大,但是折合成美元,也就十几亿而已,相对于国外的大企业,也算不上多大的投资,即使在咱们国内的大型城市里,也是屡见不鲜的。”石临东赞同的说道。

“我也是这个看法,要做就做最大。”商博全附和道。

“对对,争取咱们以后也把生意开到京城去。”程雪曼激动的也说道。

相比大家,王宝玉反而觉得自己缺少点魄力了,显得畏手畏脚,谁让咱是法人呢。

事情还是要发展着看,王宝玉放下融资方案,又问道一个关键性的问題:“诸位,未來是光明而美好的,但是,我们的企业现在已经毛干爪净,这第一笔融资该如何获得啊。”

程雪曼立刻说道:“咱们马上去联系各大投资公司,我在京城读mba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大老板……”

“不行。”石临东断然打断表示否决,程雪曼不由气哼哼的瞪了他一眼,嘟囔了一声,就你能,然后别过脸去不说话了。

“临东,你说说什么方式最好。”王宝玉问道。

“一个亿不算多,但是对于咱们來说非常重要,资金的及时到位,且其中沒有太大的波动,才是咱们迈开扎实步伐的第一步,所以,绝对不能舍近求远,尽快将融资搞到手,缩短前期的生产周期。”石临东正色道。

程雪曼忍不住了,哼声道:“石副总口气倒是不小,一个亿也不算少,你说怎么弄來。”

“简单,咱们就在《平川日报》上做一个融资广告,尽量吸引本地投资,咱们平川市虽比不上省会以上的城市,但是交通便利,经济发达,想必一个亿不是太大的难題。”石临东说道。

于敏和商博全也表示支持,王宝玉沒有意见,将手头零散的几十万也全都拿了出來,让石临东全权处理此事儿,也包括融资的谈判。

石临东办事从不拖拉,沒过几天,《平川日报》上就刊登了春哥药业的融资广告,整整一个全版。

“宝玉,你快看看,有石临东这么办事的吗。”程雪曼气急败坏的拿过來报纸给王宝玉看,愤愤的说道:“宝玉,你把最后那点钱全投进去了,石临东这么搞,就是想让咱们去喝西北风。”

王宝玉接过报纸也傻了眼,虽说是全版,但上面只有很简单的十几个字:春哥药业邀请有实力企业投资共同经营,详情请拨打电话。

王宝玉立刻找來石临东,指着报纸问道:“临东,这么大一个版面,为什么不多写点字啊。”

“正是因为有大量的空白,才能显示出这几个字的重要性。”石临东解释道。

“总得有点具体介绍吧,公司规模啊,项目计划,生产方向之类的啊。”程雪曼一旁不悦的嘟着嘴巴说道。

“程秘书,你先去忙吧。”石临东皱眉对程雪曼下了命令,程雪曼先是一愣,但看王宝玉也沒吱声,只得怏怏的离开,心里骂死了石临东这个穷小子。

“王总,生意人不讲究那些花哨东西,言简意赅,突出重点才是咱们需要做的。”石临东解释道。

嗯,也对,还是高材生的脑子好使,王宝玉沒再说什么,却有些肉疼,十几万的广告费,一个字都能合一万了,别看石临东自己过日子小气,但是花起钱來,比自己手都大,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