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55 撤掉帘子

1955 撤掉帘子

事实证明,石临东的做法效果是显著的,只是过了一个上午,王宝玉的桌前的电话就响了起來。

第一个打进电话的是沈文成,他开口就埋怨道:“兄弟,你的企业需要投资,怎么不直接跟大哥说呢!”

“大哥,数额有点大,哪好意思轻易张口呢!”王宝玉笑道。

“多少钱,几百万啊,还是上千万?”沈文成不以为然的问道。

“初步考虑融资一个亿。”王宝玉道。

沈文成当即就沉默了,好半晌才说道:“兄弟,兴北集团虽然有钱,账面也有几亿,但是一下子投资一个亿,董事会肯定批不了的。”

“沒关系,如果有其他人感兴趣,大哥不妨帮忙介绍一下。”王宝玉道。

“兄弟,你做事儿太低调,我还不清楚,咱们药业公司究竟要生产什么药品啊?”沈文成道。

“生产的药品还在筹划中。”王宝玉敷衍道,既然沒有投资意向,还是少说为佳。

“这就有难度了,最好还是能跟政府合作,争取一些财政上的支持吧!”沈文成建议道。

王宝玉嗯啊的答应着,刚放了电话,一个女人的电话就进來了。

“王老弟,听出來我是谁了吗?”电话里的声音笑嘻嘻的,不过,王宝玉还是听出來是谁,正是由千科的媳妇姚黎霞。

“嫂子,是你啊,咋想起來打电话了呢!”王宝玉客气道。

“这不是看到了你的融资广告,想问问具体的情况吗?”姚黎霞道。

“由大哥让你打的?”王宝玉问道。

“跟他沒关系,企业我说得算。”姚黎霞傲气的说道。

“您垂帘听政了?”王宝玉感觉很惊讶,虽然从饶安妮那里大致了解了姚黎霞和由千科的情况,还知道姚黎霞从前台售楼靠实力混到了市场部经理,他还是沒想到,姚黎霞再接再厉,居然夺了自己老公的权。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啊!

“算是吧,再锻炼一下,我就撤掉帘子到前面來。”姚黎霞自信的开了个玩笑。

王宝玉那叫一个汗,由千科咋混的,好心把老婆从南方接來了,沒想到给自己找了个太后主子,不知道他心里得窝囊成啥样了。不过既然姚黎霞有投资意向,王宝玉还是坦诚的说道:“嫂子,我这边的融资额度太大,不太适合咱们企业参与。”

“多大啊,几千万还是小意思。”姚黎霞口气确实不小。

“第一期融资一个亿。”王宝玉道。

“一个亿?还第一期?不是,这么多钱啊,老弟,你不会想走刘建南的老路吧?”姚黎霞警惕的说道。

“嫂子说笑了,刘建南骗走的钱还是我要回來的呢!”王宝玉有点不高兴的说。

“跟你开玩笑的。”姚黎霞笑了起來,又说:“一个亿不要紧,如果老弟肯加入千科集团,这件事儿我就能做主。”

啥意思,來不來就想收购?王宝玉自然绝不会答应,说道:“嫂子,我这种创业期的企业,加入千科集团,还不是集团的累赘?还是慢慢发展吧!”

“老弟,实不相瞒,你这种企业我们沒有兴趣,我最感兴趣的还是你这个人,加入千科集团,让你当集团副总。”姚黎霞直言道。

唉,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谁能想到姚黎霞一个教师,竟然能迅速蜕变成商业精英,而且,说话颇有总裁的范儿,标准女强人的姿态。

“感谢嫂子的赏识,我这个人自由惯了,还是单打独斗比较好。”王宝玉推辞道。

姚黎霞都沒有为什么融资就放了电话,王宝玉的心情一阵郁闷,姚黎霞说话虽然不好听,但也说出了企业家的心声,自己这个看似挺好的项目,在他们看來很幼稚。

哎,融资跟想象中一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陌生的电话都让石临东接了,也有好奇上门询问的,忙乎了好几天,还是一家也沒谈成,这种情况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但还是让公司上下斗志消沉,人人提不起精神。

“看看吧,白忙乎好几天。弄得鸡飞狗跳的,搭了不少功夫,一分钱也沒融來。”程雪曼不满的嘟囔道。

“给不给钱也不是临东可以左右的,创业前期不容易的。”王宝玉皱眉道。

“他本來就是瞎胡闹嘛,去大城市联系下多好?现在网络发达,资金很快就能到账,说什么本地近,还不是好几天沒动静?”程雪曼依旧絮絮叨叨,不过看王宝玉脸色不好看,也就沒再继续这个话題,换上副笑脸,发出了个邀请:“宝玉,晚上去我那里玩吧!”

“玩什么啊!正闹心呢!”王宝玉皱眉道。

“阚振良给我发來了一封邮件,你还是自己去看看吧!”程雪曼道。

“你跟阚振良还有联系?”王宝玉惊了一个。

“我才不跟他联系呢,是他主动联系我的。”程雪曼嘟着嘴道。

“邮件上都说了什么?”王宝玉追问道。

“我说不出口,还是你自己看吧!”程雪曼难为情的说道。

“好吧,晚上跟我一起走。”王宝玉答应道,阚振良沒有落网,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如今的阚振良亡命天涯,肯定是对自己恨之入骨,不得不防。

下班后,王宝玉开车跟程雪曼一道,來到程雪曼的住处,自从她租了这栋高档房子,他还一次也沒來过。

二百米的房子,收拾的一尘不染,据程雪曼说,她雇了一个钟点工,到时候就來打扫,花钱也不多,每次也就二百多块而已。

一周两次,一个月下來,仅仅是卫生费也得小两千,加上吃喝拉撒,一个月生活费不也得小一万?

李可人到现在还自己打扫卫生洗衣做饭呢,干妈和美凤住着别墅也全都是自己收拾,说是锻炼身体,程雪曼还真是个能享受的主。

王宝玉无奈的摇了摇头,四处打量了下,房间内还是充满了女性的味道,各种化妆品,大幅程雪曼的美颜照,而客厅正前面,则是一张学生合影的照片,几乎占据了半面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