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956 交出配方

1956 交出配方

王宝玉仔细一看,竟然是初中时的全班合影,一张张幼稚的面孔,似乎将王宝玉拉回到青涩的时代,他还是找到了自己,就在最后排的靠边那个,梳着中分头,穿着中山装,傻乎乎的歪着脖子。

而程雪曼就在照片的第一排,梳着两个马尾辫,笑容灿烂,身上那套在当时颇为流行的方格裙子,不知道让多少女孩子羡慕的发狂,这不,她身边的田英,瘦瘦小小的歪着头,正斜眼看着程雪曼。

“宝玉,你瞧瞧,英子那时候就看不上我。”程雪曼指着照片笑道。

“你那时候是校花,几乎全校的女孩子都嫉妒你。”王宝玉笑道,心中感叹时光的无情,将这一幅幅天真稚嫩的脸孔,染上了世俗的风霜。

程雪曼拉着王宝玉坐下,继续指着照片笑道:“宝玉,说实话,那时候的你一点也不起眼,成绩一般,打架也沒人带着你。”

“嘿嘿,普通人嘛。”王宝玉回忆往事也笑了起來。

“可是人啊沒处看,沒想到混到现在,你也是身价过亿的老总了,恐怕照片里的这些同学,沒一个可以比得上你的。”程雪曼夸赞道。

“什么身价过亿,就是有一片厂房而已,还是个麻烦。”王宝玉叹气道,对于八千万买的那片厂房,他并不觉得心安理得,两亿卖了八千万,纵然是合法拍过來的,说不准哪天就有多事儿的人,将这件事儿捅到省里去,到时候肯定还会有波澜。

要想真正解决这个问題,最最关键的问題,那就企业要尽快发展起來,到时候真正有了钱,还提高了当地的税收,那什么事情都是容易解决的。

“可是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最棒的了。”程雪曼亲昵的搂了搂王宝玉的胳膊。

王宝玉稍稍躲了躲,催促道:“雪曼,快给我看看阚振良的邮件。”

“干嘛这么着急啊,我去给你做饭。”程雪曼起身道。

“吃饭不着急,还是先看看邮件吧。”王宝玉道。

程雪曼吭吭唧唧的说道:“宝玉,你看了可不要生气。”

“不会的。”虽然口头这么说,王宝玉觉得心里的火已经冒了出來。

程雪曼这才打开了电脑,摆弄了几下,打开了邮箱,出现了一封邮件,王宝玉连忙凑过去,一看上面的内容,几乎要气炸了肺。

“程雪曼小婊-子,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啊,你告诉狗娘养的王宝玉,老子只要活一天,就绝不会让他好过,如果他知趣,赶紧将春哥丸的真正配方交出來,老子饶他不死。”

邮件地址还是国外的邮箱,王宝玉知道不可能根据这条线索追查到阚振良的下落,在邮件下方,居然还有一个附件,是一张图片。

点开这张图片,王宝玉更是气不打一处來,这张照片正是他跟阚振良去华清池时躺在按摩床的照片,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样子很贱,眼神瞥向按摩女的胸脯,下面还顶着一个蒙古包。

唉,王宝玉叹了一口气,后悔不已,都怪自己不小心,这种猥琐的照片居然被阚振良给偷-拍了,所以说,当初沒把春哥丸的秘方交给阚振良是非常明智的决定,这种过河拆桥的阴险小人,得到配方后,不一定会怎么对待自己呢。

“宝玉,沒想到你也去享受这种富人的生活啊。”程雪曼笑道。

“还不是上了阚振良的当,我只是去按摩而已。”王宝玉恼火的解释道。

“别生气啊,我沒别的意思,阚振良就是混蛋,你这张照片沒什么,我那些照片,现在想想都觉得心里很疼,幸亏你帮我找回來了。”程雪曼连忙说道。

“都过去的事儿,别提了。”王宝玉大手一挥。

嗯,程雪曼面带娇羞的扑到王宝玉怀里,说道:“宝玉,阚振良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也许有一天他也会对我下手的,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又想跟老子套近乎,王宝玉对这套把戏早就看透了,他推开程雪曼,并沒有接她的话茬,而是冷声道:“你的那个聊天软件上还有阚振良吧。”

“什么聊天软件啊。”程雪吗顿时慌乱的抬起头问道。

王宝玉也觉得说漏了嘴,索性就直说了:“雪曼,我知道你在那个聊天室里叫曼曼,人气值极高,阚振良叫黑子,如果你想得到彻底的解脱,就给我盯住阚振良,一天不抓住他,你也不会有真正的安生日子。”

程雪曼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她这才真正意识到王宝玉的可怕,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居然都在王宝玉的监视之中。

“宝玉,你听我解释,我就是太闷了,才会去那个聊天室玩的,我从來沒有玩过出格的游戏,都是,都是。”程雪曼磕磕巴巴的急着解释道。

“那是你的自由,我也不想多管。”王宝玉冷冷的说道。

“以后我再也不去了,你千万别多想。”程雪曼道。

“随便吧,但我希望你能时常关注阚振良,既然他是这里的常客,这个聊天室又在国外,他还是会冒头的。”王宝玉道。

“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程雪曼点了点头,跑到卫生间里去洗了脸,好半天才恢复了平静,她让王宝玉等着,系上围裙进了厨房,沒过一会儿,四个菜就上了桌。

并不是西餐,而是标准的中餐,还有王宝玉一直很喜欢吃的红烧肉,别说,程雪曼虽然懒,但厨艺还真的挺不错,再配以精致的容器,这档次也就昆仑大酒店能有。

对于程雪曼的这个转变,王宝玉很赞同,反正也是饿了,便留下來陪着程雪曼一起吃饭。

“宝玉,多吃点。”程雪曼不停的给王宝玉夹菜,表情温柔,腰间还系着围裙,一幅贤妻良母的打扮。

杀人不过头点底,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爱过的女人,王宝玉自是不会穷追不舍的打击折磨程雪曼,他换了个和气的表情,对她说道:“雪曼,往事如烟,我真心的希望,我们都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到那份属于自己的幸福。”